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第二部):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 正文 桂南会战:广西后院失火(7)

陈冠任 收藏 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size][/URL] 黎行恕丢了高峰隘,抖抖颤颤地说:“请副总司令处分吧!” 1939年11月中旬,在白崇禧的号令下,各路大军奔赴南宁,准备抢在日军前拯救南宁,谁知防守南宁的第405团一枪没放就跑了,南宁一夜之间沦陷后,正在向南宁疾进救援的第46军第170师、第31军第135师和第5军第200师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黎行恕丢了高峰隘,抖抖颤颤地说:“请副总司令处分吧!”

1939年11月中旬,在白崇禧的号令下,各路大军奔赴南宁,准备抢在日军前拯救南宁,谁知防守南宁的第405团一枪没放就跑了,南宁一夜之间沦陷后,正在向南宁疾进救援的第46军第170师、第31军第135师和第5军第200师顿失了目标。因为赶路急促,部队部署凌乱,第二日,日军再进行空袭,地面步兵也发起攻击,几路援军都告急抵抗不住了。桂林行营紧急命令第16集团军下属的第170师和第135师退守高峰隘、香炉岭,中央军第5军先头部队退守八塘、昆仑关。随即,日军以约一个旅团的兵力继续向邕宾路的八塘、昆仑关进犯,以约一个联队的兵力向邕武路的高峰隘、香炉岭进犯。


战局更加危急了。


12月1日,桂林行营命令第16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31军军长韦云淞率领第31军军部赶去武鸣,指挥正退向那里的第170师和第135师。


当日韦云淞率领参谋处长马展鸿、作战课长戈鸣、情报课长陆鸿飞等一大帮人连夜赶去武鸣,在城外的明秀园找到第16集团军总部在此的临时指挥所。临时指挥所的留守人员见他们来了,马上交代要走人。作战课长戈鸣问负责作战指挥的高参高鹏:“有什么文件或可供参考的资料没有?”


“只就一张地图。”


他随手拿了过来。


戈鸣一看,地图上只临时用红蓝铅笔画了高峰隘、香炉岭一带第170师和第135师的阵地和师部所在地,另外就是两个箭头,一个是作战地境线箭头,一个是敌军攻击重点的箭头,都指向一个小高峰;不禁问道:“就这?”


“嗯呐。”


他们就急匆匆地撤走了。


戈鸣再与两个师联系,才知日军向高峰隘、香炉岭攻击的兵力约一个联队,攻击重点除了小高峰外,还有一个大高峰。双方正在争夺这两个制高点。但我军小高峰主阵地上的几个主要山头已丢去了一半。戈鸣的电话一摇通,第170师师长黎行恕就叫喊:“主阵地在我手里的也发生了动摇,顶不住了!”


第135师师长苏祖馨虽然也认为高峰隘是守不住了,但还是表示说:“俺有信心还支持一天。”


韦云淞虽到了前方,但51岁了,一停止下来就说:“年纪大了,坐一夜的车,就累得不行了。”上床呼呼大睡去了。


天大亮后,他起床了,也没个什么抵抗之法。


上午8点钟左右,白崇禧乘汽车赶来明秀园了。这时敌机还在武鸣城内外追着第170师和第135师的辎重行李运输部队等轰炸。第31军军部人员全躲进了西江岸的大岩洞里。白崇禧也进了岩洞。在洞中,他和前方两师长通了电话。然后,对军部指示说:“应考虑高峰隘守不住时的退却部署,先拟好命令,到实在守不住时,再用电话发出。”


空袭警报解除后,他又坐汽车赶去宾阳第5军在昆仑关的指挥所去了。


当天下午,小高峰阵地被日军占领,大高峰阵地已没纵深余地可退了,一点被突破,就会全线崩溃。入夜,日军继续向大高峰及其左右各山头攻击,第170师和第135师再也支持不住了。告急电话在第31军军部响个不停,这时韦云淞发话了:“下令执行上午白长官定下的撤退令吧。”


参谋人员用电话读诵下达了退却命令,责令两个师向包桥圩附近撤退,企图在包桥圩附近重新建立防御阵地,以掩护在昆仑关方面的第5军右侧背,并等待军参谋长萧兆鹏率领的第131师、第188师和军部直属部队到来。


没过半个小时,戈鸣就接到报告:“高峰隘阵地已经垮了下来了。”


韦云淞立即带着指挥所人员乘夜离开武鸣。


“只一辆车子,不够,咋办?”参谋处长马展鸿问道。


“边步行,边接运。”韦云淞说。


第二天天明时,他们到达了包桥。


天大亮后,前方溃兵有人报告说:“敌机追赶着从前线撤退下来的我军部队进行轰炸和来回扫射,炸死炸伤不少的官兵。”


韦云淞又对参谋处发话了:“指示包桥乡的民团在覃村南端和覃剑村东南端的石山隘口设个警戒守卡吧。”


为什么要设这个警戒哨卡呢?主要是日军骑兵占领了隘路口,前方部队退不下来。既然这里很重要,可韦军长又为什么没派人去据守呢,无人知道。


下午,溃退下来的官兵零零散散地陆续到达包桥,戈鸣立即命令到达的部队占领覃村南端和覃剑村东南端的隘路口,并继续收容退下来的部队。


三四点钟的时候,第170师师长黎行恕和副师长韩练成狼狈不堪地到达了包桥,就两人,部队不知丢到哪了。黎行恕远眼见着韦云淞军长,抖抖颤颤地说:“请副总司令处分吧!”


韦云淞却并没有责备他。他又为自己光杆跑下来的情况作了说明:“当我们带着部队撤退的时候,敌机老跟着轰炸扫射,后来我们(指黎行恕、韩练成)离开部队另外走一条路,敌机再不追我们了。”


韦云淞说:“你们赶快去把溃退下来的部队收容整理,在包桥附近占领阵地。”


黄昏前,第135师师长苏祖馨带着少数部队向覃剑村附近退了下来。


这一天敌机并没飞到包桥附近的上空,地面部队也没有向腾翔圩以北追击。但由于我军部队溃败丧失了战斗力,若敌人整顿后继续北犯,溃兵在包桥附近支持几个小时也是不可能的,因此,韦云淞命令乘夜继续向大明山却,到镇圩、两江圩南方山地之线建立阵地从事整理。


这时邕宾路方面的日军向八塘、九塘、昆仑关节节进犯,与之作战的是陆续到达的第5军第200师之一部。12月3日高峰隘一丢失,已经激战多日的第200师也挺不住了,于是奉命向宾阳以北的邹圩福建地区转移。第二日,日军进占了桂南战略要地昆仑关。


日军攻占昆仑关以后,没有继续北犯,就在昆仑关占领阵地改为守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