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5.html


武汉失守后,日军疯狂进犯川东要冲(1)

1938年10月,武汉撤退后,中国军队主力都退往了西南山区,抗战进入了最艰难的阶段。但是,日军获得武汉之后,也没占到多大的便宜,反而因为深入中国内地,战区扩大,补给线延长,兵力不敷分配,大有陷入泥淖拔腿不及之势,无力再对中国军队发起全面进攻,只有对各战区不时进行一些间歇性战斗,每次作战时间也不超过一个月。表面强大的“皇军”已像走了半天路的老人,势穷力竭,再走下去,就要摔倒在地上了。


中国和日本的反侵略和侵略战争进入了一个拉锯和相持阶段。


11月初,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偕长官部退到了湖北枣阳。第11集团军总司令李品仙已先抵达,等候李宗仁一起会商防务。李品仙是桂系大将,作战很有“广西狼兵”的特点,战法奇特,犀利噬人。在武汉会战中,他也陷入了敌围之中,下辖的桂军第84军在应城一带突然像豺狼一样发作,疯狂往外冲杀,一举撕破鬼子的包围圈,呼啸着冲突而出。然后,他们与从左翼撤退得最早的老杂牌刘汝明率领的第68军同时到达随县。李宗仁到达枣阳后,令两军在随县布防,准备迎战来袭日军。


因为按军令部武汉失守后的新规划,第五战区的辖防地包括白沙市至巴东一段长江的江防,北面包括豫西的舞阳、方城、南阳、镇平、内乡数县,东向则包括敌后的大别山和皖北、皖西、鄂东各县。李宗仁决定将长官部暂设于较为中心地带的樊城,以便于指挥。


他率领长官部到达樊城后,对在武汉保卫战中打残了的约10余万部队进行整顿,重新部署,准备向武汉反攻。因为第五战区的战略是死守桐柏山、大洪山两据点,以随时向武汉外围出击;同时得与平汉路东大别山区的桂系大将廖磊统率的第21集团军相呼应,威胁平汉路交通,以进行机动战和游击战。日军华中派遣军司令官山田乙三深知李宗仁手下两军战略的重心所在,视桐柏山、大洪山两据点为眼中钉。当李宗仁对其残部的整编工作才告完竣,他就不顾手头兵力捉襟见肘,指令日军第3师团师团长山胁正隆派遣约7000人马分别由襄花路及应山通往随县公路气势汹汹地进犯了。


日军主力抵马坪后,先头部队推进到达淅河,在蒋家河右岸、淅河塔儿湾和高城前方之线展开,向中国军队阵地窥伺。李宗仁立即将第一线阵地及纵深配备进行部署,第一线分为两个守备地区,以第84军第174师为左翼地区守备队,占领左起蒋家河右岸的河滨经竹林铺、混山一线;以第84军第189师为右翼地区守备队,与左翼地区第174师相衔接,经万家店、七里岗跨过襄花公路和渭水,至随县右前方高地一线;以第84军第173师为总预备队,在襄花公路(厉山后)唐县镇整训,以随时调用;军部及直属队则驻于厉山及其附近地区。


中国军队阵地部署尚未完成,山胁正隆就迫不及待地发动了袭击。日军对着右翼地区我军第189师阵地七里岗(距随县城约7华里)及襄花公路两侧猛扑,并以飞机和大口径榴弹炮向阵地和后方轰击。山胁正隆以为中国军队刚刚大败,士气低落,战斗力必然薄弱,企图以少数兵力,依恃优良武器可把中国军队一举击溃,继而进占襄樊。却没料到一开战,中国军队经过李宗仁的整编充实,并非他想象的那样,士气旺盛着呢。结果,鬼子连续好几个昼夜猛打猛进,都被击退。


山胁正隆进占襄樊的计划泡汤了,不得不与中国军队对峙起来,进行拉锯战。


日军大小鬼子原以为对峙几天,又进攻一两次,中国军队就会土崩瓦解,谁知越对峙,对方的阵地工事越发巩固。中国军队不但能阻拦住他们的猛攻,甚至还搞起了游击战,进行夜袭、骚扰。每次中国军队发起袭击,日军或多或少要死伤一些人马。


这样,中国军队奠定了固守随县的基础。山田乙三暂时也无足够兵力“扫荡”第五战区了,只好偃旗息鼓,保持对峙之状了。


1938年末,李宗仁等人在樊城从容地过了年,因为没受到日军的骚扰,将士们反而对战局渐渐生起了希望,抗敌的决心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