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第二部):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 正文 战火在随枣地区蔓延(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武汉失守后,日军疯狂进犯川东要冲(2)

孰知正当日军陷入泥淖、攻势日弱之时,国民党高层却是一派悲观论调,到处是“打不赢了啦”、“再战再败啦”的“背时讲”,甚至有人不顾民族大义背地里开始进行投降活动。12月18日,国民党副总裁、国民政府国防最高委员会主席汪精卫突然秘密离开重庆飞往云南,再从昆明急匆匆地转往越南河内,行动之诡秘,速度之快,令人惊讶。


然而,他一到河内,就对外发表反对抗战、诬蔑抗战将士的《致蒋总裁暨国民党中央执监委声明》,亦即所谓“艳电”,响应日本首相近卫文麿的“善邻友好,共同防共,经济提携”对华政策声明,主张中止抗战,对日求和,“艳电”于31日在香港见报。


汪精卫身为“党国”要员,投靠日本,消息传出后,全国震惊!蒋介石气得在日记中写道:“不料精卫之糊涂卑劣乃至于此,诚无可救药矣。党国不幸,竟有此类寡廉鲜耻之徒,无论任何之以诚心义胆,而终不能邀其一顾,此诚奸伪之尤者也。”


汪精卫叛国也让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吃了一惊。


其实,他早就领教过汪精卫反对抗战的嘴脸。去年10月,他去南京并且专程去拜访汪精卫请教抗日大计。哪想到这汪副总裁除了一副领袖的傲气外,竟然对抗战毫无计策。谈起抗战,刚才还神采**的他就耷拉着脑袋,一副悲观气馁的样子,甚至他还一再反问李宗仁:“你看这个仗能够打下去吗?”边说边摇头。


虽然丢了上海,南京也眼看保不住了,李宗仁说:“汪先生,不打又能咋办?不是我们要打,是小日本逼着我们打呀,我们不打,难道就等着亡国吗?”


这朴实的话道出了不少人的心境。汪精卫也不再多言了。


这样的“领袖”,手下还跟随着一大帮子高官亲信。他们对抗战也是“领袖”咋看,自己也咋看,“领袖”说啥,自己也说啥,“领袖”对抗战没有信心,他们更没信心。既然对抗战丧失信心,干脆就抱团儿释解压力,竟然搞起了一个“低调俱乐部”。当前方抗战最紧张,后方民气最沸腾的时候,这批部长、党魁们,聚集在一起,喝着进口的洋红酒,满怀惆怅地唱着“抗战必亡”的“低调”,在大后方吃喝玩乐,大有活一天是一天的势头,并且到处大打“背时讲”,泄人们的抗战之气。


武汉一失守,东北、华东、华北和华中主要地区全部沦陷于日军之手,他们更是从悲观中走到了绝望。眼看日军气势汹汹,铁蹄践踏,他们不是去奋起抗争,反而跟着汪精卫索性不顾一切,干脆掉头投敌,当起了为人不齿的汉奸来了。汪精卫身为“党国第二领袖”,竟然公开投敌,立即遭至海内外同胞交相挞伐,国民党中央在重庆召开临时常委会,宣布开除汪精卫党籍并撤销一切职务。从此,汪精卫带着一伙喽啰死心塌地走向了为日本人效劳的不归路。


武汉虽然失守,“大领袖”汪精卫虽然投了敌,但多数国人却更加坚定了抗战的决心,甚至有人豪迈地挥笔明志:


“万里长城十亿兵,国耻岂待后人平。


愿提十万虎狼旅,越马扬刀入东京。”


第五战区不少人对汪精卫投敌纷纷议论,然而,与汉奸们的失节行径相反,敌忾同仇之心更切,官兵士气未受丝毫影响。作为台儿庄战役挫敌锐气的重要将领,李宗仁公开宣称:“第五战区对日军防御,要随时准备进行反攻。”


这时,在第五战区的对敌前线,其战争态势是严峻的,中国军队自桐柏山南麓的高城镇向南至随县西排列着第173、第174和第189师三个师,占领阵地向东警戒,归第84军军长覃连芳统辖;第39军在随县南的洛阳店西至吴家店之间占领阵地,向南警戒,归军长刘和鼎统辖。日军在武**信阳驻有重兵,京山、钟祥间有日军,还有伪军刘桂堂部。三个据点对中国军队形成钳形夹制之势。


3月上旬,钟祥方面之敌派出一个联队并配属炮兵,循汉水的左岸北窜,企图进扰襄樊,攻击第五战区长官部所在地。覃连芳军长下令第173师凌云上团前去堵击,凌团在途中与鬼子遭遇,谁知被鬼子击溃,溃兵四散而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