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


28

帕克终于睡着了,或者说彻底醉了过去,酒气在狭窄的13号堡里弥漫着,经过一夜都没有散去。真不知道他到底喝了多少酒,更搞不明白他从哪里弄到的酒,或许是从那个小酒吧里?或许他也属于吧台边的特权范围内的人,杀人100个以上?但我怎么也想象不出这个整天沉醉和酣睡的家伙能杀掉100个人。

阳光,干燥的空气,我紧紧裹在加厚的棉质作战服里期待着启明星的升起,期待着它早一点带来阳光和干燥的空气。阿富汗夏季的昼夜温差太大了,白天气温能达到40度,夜晚却能降到零下,而越接近于凌晨温度越低,大概是由于白天留存的热量到此时已经基本散尽的缘故。

那是地狱酒吧经历之后的第三天。

说来奇怪,地狱酒吧的经历虽然远远说不上轻松愉快,然而,它却治好了我的厌食症,那种见到食物就恶心的感觉突然间消失,就像做了一个绝无痕迹的梦,梦醒的那刻,曾经的一切都不存在。我的胃口转而好得吓人,感觉能毫无选择地吞下所有见到的能吃的东西,常龙因此调侃说我变成了一个大肚的垃圾桶。“我说过,该过去的总会过去。”对于我的复原,他似乎并不感到意外。该过去的总会过去,但愿所有的事情都是那样。

帕克那天晚上是很晚才回来的,除了一身的酒气,脸上还带着几块淤青,好像是被人打了,但也说不定如他自己说的那样跌倒撞的。

他并没像往常喝多了那样直接把自己扔到床上,而是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爬上13号堡。

自然,一阵创意无限的污言秽语,大概是由于我终于忍不住表现出了些许的不耐烦,为此又很自然的挨了那个酒鬼一脚,不过,我倒并不在乎那个,一来我还沉浸在终于从厌食中恢复过来的喜悦中,二来他视我们如草芥一样,我们也视他为草芥。

“要倒霉的!狗东西们!要倒霉的!”

“长官,你醉了,我扶你下去。”常龙想上前搀扶帕克,却被他狠狠甩到一边。

“妈的,别碰我,滚到一边去,拿开你们的脏手,”帕克挥舞着拳头,胡乱踢打着,脚步错乱处终于撞倒在射击孔处的堡壁上,凉风过处,他张开大嘴“哇哇“地吐出了两口秽物。

“狗娘养的绿卡猪,”他喃喃着试图爬起来,但困倦牢牢捕获了他,让他再也无力动弹,不过他还有些于心不甘,用剩余的所有力量扫了我们一眼: “鬼,妈的,这里到处都是鬼,冤死鬼,填满飞鹰谷,绿卡猪们,小心点儿吧,有朝一日,它们会把你们拽进地狱!妈的,该来的总会来的!”

之后那个酒鬼终于睡了过去,蜷在13号堡的射击孔下,倒在自己呕吐的秽物上,盖着常龙抱上来的一床棉被。

“该过去的总会过去”, “该来的总会来”,我使劲揉着被酒气熏的昏昏沉沉的头,尽量把它伸向射击孔外,让寒冷但还算新鲜的空气吹去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