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薛岳私心丢了南昌(2)

在修河战役中,第49军第105师损失十分严重,以兵员论,伤亡数字有两个团之多;以武器论,全师损失数字也不少,单以第629团来说,算是武器损失较少的,竟丢失马克沁重机枪3挺,八二迫击炮两门,三七平射炮一门,捷克式轻机枪30余挺,捷式步枪200余支,各种器材,弹药的损失为数更多。第105师在上海战役中曾受到严重的损失,而这一次损失比上次更大。于是,第49军中将军长刘多荃连降两级,中将副军长高鹏云、少将参谋长秦靖宇撤职,调为附员;第105师中将师长王铁汉撤职留任,戴罪图功;该师部队则取消旅的编制,由师直辖3个步兵团,团的番号改为第313团(原第625团)、第314团(原第626团)、第315团(原第629团),原第630团取消。旅、团长也进行调整,原第313旅少将旅长康景濂、第315旅少将旅长卢广伟调为第19集团军总部附员,原第313旅团长王中民撤职,调为附员,原第315旅第630团团长于沚源临阵潜逃,下令通缉(他最后逃到昆明,改名换姓做生意了,通缉变成了走过场)。第313团团长以中校团附魏恩铭升充;第314团团长以原第626团团长张翰西充任;第315团团长由原第629团团长于泽霖充任。


将官进行了整顿,但全师的士兵和下级军官,不是伤亡了,就是逃散了,师长、团长手下都没几个兵了。这是个重大问题,王铁汉硬着头皮请准战区由吉安和长沙两处各拨给一个新兵团,然后派于泽霖去接兵。


于泽霖临行前,王铁汉拉着他的手,叮嘱又叮嘱说:“这次接兵任务很重要,关系着师的能否存在,一定要带个满员的团回来!”


好在于泽霖能力还算强,总算完成了任务,第105师兵员又告充足了。兵来了,另一问题也来了。因为武器损失数目太大了,新兵十几个人合着还没一支枪。王铁汉跑去找军长。刘多荃不敢报请重庆军委会补充,说:“我连降两级,你是戴罪图功。怕的是,因为人员损失既多,而武器器材损失的数目又惊人,一个命令,把番号取消了。”


两人一合计,只有打掉牙齿和血吞了,谁也不敢向上面要武器和装备了。可是官兵不能空手赤拳去和强悍的鬼子拼杀呀!在正烦恼之际,刘多荃原任第105师师长时,家底全是由东北带来的,突然他想起当初曾将一批武器和弹药器材存储在吉安附近的赣江船队中,一问,手下说:“因怕敌机轰炸,租用几十条大船,停泊在该处。”


“快,快!拿出来给军直属部队和第105师使用。”


这样,王铁汉手下的那些兵才有了一些张作霖时代的“烧火棍”,几个人合着用,以后再去从敌兵手里去夺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