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第二部):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 正文 小营长逞威冬季大攻势(5)

陈冠任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size][/URL] 小营长栾升堂再次发威大歼敌(2) 上午,日军的侦察机两次飞临上空侦察,但没有发起进攻。 下午4时,日军第13师团及独立旅团残部共约3000多人,附榴弹炮多门,向第3营阵地发起了攻击。老套路,他们先以猛烈炮火轰击阵地。因为早有准备了,照样第一茬炮击,被第3营躲过了。等到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小营长栾升堂再次发威大歼敌(2)

上午,日军的侦察机两次飞临上空侦察,但没有发起进攻。


下午4时,日军第13师团及独立旅团残部共约3000多人,附榴弹炮多门,向第3营阵地发起了攻击。老套路,他们先以猛烈炮火轰击阵地。因为早有准备了,照样第一茬炮击,被第3营躲过了。等到鬼子步兵接近阵地前400米左右时,栾升堂才下令轻重机枪一齐开火,并以迫击炮猛烈射击。激战至下午6时许,日军伤亡600多人,第3营伤亡官兵200多人,伤亡比例是三比一。


第113团和第114团两个主攻团的指挥所就设在第3营阵地山脚下的王家台子村内。黄昏时,栾升堂跑到团指挥所向杨干三、樊仑山两团长汇报战况,并请求增援。杨干三说:“你营打得这么激烈,这是临沂大战后所少有的呀!”


栾升堂说:“这些鬼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就是欠揍。”


樊仑山说:“你营所占高地对整个战局很重要,丢不得!”


经过商定,他们决定抽调龚玉成营增援王家台子。


第二天早晨,日军第13师团步兵几千人,飞机3架,采用波浪式向第3营阵地大举进攻。栾升堂早有准备,说:“用老办法办他。”


这先躲炮火后近战的老办法,就像地里的姜越老越辣,官兵们用惯了,杀敌既准又狠,几乎没有一次鬼子的冲锋能抗拒它的威力。官兵们照样在日军接近阵地前400米左右时,全营集中突然开火,杀伤敌人。日军挨了打,倒下一批,另一批在炮火掩护下又一次地冲来。第3营究竟人数太少,陷入了苦战之中。栾升堂见全营伤亡增加,援军没有到达,担心阵地被突破,急得拿起电话就喊:“接师长!”直接向黄师长求援,但黄师长却回答说:“无兵可派。”


原来栾升堂这么和日军交上手后,第38师全师都和鬼子接上火了。时隔不久,张自忠总司令亲自给栾升堂打来了电话说:“栾升堂,你守的王家台子阵地特别重要,这个阵地守住守不住,关系到全军的胜败,你要顶得住,守得牢,要子弹有子弹,要炮弹有炮弹,援军马上就到前线。”


原来黄师长向总司令求援了。


“好哇。”栾升堂高兴了。


张总司令又说:“援军到达后归你指挥。”


栾升堂放下电话,立即又把总司令的话传达到全营,并且说:“全军都打上了!”官兵们异常振奋,纷纷表示说:“人在阵地在,坚决守住这个重要阵地。”


上午10时,日军又大举发起了进攻,第3营官兵像蛰伏的野狼瞪着眼睛,严阵以待。这次先头之敌跑到了第3营阵地的那一段陡壁前,咋冲咋冲不上去,不得不向左右移动,另找冲锋发起点。就在他们东找西寻时,栾升堂说:“这是歼敌的最好机会。”一声喊“打啊”,全营的轻、重机枪、步枪和迫击炮嗷嗷地响起来了,子弹射出的速度比任何时候都快都猛,日军倒下一片后狼狈逃窜。


午后2时,第113团第3营龚玉成营到达,栾升堂早就盼着这支援军了,马上安排说:“你们第7连增援我营第9连,你们第9连为营预备队,你们重机枪连配置在阵地第一线。”


他“你们你们”才布置好,日军又发起攻击。这次敌人的主攻方向是第3营的两翼,以便在接近阵地时好发起冲锋。栾升堂早已料到这一点,把火力的重点都布置在两翼了。鬼子一冲,这边机枪、步枪就一起响,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这一天,栾升堂指挥所部打死打伤敌兵1000多人,第3营副营长丁庆雪、第9连连长谷在德、第8连排长张连升、第7连排长唐得胜均受伤不退,第8连排长杨宝玉再一次受伤不退,全营伤亡官兵300多人。龚玉成营受伤排长一员,伤亡士兵30多人。日军也因死伤过大,攻势也大大减弱了。但是,第3营的士兵伤亡殆尽,阵地上的主力已变成了龚玉成的士兵。


第三日上午9时许,日军9架飞机在王家台子村轰炸扫射了一个多小时,把村炸子成了一片火海。但第38师两个团的指挥部在头一天夜里已撤离该村,未遭受损失。


下午4时,日军攻击部队终于灰溜溜地退走了。


栾升堂带着官兵们去清扫战场,一点数,鬼子遗尸3000多具,击毙战马100多匹,还有30多匹伤马已不能站立,收集三八式步枪120多支,还有一大批望远镜、军毯、军用地图、子弹等。


王家台子的战斗,是抗战以来第3营消灭敌人最多的一次战斗。这次日军的新旅团贸然进攻,不仅损失一半人马,而且丢了旅团长,终于被赶回去了。


战后,栾升堂受到长官部的嘉奖,但没有给他升职。因为官职都是高层自己分配,一般师长是由军部人员中派,团长是由师部人员中派,从上面往下派分,并且其中水很深。栾升堂已是营长了,没有后台,结果,只获得长官部奖励的一只铁皮装着嘉奖令的大奖状,这奖状倒是很大,拎起来有十五六斤重,没获得其他实质性的“好处”。这栾升堂也想得通:“鬼子跑到俺中国来撒野,我揍了它,也算是替老祖宗挣了口气!”


1940年1月,日军增加第116师团又向第33集团军和第29集团军反攻。第33集团军败退长寿店、丰乐河地区,第29集团军败退客店坡、三阳店地区。


在大部队撤退时,汉水长脑渊只架了一座浮桥,被日军侦察机发现,召来一队轰炸机对渡河部队进行投弹轰炸,中国军队遭受很大伤亡。因为日军完全掌握着制空权,我军是见着飞机就四散而逃。而日机一旦发现中国军队,就轮番投弹扫射,纠缠不已。因此,我军将领对日机肆虐非常头疼,却毫无办法。


这次飞机大肆轰炸,部队又陷入一派混乱之中。第94军185师第553团团长杨伯涛率队刚跨过浮桥,眼看后续部队还很多,争先恐后拥挤不堪,结果,浮桥被炸毁,许多人掉入河中,溺水毙命,厥状甚惨。这杨伯涛也是员虎将,眼看自己的兄弟遭受鬼子轰炸,立即来了英雄胆,下令全团:“将所有机枪、步枪一齐向低空飞行的日机瞄准开火。”


随即,呼啸的子弹在空中组成弹幕,奇迹出现了,敌机终于被驱散,翻着跟头逃走了。之后,工兵部队得以修复浮桥,全军渡了过去。


至此,第五战区以两个集团军发起的冬季攻势,宣告结束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