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四十四章 狗女子投敌

dbszyk 收藏 0 4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四十四章 狗女子投敌


按季节虽进入了夏天,可海拔九百多米高的土龙场到了晚上还是比较寒冷。在临时搭建的窝棚里,只能挡露气,不能挡风雨。张占荣和周英兰在窝棚里睡得正香,就被一阵大雨给淋醒了。其他人也一样,爬起来有的就去找山岩,有的干脆就将被盖搭在窝棚上,再找来其他有被盖的人共同睡。

这一阵忙碌后还没安顿好,土龙场后面就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张占荣一听,就断定一定是敌人从那些悬崖中的小路摸上来了。

“准备战斗。”张占荣命令道。

他的命令刚下达,前面的饶国华旅就开始往上攻了。天又黑,雨又大,根本就看不清敌人在什么地方,只能凭原来射击的方位胡乱地开枪。不一阵,敌人就从那条小路上冲了上来,封锁路口的两挺机枪也被敌人炸哑了。拼杀了一阵,张占荣不得不命令大家撤。

在第二道塄坎,半个月前才被任命为独立营教导员的赵黎明正端着机枪掩护大家撤退。见张占荣撤上来了,赵黎明大声喊:“张营长,我们可能被包围了,你带人冲出去,我来掩护你们。”

“你是教导员,你有经验些,你带大家冲出去,我来掩护。”

“快走,再不冲出去就没时间了。”赵黎明推了张占荣一把,又继续朝敌人扫射。

“同志们,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去!”

张占荣一声喊,拉着周英兰就朝后边冲了过去。

前边不远处,红军正和偷袭的敌人进行着肉搏战。偷袭成功的是廖震的23军第一师,杨勤安的独立团也在西边进行强攻。敌人打开了缺口,正源源不断地往上爬,红军不得不且战且退。张占荣刚和偷袭上来的敌人交上火,在爆炸的火光中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狗女子。”他大声喊。

狗女子听见喊声,扭头朝这边一看,就跑了过来。她见张占荣拉着周英兰,就一枪指着他:“张占荣,你太没良心了,五龙寨上不顾我的死活,却和这个不要脸的跑了。”说完就是一枪。

张占荣只觉右肩一麻,知道自己中弹了。他一下抓住周英兰的枪,只说了句“你别打她”就昏了过去。

见张占荣倒下,狗女子扑了上来,抱着他使劲摇着:“张占荣,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气头上------”

周英兰也哭了,一枪指着狗女子的头,“狗女子,张占荣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的命!”

钟家安一见张占荣倒地,跑上前来,一脚踢翻狗女子,并冲周英兰吼道:“哭啥子哭,还不快撤!”说完背起张占荣就退。

这时敌人越围越多。前面的战士刀枪并用,好不容易才杀出一条路来。钟家安背着张占荣,狗女子和周英兰掩护着边打边撤,好不容易才撤到高鼻寨下,全凭高鼻寨的阻挡,才使敌人停止了追击。

听说张占荣负伤了,陈再道师长前来看了一眼,就命令赶快送后方医院。当听说张占荣是被狗女子打伤的,就命令把狗女子抓了起来。

赵黎明也受伤了,不过没有张占荣严重,只是手臂被子弹撕下一块肉来。红军在高鼻寨上挡住了敌人的进攻,这才遏止了败退的势头。

在审问狗女子的过程中,保卫局副局长李锡之才得知,廖雨辰和李本道保安营的人就是她带领从一条不为人知的小路偷爬上土龙场的。

“你也曾是红军战士,为什么要给敌人带路?”李锡之严厉地问。

“我恨!”

“你恨什么?”

“我恨张占荣!”她说,“吴占荣和我大哥攻打五龙寨时,张占荣只带着周英兰逃命而不管我,要不是大哥护着我,我早就没命了。这种负心男人,我就是要给大哥们带路来杀了他。”

“我知道你也是穷苦出身,是迫于无奈才嫁到李家的。你也知道红军是穷人的队伍,你也是在五龙寨被敌人进攻才被俘获的。你不想着怎样向敌人索仇,却将仇恨转向被敌人追打而突围的张占荣,并给敌人带路,你不觉得这是一种严重的错误吗?”

狗女子低下头不作声了。

“那你把张占荣打了,为啥不跑?”李锡之又问。

狗女子不知道面前这位红军保卫局副局长就是她二哥李本德,也就一老一实地说:“张占荣被我打了,不管他是死是活,我都没有了丈夫,我又何必跑呢?干脆让红军处死算了。”

“我告诉你,张占荣没有死,但伤很严重。张占荣是周英兰的丈夫,怎么说是你的丈夫呢?你的丈夫不是李本义吗?”

