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第二部):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 正文 南昌会战:败局在延续(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老实军长陈安宝阵亡,事后也没好好厚葬

上官云相逮捕了第79师师长段朗如后,立即下令第29军军长陈安宝兼任第79师师长,照他原来的命令进攻莲塘、南昌,并且说:“一定要完成任务。”


为什么上官这么逼呢?


因为5月1日蒋介石已经下了死命令:“5月5日一定要攻下南昌。”


上官云相之所以对于陈安宝敢于强令,这与陈安宝的性格不无关系。


陈安宝别名陈善夫,浙江省黄岩县人,保定军校第三期毕业,历充浙江保安团排连营长,第6师营团旅长、第79师师长等职。他虽然已经48岁了,但在国民党军将领中算是比较老实的,一不会耍滑头,二不会玩花样,对上级服从,对下级宽厚,作战很沉着,但遇到紧急情况不太能临机应变,独断专行。


上官云相则是拿他老实人好欺负,而陈安宝却不计较他令自己大军长去兼师长(因为完全可以由副师长提任,或者从军部派员担任),也不在意他对自己“一定要完成任务”的强硬口气,5月2日接到命令后,立即由军部赶去盱江以西的第79师师部。


还没到师部,路经丘津时,他见到了该师的工兵营营长兼通信连长任献廷,叹息说:“你们师里怎么搞的!”


原来,他发现该师连师部电话都没有架通。他一面叫任献廷派一个通信排带10公里长的被复线跟他走,一面简单地吃了点东西,就又去前方了。


陈安宝到达前方后,5月4日开始,指挥第26师、预备第5师、第79师一起向莲塘地区的日军攻击,目标直指南昌。


盱江、赣江间的日军是由炮兵、战车、飞机加强的,约4个联队的兵力,又有坚固的工事。第三战区在盱江、赣江间的部队只有3个师9个团,按兵力、战斗力的对比,完全属于劣势。以9个团对日军4个加强联队的防御都嫌弱,何况是进攻呢?因此,这陈安宝仍几乎是去硬攻莲塘、南昌,根本就不可能有胜算。第79师是重点进攻师,在展开前进中,受到日军空炮的轰击,伤亡很大。但是,官兵在陈军长的指挥下好不容易攻打到了日军阵地前,再攻到了机场、火车站。但对面敌人是日军强悍的第101师团,他们有飞机、坦克、大炮支援,第79师受到日军炽盛步炮火力的巨大杀伤,结果,进,又进不去;退呢,谁也不敢下命令后撤。


5月6日,日军一反攻,部队就全线溃退下来。


部队一溃退,陈安宝也阻止不住,不得不跟着溃兵跑,结果被子弹击中,负了重伤。一爬起来,部队都已经跑散了,身边只有4个卫士,一瞬间又被打死两个。陈安宝很胖,两个卫士架不动他,眼看着日军赶上来了,两个卫士见势不妙,也撒腿跑了。鬼子把陈安宝杀害后,将他的头割下,带到南昌去了。


日军撤回据点后,第79师才在一块稻田地里,将军长的无头尸体找到。


在第79师向莲塘进攻时,第26师在上官云相、陈安宝严厉的命令下也不能不进攻。但进攻,他们并不像第79师那样认真,只是前进一下,停止一下,不敢一往直前地“硬碰”。结果,第79师一溃退,军长阵亡了,鬼子一攻,第26师也乱起来了,在混战中,师长刘雨卿左腿负伤,第29军参谋长徐志勖决定残兵向中洲尾、市汉街突围。


刘雨卿睡在担架上,被抬到了丘津,一见脱离了危险地区,立即挣扎着爬起来,给上官云相打电话说:“日军全线反攻,战斗激烈,部队伤亡过半,右翼第79师溃下来,陈军长阵亡,我负了伤,请示今后部队的行动?”


上官云相说:“将师长职务交副师长代理,你去后方养伤,让第29军撤下来。”


随后,他又下令第29军到云山寺去整理。


这次反攻南昌,担任主攻南昌任务的第32集团军没有完成任务,部队反而遭到很大损失。而罗卓英那边也进展不大。5月9日,重庆军事委员会分别电令第三、第九战区,南昌作战即行停止。于是,南昌会战由进攻开始,到撤下来,还不足一个星期,至此结束。其他部队,如第74军、第49军则撤回宜丰、上高方面。

陈安宝是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阵亡的三个最高级将领之一。一是第9军军长郝梦龄,在山西忻口战役中亲赴第一线督战阵亡的;一是陈安宝,在进攻南昌部队溃退中阵亡;三是不久以后的第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在湖北宜城县部队溃败时个人至死不退而阵亡。国民政府给张自忠、郝梦龄国葬,而没有给予陈安宝国葬。


为什么呢?人死了,上官云相、顾祝同还是欺负老实人,并对陈安宝没说好话。事后许多人愤愤不平,国民政府才追赠他为陆军上将,明令褒扬。这是后话。


南昌战役结束后,第九战区没开过检讨会,薛岳也很沉默,不谈这一战役的得失。但狄醒宇和赵子立却总是嘀咕这件事,认为罗卓英是既不明敌情,又不熟地形,和日军采取硬对硬的办法,玩过头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