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第二部):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 正文 桂南会战:广西后院失火(2)

陈冠任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size][/URL] “焦土抗战”计划差点毁了北海城(2) 第175师第524团负责守备北海,团长叫巢威,是桂军将领中的新秀,有智慧有勇气,敢打也敢拼。他接到命令后,也会同广东八区行政专员邓世增、合浦县长黄维玺,拟订了“北海市破坏计划”,决定将北海市码头和坚固建筑物,派工兵部队事先开好炸药室,将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焦土抗战”计划差点毁了北海城(2)

第175师第524团负责守备北海,团长叫巢威,是桂军将领中的新秀,有智慧有勇气,敢打也敢拼。他接到命令后,也会同广东八区行政专员邓世增、合浦县长黄维玺,拟订了“北海市破坏计划”,决定将北海市码头和坚固建筑物,派工兵部队事先开好炸药室,将炸药分别装入室内,将汽油火油分别屯置在市内各街道民房内,交由各街保长看管;实施破坏时,由北海市镇长黄之火召集和工兵排长负责;监督实施破坏者,为北海市第五区长刘瑞图和防军营长。但破坏实施的时机,须听候团部命令。


1939年11月14日,是一个风平浪静的日子。这一天,巢威正陪同师部人员点验第524团驻北海第2营的人员和武器弹药。下午2时,忽然接到冠头岭监视哨的电话报告说:“在东方约万米的海外,发现日军军舰一大群,约40余艘,正向北海前进中。”


巢威一听,不好,鬼子要攻打广西了!立即下令停止点验,饬各部官兵迅速回到各自防区,准备作战,并派人将北海当面的情况通告沿海守军。随后,他率第2营李营长、王副营长等人飞奔跑去冠头岭哨所,果然只见东方一万米之外的海面有40多艘日军军舰,正分成两道线疏开向海岸前进,第一道线的军舰12艘,以慢速航行,很快它们到距海岸约8000米的地方就停止下来了,像一群野鸭子飘忽在海面上,黑呼呼的一大片。


“鬼子要上岸啦?”李营长脱口而出。


“看来日军要在北海登陆了,停在海上,正是在作登陆作战的部署呢。”巢威说,“我估计下午5时左右,他们很可能展开攻势。”


想到这儿,他什么也顾不上了,说:“我们快回营指挥所作安排。”


几个人又拔腿飞跑着赶回了第2营指挥所,巢威立即作出几项部署:(1)命令北海守备队、第2营及北海自卫大队迅即进入阵地,准备抗拒日军登陆;(2)下达北海市紧急疏散命令,限3个小时疏散完毕,由北海第五区公所负责督促;(3)以电话将北海当时的敌情及自己的处置,告知廉州本部蔡副团长,迅速按照本团预定作战计划,在廉州第二线准备作战,并要他将上述情况和处置报告师长,且通知钦县友军新编第19师第55团;(4)将北海情况及自己的处置以电话通知合浦第八区专员邓世增,请他迅即下达各城市及交通线上的紧急疏散命令,并请饬各乡自卫大队放哨守卡,维护交通。


处置完了,他接着召集各营长、北海区长、镇长开会,讨论作战和撤退注意事项,这北海市的刘瑞图区长、黄之火镇长一进门就急急地问道:“北海在什么时候实施破坏?”


仗还没打,就想着去破坏城市,这“父母官”咋当的,巢威眉头一皱:“等候命令吧。”


果然下午4时,日军开始行动了。第一线舰队进到了距海岸约4000米的海面上,可一会儿又停止了。后续的军舰仍停在原处不动。4时30分,第一线舰队放下20余只汽艇、四五十只橡皮艇,上面满载荷枪实弹的日兵,杀气腾腾地向老虎头、南迈、冠头岭、地角、北海市海岸驶来。同时,由围洲岛方向也飞来12架日机,要协助海、陆军作战了。


日军飞机没有军舰的“迟疑”,一临上空,就向守沿海阵地进行低飞扫射和投弹轰炸。飞机打响了战斗后,第一线舰队也开始向沿海阵地炮击。狂轰滥炸,折腾得海岸上硝烟弥漫。约两小时后,敌艇人员开始登陆了。这时守军的枪炮也响起来了,子弹把汽艇击坏,“噗 ”地一声,汽艇像充气皮球般泄气了,上面的鬼子掉进了海水里像旱鸭子挣扎着,日军终于没靠近海岸。


6时30分,一只汽艇和两只橡皮艇悄悄驶近了地角岸边。地角炮台的4门旧炮同时射击,“轰 轰 ”旧炮立新功,将橡皮艇击沉,汽艇被击伤而逃。日军军舰于是以排炮向地角射击,打了约200余发炮弹后,地角炮台全部被摧毁,8名炮手全部牺牲。


当日军分别向冠头岭、老虎头阵地进行打击性射击时,汽艇纷纷驶近海岸,并进行登陆攻击。守军奋勇阻敌,战斗异常激烈。这时预备队全部增援到了第一线作战。眼看情况紧急了,刘区长、黄镇长又急切地请求巢威团长说:“团座,下达破坏北海市的命令吧!”


巢威还在犹豫。因为他认为破坏容易建设难,北海这座城市是经过千百年才建起来的,如果自己一个命令把码头炸了,一把火把城市烧了,不知多少人要流离失所,自己在北海也将是一生臭名。可这两位地方官却不怕臭名,继续催促着,目的是炸了城后,他们就好及早撤退。李营长、工兵排长也跟着说:“时机紧迫,该下手了。”


巢威瞪了他们一眼,说:“1938年长沙大火,枪毙了长沙警备司令,以平民愤。你们前车之鉴不引为警惕?我国四大城市先后沦陷,也未曾实施破坏,区区的北海市,即使让鬼子占了,也没什么大了不起。”


这时在武利的秦镇代师长和合浦邓专员来电话询问战况。邓专员一听还没炸码头烧城,跺着脚说:“唉呀,啥时候啦!马上实施北海之破坏。”


巢威并非人家一逼,自己就没脑袋了的将,经过再三考虑,还是决定保留北海城,不实施破坏,于是将自己的意见告诉刘区长、黄镇长和李营长等人。这让肥头大耳的刘区长和黄镇长瞠目结舌:“这 这 ”刘区长翘着嘴巴说:“我不同意。”


接着,他又提出问题的关键:“违抗命令,谁来负责?”


原来他并非要炸城,也并非要护城,北海城的毁与留,他并不在乎,之所以这么急切着要实施“破坏计划”,就是为了完成任务,自己好马上溜走逃命,巢威不烧城了,他还是怕没完成任务,自己逃了性命最终还是被白崇禧追究。巢威见状,回答说:“你们身为地方父母官,不要动不动就炸城,平时心里还有百姓吗?一切责任由我承担,你们不要担心。”


“这 这 我们就是为百姓着想嘛!”这刘区长倒还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辩护着,黄镇长却悄悄捅了他一下:“啥时候啦?还辩论这个。还不快走,一切都来不及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