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第二部):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 正文 战火在随枣地区蔓延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坚守随枣,鬼子被打得像猴子一样怪叫

1939年5月1日,当面日军发动了全面猛攻,随枣会战之幕遂启。鄂中汉水沿岸、大洪山外翼至随县城南北一线,两军完全进入激战状态;随县城及其南北两侧也遭到日军猛攻。


然而,当战幕拉开后,日军对中国军队阵地突然由全面总攻改为重点攻击李宗仁桂系子弟兵 李品仙左翼兵团第11集团军防守的襄花公路正面,并且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只选择第84军防守的襄花公路单边猛打。在激战中,第84军阵线薄弱环节 驻守的竹林店、混山一带的第174师,因左翼无友军和险要地形依托,受到日军全力突进攻击。但右翼第189师却没有什么大的情况,日军只是增加了一些兵力作佯攻的牵制。鬼子这一招够狠毒的 挑准了李宗仁的桂系军第11集团军不说,而且还选中了桂系的嫡系第84军,且是第84军防守最薄弱的左翼第174师阵地。


不过,第174师也不是好欺负的。桂军一贯顽强好战,有“广西狼兵”之称。这次面对强敌,官兵顽强抵抗,和鬼子敢打敢拼。每一据点都战至被敌机及炮火轰炸到无法立足时,他们才转移到第二线阵地继续抗击,并且始终在日军攻击点纵深只有一公里地区内与鬼子进行决斗。


鬼子见左翼不行,就改攻打中央 第173师阵地。


早在大战前,第173师第519旅旅长梁津就与日军第3师团在蒋家河干上了。战斗一打响,日军就猛攻第519旅阵地。该地区是由随县经塔儿湾直达厉山、唐县镇以至枣阳和襄樊的捷径。塔儿湾在第519旅阵地前的烽火山麓,假若这里被突破,日军北向可以席卷整个第173师阵地,南向可以截断第174师和第189师两师的后路,并包围第11集团军的另一个军 刘和鼎第39军。因此,这一阵地的得失关系全线安危。战斗打响后,成为全线争夺最为激烈的地方。


日军飞机先是6架为步兵助威,接着增至12架,集中炮火不断轰击,但是,他们就是迈不上塔儿湾的守军阵地,中国军队就像打不死、炸不烂的天兵天将一样永远坚守在阵地上。


开战到第三日,在黎明时分,对面日军的阵地后方忽然冉冉升起一只艇形的轻气球。第519旅官兵们很是奇怪:这玩意儿是做什么的?谁知天破晓后,气球里的鬼子开始挥舞着小旗帜,小旗挥向哪,大炮的炮弹就向着哪里飞来。中国军队的官兵们这才明白,原来气球是鬼子升到半空观察我军阵地,为炮兵指示目标用的。可是它高高地飞在天上,别说用枪,就是大炮也够不着。官兵们还真拿它没有办法。


日军数十门大炮按照气球的指示对第519旅阵地连续射击,长达整整两个多小时,炮弹落在阵地上,自右而左,又自左而右,循环不停,像扫地一样地来回扫射。大炮一停,大队步兵以密集队形哇哇大叫着向第519旅阵地蜂拥而来。他们以为守兵没死也被大炮炸伤,或者被吓跑了,岂知当他们接近阵地400米时,散兵坑和各掩体内的轻机枪突然交织射击,冲上来的鬼子纷纷被子弹打中,一瞬间就死伤累累,逃出性命的为数寥寥。


这是咋回事呢?难道第519旅官兵有《封神榜》中土行孙那样的遁地术,或者有隐身术?其实不是。窍门还是出在鬼子的气球上。


第519旅的官兵眼看机枪、炮弹打不着鬼子的大气球,立即趁着炮弹的硝烟,搬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假掩体、假指挥部,人钻进了“蛤蟆洞”。鬼子站在气球中,对中国军队阵地看得清楚,但硝烟散尽时,俯视下看,全被伪装工事所吸引,一发发炮弹打在那些假掩体、假指挥部上了。最为关键的是第519旅在散兵坑的坑底挖了一斜洞,称之曰“蛤蟆洞”。大炮一响,他们便一个个钻进“蛤蟆洞”,伏在“洞”中任凭大炮轰炸,安全无碍;大炮一停,他们就出洞狙击。


鬼子没料到聪明反被聪明误,竟然还吃了气球这新发明的亏。


少数鬼子逃回去后,大炮接着轰,两小时后,密集的大队步兵又猛冲过来,接着又上演开始的一幕。钻出蛤蟆洞的第519旅官兵用各种火器交织射击,打得鬼子们像猴子发疯了似的一跳一跃着,怪叫着逃去了。


如此的战斗,持续了整整5日之久。日军每日消耗炮弹。超过6000发,几天下来,总数在4万发以上。日军家当再大,也消耗得起,但人却消耗不起,在短短几天内,在炮击之后发起冲击的日军步兵伤亡累计在4000人以上。照这样的速度打下去,他们就是炮弹再多,也没人打下去了。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茨大发雷霆,因为第3师团损失太大,就地将师团长山胁正隆撤职。


但我军第519旅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梁津旅长的主力刘栋平团到最后只剩一营兵了。作战最勇敢的,是该团第1营营长黄玖辉,他自备两箱手榴弹,控制着两挺重机枪,扼守在通塔儿湾的要道上,到了最后,他一个人拒止400多日军的猛攻,脚被炮弹破片击断了,仍坚持不退,官兵大受感动,个个以他为榜样,固守着战斗的岗位,直至牺牲为止。


就这样,第519旅牢牢地控制着中央阵地的咽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