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撤退路上设伏,第195师为“天炉战法”添大彩(1)

日军占领汨罗后,认为国军不会再有什么战斗力,遂冒进长沙,连陷平江、永安市,29日进至捞刀河。


在向后大步后撤的过程中,第52军第195师官兵沿途看见成千上万的老百姓,携儿带女,弃家逃难,状极凄惨。个个揣紧拳头,很想再和鬼子大战一场。


他们是从新墙河最后撤退的,退到汨罗江南岸时竟然停止下来,准备继续抵抗。但军部关麟征集团军总部已撤退到了长沙,他们用无线电台联络,军部复电说:“我军没有防守汨罗江南岸的任务;第195师南撤到金井。”


这样,他们又不得不退到了金井、福临铺一带。


但是,参谋长韩梅村打一仗之心还是没有停止。27日下午,他对师长覃异之说:“师长,南犯之敌不过数千人,绝不会深入;我们不可后退过远,要与敌保持接触。如果我们与第73军第77师于福临铺、桥头驿、金井间设伏,日军进入我设伏区,必定要受到重大杀伤。”


覃异之也是一员战将,在新墙河第195师就打得很猛,立即说:“好啊!我看这些鬼子就是欠揍,打他一把,好主意!”


他们立即向军部请示。部队进入宿营地不久,张耀明军长来电话了:“敌人已进到了汨罗江,正在与我掩护部队激战中。第195师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开往福临铺占领阵地。师长即带必要人员速来福临铺当面接受指示。”


覃异之把以上情况告知参谋长,并指示通知各部队,立刻准备出发。然后,率两位旅长及参谋处主任先去福临铺军部。部队则由参谋长韩梅村率领,按第566旅、师部直属部队、补充团、第565旅之次序,以多纵队的疏开队形,迅速向福临铺前进。


覃异之到达福临铺时,发现这里已是十室十空。总司令部已经转移,军部已开始后撤。张耀明和军参谋长杨学房正在等候他们。一进门,张军长就指着地图向他们说明情况,并下达了作战命令,他说:“现在营田登陆之敌正与第95师激战中,湘阴方面的第70军正派部队增援营田,以迟滞敌人向湘江方面前进。第2师正向汨罗江以南转移。我集团军决心在长沙市以北地区与敌决战。第4军(军长欧震)归我集团军指挥。关总司令的作战部署是第4军、第37军及第25师在长沙东北郊占领出击阵地,准备把敌人压迫于湘江而歼灭之。湘江方面有第70军等。”


“我们的任务呢?”


“第195师的任务是,在福临铺至上杉市(距长沙城30华里)之间迟滞敌人3天,以掩护我主力部队完成作战部署,尔后则在敌之侧背,配合主力歼灭进犯之敌。”


最后,张耀明悄悄地告诉覃异之说:“这次决战,是我们关总司令亲自向委座争取的,我们必须打好打胜!”


这战况一直是按照薛岳的“天炉战法”进行,怎么突然变成第15集团军代总司令关麟征争取的呢?这倒不是张耀明为老长官吹牛贴金,还真是确有其事。


原来战斗一步一步进行下来,日军夺取长沙目的已经明显,一切几乎都在薛岳“天炉战法”预案之中。谁知在战况最紧张的时候,重庆军委会却来电报了,且是蒋介石亲自拟稿的,老蒋告知薛岳,在适当时机可以放弃长沙。战争的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一切的进展都与预案那么吻合,几乎堪称“完美”,谁知蒋介石却要放弃长沙,这把薛岳气了个半死,当即坚决地拒绝:“绝对不行。”


这边“绝对不行”,那边“绝对要执行命令”,军委会一夜之间9次电令薛岳退出长沙。薛岳坚决反对,死不相让,最终迫使军委会同意他在长沙附近决战的主张。及至25日,老蒋才电令薛岳:“准备以6个师兵力,位置长沙附近,并亲自指挥,乘敌突入长沙之际,侧击而歼灭之。”薛岳得令后,立即布置兵力,在长沙附近撒开一张大网,只待敌军进入而歼灭,取“天炉战法”的奇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