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第二部):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 正文 “天炉战法”打出湘北大捷(11)

陈冠任 收藏 0 3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湘北大捷(2)

会战一结束,参谋长吴逸志忙着让人挑灯夜战赶编了一出现代京剧 《新战长沙》,然后加紧排练。在戏剧中,薛岳头戴帅盔,身穿帅甲,前有马童,后有大纛,纛上大大地写了一个“薛”字,两厢的龙套打着“精忠报国”的旗子(这4字是薛岳平时标榜的口号),俨然以“岳武穆”自居。吴逸志则头戴“纶巾”,手持“羽扇”,身着“八卦衣”,俨然以“诸葛亮”自居。当大戏演出时,立即遭到外界的讥诮和内部的反对。战区秘书长王光海看了这出戏的一半,就生气不看了。


以后,薛岳、吴逸志二人互相推诿,薛岳说:“这都是吴参谋长搞的。”


吴逸志说:“这是得到长官同意的呀!”


由于宣传长沙大捷,搞得苏、美、英、法各国的新闻记者纷纷前来访问长沙。参谋长吴逸志、秘书长王光海都为这大戏生气,拒不接见,记者们只好往参谋处拥去,处长狄醒宇事先得讯儿溜了,结果众人“抓”住了反应较为迟钝的副处长赵子立。


这些外国记者是由重庆军令部第二厅处长纽先铭和一些中国记者陪同来的。赵子立只好说:“今日实在太忙,没准备。”


“再忙也不能把我们撂下不管!”老记们一直以“无冕之王”自居,纠缠住赵子立不放。


赵子立没办法,只好答应:“第二日详细汇报,容我稍微准备一下。”


第二天,当赵子立报告会战经过的时候,室内挂起了大幅的会战经过要图、日军伤亡数统计表。他参照重庆、桂林、长沙已发表的有关长沙会战的新闻,凑合起来说了一套。说完了,外国记者要看俘虏。赵子立对他们说:“没有。”


他们说:“你们打了这样大的胜仗,怎么没有俘虏?”


有的说:“既然打了这样大的胜仗,没有多的俘虏,怎么连少的也没有?”


赵子立无言以对,又说了个“没有”,于是惹得哄堂大笑,结果赵子立本人被搞得面红耳赤,十分尴尬。


这边折腾还没完,谁知在重庆的蒋介石也趁热打铁赶来了,在湖南南岳召开了第二次南岳军事会议。在大会上,他侃侃而谈,总结了不少包括湘北大捷在内的“军事作战经验”,然后,10月29日作训词道:“我们今后的战略运用和官兵心理,一定要彻底转变过来,要开始反守为攻,转静为动,积极采取攻势。”


会战结束后,长沙各界爱国人士组织慰问团,到湘北慰问抗战有功的战士,关麟征在总部设宴招待。宴会上,著名词作家田汉给关麟征写了一副对联:“千杯不醉,一战成功。”


这次第15集团军的战绩几乎是第52军取得的,而第195师在前后期都是战绩最佳的。第195师的战绩得到了集团军总部和战区长官部的电令嘉奖。国民党中央通讯社随第195师的记者胡定芬、彭河清发电报捷,还吟诗歌颂,在一首七律中有“洞庭水覆倭奴焰,幕阜山扬汉将旌”之句。关麟征论功行赏,下令撤销了不久前对韩梅村的处分,恢复了他的少将级。


这韩梅村怎么受的处分呢?这也与关总司令有关。


武汉沦陷后,第52军撤退到新墙河东南后,敌我相持大半年,没有战事。1939年5月中旬,军长张耀明突然令第195师第565旅派出一个团,袭击临湘南面忠坊村日军一个加强中队的据点,并且指令该旅刘平旅长亲自指挥。师参谋长韩梅村与师长梁恺也来到了忠坊西南高地观察,并与军部和刘平旅指挥所架通了电话。当天早上6时,刘旅长集中两个团迫击炮开始炮击,发射了近两百发炮弹,然后下令步兵突击。但日军修筑起来的防守阵地并没被炮火彻底破坏,鬼子仍顽强抵抗。进攻的这个团反而伤亡惨重,突不进去。韩梅村于是向梁师长建议说:“我们要求军部增援山炮4门,每门配弹百发,定能摧毁敌军坚固防御工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