“李本义是个半寡寡,都是我爹妈图李家有钱有势才把我害得守活寡。红军还没来前,我就和张占荣有了娃儿,讨口子占岩堑,也要有个先来后到,凭啥她周英兰要抢我丈夫。不是大哥给我说张占荣又有了女人,我还一直蒙在鼓里。”

一切都清楚了。面对背叛自己家庭追求幸福,又背叛红军泄私愤给红军带来巨大损失的三弟妹,李锡之感慨万千,知道她不可能再活了。他只是再留她一段时间,让她与张占荣再见上一面,才执行她死刑。


土龙场一丢,高鼻寨就成了一座孤寨,敌人从下面一围,首先吃水就成了大问题。守了两天,军部决定放弃这里,全部退守北边的五龙寨一带。

红军退守五龙寨,张占荣就被安排回了郑家碥养伤。郑老太对张占荣救回春香很是感激,就对张占荣也特别照顾。张占荣说,都一家人了,应该的。只是没照顾好张占荣华。郑老太说这不怪他,华儿平时胆子就小,打猎时被野猪咬了是该悖时。

狗女子听说张占荣没死,就想出去看他。她要看看,她到底把他伤成啥样了。张占荣在郑家碥,听说狗女子也护着他才冲出重围的,就对狗女子的命运特别担忧。他知道,狗女子的这种报复行动是惹大祸了。她一定会被处死的。

红军中的犯人都被关押在天官寨,离郑家碥也只一两里路。一听说狗女子被判了死刑,五龙寨老战友们都抽出空闲去看望她。

周英兰还是使出老手艺,在天官寨下用棕丝绳套了一只竹鸡炖好去看望狗女子。狗女子并不领情,她认为她有今天,都是周英兰害的。要不是她,张占荣也不会丢下自己不管的。

“当时敌人那样多,谁管得了谁?都是自己突围。”周英兰在关押狗女子的程元亨那间小房子里给她解释:“我是多了个心眼,将牺牲了的人的子弹全部收集起来,凭枪法好才跑出来的。你可能还不知道,当时跑出来的只有七个人,跑下河时大家都散了,就只钟家安带我们到了这儿的岩洞里躲起来。后来钟家安也走了,你说,我不和张占荣在一起,一个弱女子会到哪去?你不知道我们那段日子是咋过来的。我们没有吃的,白天出去找野菜,只有晚上才敢生火煮着吃。吃了过后就将火弄灭,没有盖的,天气又冷,我们只得抱在一起睡才热和。你说不结为夫妻又咋行?发财人兴接几个婆娘,你和我咋就不能共同服侍一个男人呢?”

“亏你想得出来,”狗女子嗤之以鼻:“你算白在红军中混一年多,还不懂得红军反对一夫多妻制。张占荣是我的男人,我那天不该打他而该打你。你再多的理由,我还是恨你抢了我的男人。你把肉端走,我就是饿死也不会吃你的东西。”

看来是解除不了她心中的恨了。周英兰只得到郑家碥去看张占荣。

一听说狗女子就关在天官寨,张占荣拖着伤硬要去看看。为了不影响他们团聚说话,周英兰没跟着去,而是让春香送他。

在程元亨的小耳间屋里,卫兵一见是张营长,就特许他进去和狗女子一起。一见狗女子,张占荣哭了。她那健壮的身子一下消瘦了,眼窝深陷,眼神茫然一遍。

“你打了我咋不跑呢?你蠢哪你!”

“我见你都滚了,我咋忍心跑!”狗女子用手摸摸他的伤,哭着问子弹打进去有多深。

“听医生说,打在肩胛骨上,还要一段时间才好。”

“我不该打你,都是一时气的,我死后你别恨我行吗?”

“我一直就没恨过你,我还觉得对不起你。”张占荣为她揩去泪水:“五龙寨突围后,我天天都在想你,认为你大着个肚子跑不出去了。要是知道你还活着,我也就不会和周英兰了。”

“周英兰来给我说了。我想了一晚上才觉得错怪了你。你和她也是迫不得已。都怪我心眼小,害了你,害了红军,也害了自己。”

“你咋恁胡涂,对我有气,也不该带着敌人向红军撒呀?”

“都是大哥唆使的。现在想来是上当了。”她突然将话锋一转:“周英兰好像已有身孕了?”

张占荣一时还没转过思绪,老半天才说:“才三个月。红军吃恁孬,我担心又掉了。”

“掉过的?”

“掉过一个。”张占荣突然想起问道:“我们的娃儿在哪?”

“他大娘在养,送到绥定府的,叫李明战。他背上有块黑痣。如果红军得了天下,你一定要找到他。”

“你知不知道,保卫局副局长李锡之是你二哥,他就是原来的李本德。”

“真的呀?”

“是真的。我去给他说,你是不小心才打到我的。只要他能放过你,我就是不当营长都行。”

“可我大哥和廖雨辰是我带上土龙场的呀!”

“你就说是他们给逼的。”

可是,还不等张占荣到五龙寨找李锡之时,李锡之就得知了他们谈话的内容,并及时地下达了处决狗女子的命令。

处死狗女子没用大刀,而是执行的枪决。根据张占荣的求情,并征得郑老太的同意,张家的人把她当成媳妇葬在了郑家的祖坟园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