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第二部):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 正文 战火在随枣地区蔓延 (4)

陈冠任 收藏 0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李宗仁的口袋阵因汤恩伯的“不从”而黄了(1)

1939年4月初旬,一场大战在悄悄地酝酿着。


第五战区当面的日军突然开始频繁地调动,秘密向前线增运兵力,在公路上用大卡车运兵运弹药。空车回去时,用大布篷掩盖着,以欺骗中国军队。山田乙三和第11军军长冈村宁茨两人经过缜密计划与充分补给之后,决定扫荡第五战区主力,以巩固其武汉外围。


但他们的行动早被中国军队一一侦知。李宗仁和第五战区也悄悄地进行迎敌准备。


4月中旬,山田乙三集结华中派遣军第11军的精锐第3、第13、第15、第16等师团和第4骑兵旅团,约10万人,挟轻、重炮200余门,战车100辆,循襄花(襄阳至花园)及京钟(京山至钟祥)两条公路准备西犯。山田乙三的初步战略是,第一步目标是“扫荡”大洪山、桐柏山两据点内的中国军队,以占领随县、枣阳;第二步目标是占领襄阳、樊城与南阳。日军如完成此两项战果,则武汉可以安如磐石,而中国军队对平汉路的威胁也可解除。


针对日军的种种行动,李宗仁决定死守桐柏山、大洪山两据点,以与敌长期周旋。他判断日军这次西犯,主力必沿襄花公路西进,作中央突破,直捣襄、樊;为此,以主力第84军和第68军守正面随、枣一线;以张自忠第33集团军担任大洪山的南麓、京钟公路和襄河两岸的防务;以孙连仲第2集团军和孙震第22集团军守桐柏山北麓南阳、唐河至桐柏一线;长江沿岸和襄河以西防务,则由江防司令郭忏所部两个军担任。


这次对垒,山田乙三是进攻,李宗仁是防御。进攻的好处是可以随时随地进攻,只要突然,对方就可能防不及防,一打开缺口,主力就可以呼啸而出。防御最大的难点就是难以把握敌军的进攻重点,在敌军进攻的重点之处铸就铜墙铁壁,让他们撞个头破血流。李宗仁部署既定,铜墙正好堵在山田乙三的钢刃上吗?


这一天,第五战区长官部情报科收到谍报人员何益之发自上海的密电。参谋长徐祖贻兴冲冲地说:“长官的预料一丝儿不差。”


原来,何益之的密电详述了日军此次“扫荡”第五战区的战略及兵力分配,与李宗仁所料的完全一致。


第2集团军司令官孙连仲也在战区长官部,惊讶地问道:“李长官何以有如此打入鬼子心脏的谍报员?”


李宗仁哈哈大笑:“这是我本人亲自发展的敌后情报员。”


何益之原为日方的译员,化名夏文运。几年前,李宗仁亲自接洽他,发展他为中国军队情报员。抗战爆发后,何益之以为日军统帅部工作为掩护,并以个人多年培植的友谊,与反对侵华的日本少壮军人领袖和知鹰二等军人联络,和知将军向他提供最重要的军事机密。何益之在日籍友人私寓内设一秘密电台,专门与第五战区情报科通讯。他的情报迅速而又正确。这样的谍报人员可以说在国民党军队内是独一无二的。正因为有这样一位潜伏在日军心脏里的特工人员,李宗仁出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后,对日军进攻徐州,突入皖西、豫南以及围攻武汉的战略及兵力分布,无不了若指掌,且之后应验也完全符合。每当第五战区将这些情报转呈中央时,军统的大老板戴笠尚一无所知。军令部迭次嘉奖第五战区情报科,可就不知他们哪来这么大的能耐。但在武汉会战后不久,和知将军因反对侵华而被日军参谋总部调职,他又介绍一人与何益之合作,继续供给情报。


对于何益之,李宗仁没有告诉孙连仲太多的情况,只是说:“我的这位情报员,冒着生命危险,搜集鬼子高层绝密情报,完全是出乎一颗爱国之心,国民政府和我没给他任何官职,也不提供一分钱经费。”


孙连仲也由衷地说:“历史会记住他们的。”


随后,李宗仁又将何益之的情报转报重庆。


之后,他和副司令长官李品仙、参谋长徐祖贻关在屋子里,嘀咕了一个下午,决定既然已经准确掌握了日军主力的部署,干脆就在他们前进的襄花公路四周布置大陷阱,来一个诱敌深入的歼灭战。然后,对兵力再进行部署,其中,张自忠右翼兵团担任沔阳、宜城间汉水西岸亘大洪山西麓阵地守备任务,要点置于汉宜公路方面,兵团下辖江防军(第26、75、94军、要塞守备总队、第128师);第29集团军(总司令王瓒绪,辖第44、67军);第33集团军(第59、77、55军)。李品仙左翼兵团担任大洪山外翼,经随县城至信阳外围间守备任务,重点置于襄花公路方面,兵团下辖第11集团军(第39、84军);第22集团军(总司令孙震,辖第41、45、68军);廖磊大别山游击兵团,以大别山为根据地,向鄂中及皖中一带游击,并以有力部队,相机攻击武胜关以南地区,以策应主力方面作战,兵团下辖第21集团军(第7、48军)以及豫鄂皖边区各游击部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