国殇(第二部):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 正文 会攻南宁:昆仑关作证(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第31军“围歼”日军:一万多人马只俘虏了日军一人(2)

第188师开始夜袭邕钦路,当夜占领了绵羊村,破坏了汽车路。但那里地形较平坦,稍加修理就能通车,所谓的“破坏公路”并没起什么大作用。接着,又对唐报敌据点进行夜袭,部队用爆破筒和铁条铗弄开日军的铁丝网突进后,受到鬼子顽强抵抗,指挥官害怕近战,一发现有几十个鬼子向侧翼爬过来,就领着大伙儿撤了出来。随后,对吴圩敌据点夜袭也没成功。少数部队突进街巷去后,鬼子爬在房屋顶上打,攻击顿挫,官兵随即就退了出来,只在外面进行包围攻击。天亮前,又发现数百鬼子由狮子口赶来增援,指挥官说:“万一侧背受敌威胁,就完蛋了!”干脆向苏圩附近撤退了。


由于对吴圩、唐报据点攻击没成功,占领绵羊村的官兵害怕了,也向后撤了回来。


这边第188师算是没办法了。那要“守株待兔”的第131师呢?


12月下旬某日下午,西窜去抢夺物资的日军首批回窜了,步骑炮兵共五六百人,开着二十几辆汽车,在装甲汽车的掩护下,回窜到了西长附近,“兔子们”立即掉入了口袋阵,遭到第131师两个团截击。“兔子们”立即把车辆开到一座石山后隐蔽起来。带队的是一位大队长,立即下令攻击。胆大的他还准备从邕龙路北侧包围国军,没成;接着,向邕龙路北方迂回,又不遂;随后,决定钻缝隙东窜,遇到第131师预备队堵截,还是钻不出去。他终于急了,三个小时内下了三次攻击命令,结果,三次都失败了,这才改为利用山地防御。


第131师两个团把鬼子包围后,虽然发起了攻击,但只是用迫击炮、轻重机关枪和步枪远射,不敢近战,折腾到了夜晚,眼看“兔子们”在口袋里被死围着,他们还是不敢接近。


为什么这群官兵如此胆子小呢?


一是他们平时训练很少,装备也比鬼子差;二是军官克扣军粮,个个平时营养不足,士兵害脚溃疡病的很多,因此认为就是硬着头皮去与鬼子进行冲锋肉搏,也难取胜。


这样的“包围战”,“猎人”和“兔子”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下午,几架敌机轮番飞来乱转,黄昏前突然对着两个团猛烈轰炸、扫射。第131师官兵因为躲飞机,没注意地面上的鬼子,结果,鬼子在装甲汽车、骑兵的掩护下,一冲锋,立刻突破了我方阵地,然后两侧部队一掩护,把汽车开过去,步炮兵全部呼啦一下跳上汽车,立即向东跑去了。


131师两个团在后面连追赶都不敢,乱喊了一通,就缩着头说:“身体素质差,累坏啦!”躺地休息了。


“兔子”就这样在“猎人”的口袋里跑掉了。


本来第31军在东门街布置了一个步兵营为预备队,军部也下令这个营准备堵击企图东窜的“兔子”。军部离东门街约30里路远,哪里管得了这个营?营长把部队全摆在东门街内,以为鬼子被第131师大部队包围了,只有被歼灭的下场,不会跑出来。结果,到了晚上,他们竟然突然被鬼子包围了。他们躲藏在镇内,不敢打出来,鬼子围着他们,也不进攻,掩护汽车队在东门街东北一条干涸的小河河岸架搭一条便桥;汽车通过后,就撤围上汽车跑了。


军部得知口袋里的“兔子”不仅跳出了口袋,还突破第二道卡子,连破两道关东窜后,立即命令第188师在苏圩、山圩附近地区再度进行截击。可第188师行动迟缓,还没来得及部署,又被鬼子开着汽车闯了过去。


