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第二部):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 正文 南昌会战:败局在延续(13)

陈冠任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size][/URL] 上官云相阵前杀人(2) 段朗如受了上官的斥责后,很是气愤,当即召集手下的团长开会。他一进会场,手中拿一本记事簿就向桌子上一摔,将敌我情况和所受任务讲了一下,接着就说:“大家都是本师的老干部了,现在处境像这个样子,大家想想,怎样才能既完成任务,又可保持本师的生存?” 平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上官云相阵前杀人(2)

段朗如受了上官的斥责后,很是气愤,当即召集手下的团长开会。他一进会场,手中拿一本记事簿就向桌子上一摔,将敌我情况和所受任务讲了一下,接着就说:“大家都是本师的老干部了,现在处境像这个样子,大家想想,怎样才能既完成任务,又可保持本师的生存?”


平时嬉皮笑脸的众将此刻却面面相觑,一言不发。段朗如点将了:“王永树,你说呢?”


第235团团长王永树是第79师有名的智多星,号称“小诸葛亮”。他见自己被点将,于是眯着眼说:“我看有一办法,就是不知行得行不得?”


“你不说,怎的知道行得行不得?”段朗如说。


“组织一个突击队,钻隙到南昌市区,进行袭击和放火,并发出电报说本师已到达南昌城。”


段师长眼前一亮说:“这个办法好!”


这弄虚作假、欺骗上峰的事情如何做得?正在气头上他哪里还管这些了?把歪主意竟然当成了锦囊妙计。众将也个个不想去“送死”,明明知道不妥,也选择做哑巴。可段朗如转眼一想:“谁带这个突击队去呢?”


各团长还是不吭声。这时王永树又说:“突击队就由各团各派一部分组成,突击队长,可由本团中校团附徐进之担任。师长可找徐进之来,当面鼓励他一下。”


段朗如当即就派人把徐进之找来,交代任务,并且说:“你只要能完成这个任务,我就一定让你当团长。”


“好哩!”徐进之接受了这个任务。


段师长又亲笔写了一份报告陈安宝、上官云相、顾祝同的电报稿,电报稿上说:“本师已攻至南昌,正扫荡焚烧中。”并交代徐说:“你一到南昌,就让电台把这个电报发出。”说罢,将电稿交给了徐进之。


徐进之回去准备了。


其他团长也如释重负地回到自己的部队去了。


谁知这小诸葛亮王永树推荐的人选却大有问题。徐进之是黄埔四期生,好赌好嫖,做事马虎,不善逢迎,上级对他不满,周围同僚也和他合不来,因此一直爬不上去。结果,他虽是个黄埔四期生,却还比不上一个陆军大学的毕业生,仍屈居中校团附之职,“进之进之”,他在仕途上的“进”却总像逆水行舟般,不仅难“进”,反而不时还有要“退”的危险,军中一有人员精简、职位压缩时,他就头脑箩筐大,生怕自己被“退”下去。因此,这些年他心中早就对团长、师长大为不满。王永树就是抓住他想升官却一直升不上这一点,叫他去送死。可这徐进之并不傻,面受段朗如的这个任务后,他回到营房想了想,气愤地说:“好啊!升官找不到老子,送命倒找老子了!老子去告你们去。”


结果,第79师各团把参加突击队的人员都带到师部集合了,师参谋长冯宗毅却找不到徐进之了。


最后,盱江东岸的步哨说:“看见徐团附向东去了。”


冯宗毅得知徐进之东去后,感觉事情不妙,马上打电话给段朗如,建议他说:“这人不好惹啊!你要作紧急处置呀!”


“他啥啦?”段朗如还正为自己的妙计能脱身而庆幸呢。


“人跑了,可能是去上面告你的黑状了!”


“那怎么办,对他如何处置?”


“请师座马上展开部队向莲塘攻击,并上报徐进之临阵脱逃。”


谁知这段朗如平时也是浑浑噩噩的,小事糊涂,大事也糊涂,平时带兵打仗全靠开诸葛亮会来进行指挥,此刻对于这样可能危及自己性命的大事却认识不到它的严重性,撂下电话,被别的事情一耽搁,竟然忘了去追查徐进之这事儿了。


这徐进之急匆匆地跑到了第29军军部,马上向军长陈安宝报告此事。陈军长虽然觉得不妥,但对部下护犊子之心还是有的,想按下此事,再以作战不力为由,将段朗如免职了事。但军参谋长徐志勖却不同意他息事宁人,说:“大敌当前,他段朗如畏死不前,还耍花招来戏弄我们,此风不可涨,此事不可姑息!”


其实,陈军长这事后处置的决定,并没姑息之意。可这徐参谋长在徐进之的嘟囔下,决心不放过段朗如,又打电话向上官云相报告此事。


这时上官大司令正为第19集团军的部队已攻到牛行、乐化,而他的部队还没有任何攻击行动,眼看就要受蒋介石的申斥而烦恼,突然听说段朗如干出这种荒唐事情来,又想起这段朗如对自己出言不逊,说仗不是这样打法,心里怒火上蹿,暗下杀机,立即决定杀段朗如,以推卸自己挥军不前的责任。可转眼一想,这段朗如在阵前带有一个师,去抓捕他,弄不好逼着他率部投了日军,事情就更大了。上官云相办事情却不像段朗如那般“不老练”、“不稳重”,告诉手下说:“只能诱捕。”

第二日,段朗如在前方接到左翼预备第10师的电话,说上官总司令在预备第10师师部召集各师长开会,要求他前去参加军事会议。结果,段朗如一到预备第10师师部,就被几个宪兵当场抓捕了。


其实,这军事会议只是上官云相仿照当年蒋介石杀韩复渠而照搬的一个计策。他并没有去预备第10师,更谈不上开什么军事会议了。段朗如被捕后,即时解往江西上饶第三战区军法执行监部。


自开战以来,临阵逃脱、阵前耍鬼的将领,并不是少数,就是修河战役于沚源阵前开溜,造成全军溃败这么大的后果,也只是走了就走了,无人去追究。这段朗如也没造成什么恶劣后果,蒋介石、顾祝同并没有一定要杀他之意。在段朗如被抓捕后,各方面营救他的人也很多。第九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参谋处长狄醒宇与他是黄埔四期同班同学,又在第79师同过事,感情很好,多方设法营救他。但上官云相力主杀他,最后眼看保派势力不弱,他于是威胁说:“如果不杀段朗如,我就不抗日了。”


虽然上官云相打仗不咋的,在当年“追剿”红军时蒋介石委他以重任,他却让红军在手下从贵阳跑脱;现在抗日了,他又被派在最关键的地方,胜仗没有,内部窝里斗却经常闹出事端;并且他因为贪财,多次受上级“凉拌”,但自诩为“明察秋毫”的蒋介石却一直把他当将才用。此刻,他见上官要撂挑子了,立即缩头,大笔一挥“着枪毙,以正军法”。


就这样,段朗如被枪毙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