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台州官员倒卖房票事件,似乎有了最终的处理结果。


有媒体报道说,[近日,浙江台州市纪委公布“房票事件”调查结果和处理办法][调查结果显示56名党政干部、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参与57套商品房违规“直改名”并获利]处理办法则是[“对其中9人进行诫免谈话、9人责成其作出书面检查、38人由所在单位纪检组织对其进行批评教育”](详见1月2日人民网《今日关注》—中国之声《新闻纵横》)


一场曾闹得沸沸扬扬的官员倒卖房票事件,竟然只是以“诫勉谈话”、“书面检查”甚至“批评教育”的办法了事——这样的处理结果,是阳光下反腐还是阳光下腐败?


所谓“房票”,是指凭关系购买内部房,再加价转手。而在浙江台州,有许多楼盘须凭“票”才买得到,“房票”的价格便宜的要五六万元,最贵的要几十万元。[一位当地房产中介告诉记者,一部分拥有“房票”的人,就是一些管理部门的人员或关系户,开发商为了和他们保持好关系,就将好的房源留给他们,后者再通过卖房票这种方式,转让给下家的购房者,一些“房票”已炒到了50万元](2010年11月6日《中国新闻网》—《新京报》)


对此,有识之士曾质疑:浙江台州官员倒卖“房票”违纪还是违法?文章从官员倒卖“房票”牟取暴利的事实、性质、危害、产生的原因以及需要汲取的教训等方面,予以有理有据的深刻阐述,一针见血地指出“从已经查实的情况看,官员仅倒卖一套房的“房票”就可以获得数十万元的差价,如此巨大的牟利数额无疑已经符合我国刑法规定的受贿罪标准,应当以受贿罪追究相关官员的刑事责任。”(2010年12月14日《中国青年报》)


12月13日《人民日报》王石川认为:“房票”提出反腐新课题——与直接受贿相比,收受“房票”无疑更为隐蔽,但实质仍是腐败,这就为反腐部门提出了一个新课题。


两位老师的高见,也引发了笔者的兴趣,认为倒卖“房票”,其实质仍然是涉及权钱交易,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符合中纪委《关于严格禁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若干规定》和《廉政准则》界定范畴,定当严惩。并针对当时有关主要领导“在11月30日前,参与违规转让房号牟利的党政干部主动向纪委讲清问题、自觉上交不当所得的,将免予其他处理”的表示,提出“‘倒票门’事件,不能一‘讲’了之!”


遗憾的是,调查结果与处理办法,不仅令人大失所望,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台州市纪委、市监察局“表示”——“鉴于目前调查核实情况,对销售楼盘的房地产企业具有审批、监管等职能的有关部门和所属地方党委、政府人员,基本上与普通居民一样,要根据房地产开发商公开预订要求,按房屋面积大小,交纳定金、预定房号,经过一年多台州房价上涨后,到开盘预售时出现了较大的市场差价。这一事实与利用职务便利为房地产企业谋取利益、收受房地产企业钱物、以明显低于市场价购买房产获利等的受贿定性相比,存在较大差距。”(2010年12月31日《人民网》)


党员干部参与倒卖“房票”,不仅无形中助长了房价的飙升,受影响的是对房子有刚性需求的老百姓,更严重的是助长了权钱交易、官商勾结的气焰,最终受损的是党和政府的公信力和老百姓的合法权益。


然而,一个“与普通居民一样”的解释,一句“存在较大差距”的结论,似乎“程序”有了,“场子”也走了——如此而已!?


如此“批评、教育”,是阳光下反腐还是阳光下腐败?因为在百姓眼里,这既不是走程序,也不是走过场——“岂止是隔靴搔痒,简直是放纵腐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