结果,这批日军大摇大摆地上正在激战的昆仑关去了。


第一批回窜的日军逃脱后,第31军军部又接到情报,第二批鬼子也回来了,也有五六百人,这次全是徒步行军,没车辆,已过了北江。原来这些鬼子窜到凭祥、镇南关,“呼啦啦”一把就将蒋介石从国外进口来的军用汽油全夺下来了。正要装运上车时,接到回援昆仑关的命令。军情似火,来不及运东西,他们急忙用机关枪扫射中国军队堆积在凭祥、镇南关一带的汽油桶,把汽油桶全部燃烧。为了回援昆仑关,第一批用汽车运,第二批因为汽车装不了,不得不步行回来。前一批战斗力较强,后一批战斗力差些。白崇禧得知第一批回窜逃脱的日军增援到了昆仑关,着急地说:“那里正在决战,敌人再增兵力去,对战局可能产生严重的坏影响!”这时又获知第二批回窜鬼子又在兼程急进中,立即向第31军发去电报,申斥韦云淞不集中两师兵力围歼回窜之敌,犯了“不知己不知彼”的严重错误,严令他若再放过第二批回窜之敌,影响主力兵团方面的战局,“该副总司令应受严惩”。


但是,韦云淞已经来不及调动两个师围歼第二批回窜之敌了。敌人已越过板利向西长东窜了。板利距西长约50里,而第188师在邕钦路西侧与吴圩、唐报之敌对峙,军部命令它改变行动,转过头就要大半天,再由苏圩、山圩一带赶到西长,约130里,缓不济急。因此,韦副总司令只好令第131师仍在西长附近原阵地等待截击围歼第二批“兔子”,同时令第188师在山圩附近布置第二个口袋阵。这次韦云淞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全歼鬼子!”


他这算计本来就赶了个马后炮,谁知第二批“兔子”并没往他的口袋阵奔。因为没有车辆,获知先一批“同门兄弟”在西长附近挨打,自然不走老路了,于是迂回钻隙,还预先派人侦察了第131师的部队及地形、道路,然后,在夜间沿一条山间小道,悄悄地钻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第131师突然发觉“兔子”已经跑了,口袋阵成了空头阵,守株没待到兔子,立即发电报告军部。韦云淞再命令第188师以主力在山圩附近进行伏击,并命令第131师兼程追击,与第188师夹击围歼该敌。


这股日军兼程向南宁回窜,一天之内就赶到了山圩附近,黄昏时分,在山圩西路旁休息,准备吃夜饭后继续赶路。他们集合休息的地方正是第188师伏击阵地一个高地的下面,当他们打开饭盒罐头正要吃的时候,伏击部队早就摆好了轻重机关枪、迫击炮,突然“劈里啪啦”集中火力猛扫猛射。日军突然受到攻击,叽里呱啦,乱叫乱喊,瞬间倒的倒,滚的滚,爬的爬,跑的跑,四下散开,十几个鬼子好不容易汇聚在一起,然后发了疯似的向我军阵地猛扑,第188师用交叉火力打倒了几个鬼子,其进攻气势被压制了下去。


就在这一段时间,其他没被打死的慌乱之敌逐渐整理了队伍,随即向第188师阵地攻击,第188师一个团向鬼子两翼包抄,师长魏镇急忙又下令另一个团向西北方运动,这下终于将“兔子”四面包围起来了。


这时天渐渐黑下来了,鬼子在包围圈中一边顽强抵抗,一边在夜暗中摸索,寻找逃路。因为188师不敢近战肉搏,只好在夜暗中与鬼子“火战”,“远战”了好几个小时,眼看包围圈内的鬼子越打越少了,以为把鬼子消灭了。天亮前,在战场上完全听不到鬼子一枪的声音了。官兵们这才相拥着,一起上去,仔细一搜索,发现鬼子在昨夜已经利用一条干沟窜到了一座石山脚下,再从石山的死角转弯处一抹角逃出了包围圈。魏再师长派人沿着脚印骑马追去,鬼子早已跑上山圩与扶南之间的一条道上了。这时昆仑关已被第5军攻克,敌人增援不上昆仑关,径直向南宁逃去了。


这一战,第31军两个师一万多人马只俘虏了日军一名伤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