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30.html


日本关东军屯兵在中国东北,对于已经将势力伸展到察哈尔的李锋他们来说,20万装备不错同时又训练有素的关东军是个很大的麻烦,而且对比已经完成了工业化的日本来说,北五省尽管大力建设工业,但是双方之间的综合实力差距不是一句口号三天努力就能够迅速弥补的。

所以毛子和鬼子被李锋牵着鼻子狠狠的耍了一次,尤其是小鬼子,整个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细菌武器明明就是141特种部队嫁祸过去的,但是没有证据,谁也不会相信小鬼子的话,何况小鬼子一直不承认自己研制细菌武器的事儿,如果突然说是141部队从自己这里抢走了细菌武器,这不是不打自招嘛。

尽管鬼子对于李锋他们三个恨到了骨子里,但是20万关东军半个月左右死伤6万多人,这个损失可不是一下子就能弥补的,而趁着关东军打了大败仗,东北境内的抗联游击队空前活跃起来,在葛平倭的指导下,抗联的游击战将目标转向了破袭日军的公路尤其是铁路运输线,给日军的后勤供应以及掠夺矿产资料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由于打了大败仗,倒霉的植田谦吉大将由于指挥失误、擅自扩大事端,给帝国陆军造成了极大的损失这些由头,被斋藤实内阁当成替罪羊从关东军司令的宝座上给刷了下来编入了预备役。

斋藤实内阁响应统制派元老的建议,趁机开始在关东军里安插统制派军人,稳健的渡边锭太郎大将成为了新一任关东军司令,至于原参谋长西尾寿造中将也被免职,代之以新晋升为少将的石原莞尔担任。

由此,关东军领导层基本上都被日本陆军中的较为稳健的统制派给占据(石原除外,但是石原也不是皇道派),而皇道派的基础,大量中下级少壮军官,由于在哈拉哈河战役中惨败而伤亡众多,并且事后被追究责任,使得皇道派实力大损,在斋藤实内阁看来,自己总算揪住了关东军这匹信马由缰的烈马了,不过统制派军人大肆打压皇道派军人,最终却为自己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李锋、陆海涛、黄剑阅读完情报部搜集的有关苏日哈拉哈河战役的相关情报后判断,日本人短时间内暂时没有力量对华北进行大规模的武装入侵了,但是日本人会加强对于东三省的统治和掠夺,北五省可以获得更多的发展时间了。

当然鬼子打算成立战车师团,并且大力扩建航空兵的情报自然也落到了李锋他们的办公桌上。这里面最有意思的是石原莞尔,这家伙是个独立空军论的鼓吹者,想法是好的,希望将日本的陆军航空兵和海军航空兵合并起来成立独立的空军,但是已经势成水火的日本陆海军根本不鸟这个小小的少将,而是各自干各自的,凡是陆军开发的武器,哪怕性能再好,海军一概不用,而陆军的做法也一样。

不过鬼子陆军这次的手笔很大,吃足了战车的苦头,一下子就搞出了一个战车师团,尽管现在仅仅是空架子,但是以日本的工业实力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情,虽然某些人说李锋频繁使用装甲部队教会了小鬼子同样的作战手段,但是难道仅仅因为吃饭会被噎死就放弃吃饭?何况李锋他们是穿越者,知道怎么用坦克,更知道怎么打坦克。

1935年3月28日,李锋和陆海涛被黄剑邀请到西安的西科航空器公司的秘密试飞基地603基地,参观由俄籍美国人西科斯基先生烧掉了国防科委无数研究经费、试飞失败了无数次、摔死了4名飞行员、花费了3年多时间,之前的产品屡屡被黄剑枪毙之后终于搞出来的Z—2型直升机。

李锋他们第一眼看到了Z—2型直升机的感觉就很亲切,因为这架直升机的外型上和李锋他们以前经常乘坐的俄国货米—17很相像,都是大肚子机身,一副硕大无比的旋翼。

西科斯基先生在一年之前就搞出了一架技术验证机,并且兴冲冲的向黄剑推荐,但是很快就被黄剑可枪毙了,因为那架直升机虽然具备了现代直升机的特点,但是载重量和航程太小,仅仅只能搭载一名飞行员,如果勉强装上一挺机枪的话,飞行员就得多长出两只手来操纵机枪,这也是发动机功率不大造成的,所以这种直升机仅制造了一架储备技术就停产了。

而进入1935年后,经过一年的建设,30个大型项目中的蓝翔动力公司已经提前竣工投产,该公司是与德国著名的发动机制造商BMW公司合作建立的,专门生产各种航空发动机,借助德国人的技术援助,蓝翔公司生产的飞星—34型气冷星形发动机成为了Z—2型直升机的动力来源,有了强劲的心脏,西科斯基先生研制Z—2的进度就顺利了很多。

试飞员进入了Z—2的座舱,说实话,这名试飞员也曾试飞过西安飞机公司的国产ME—109战斗机和ME—32俯冲轰炸机,但是从来没有试飞过这样奇形怪状的飞机(以前试飞过的都死了)。

启动发动机,一切顺利,Z—2型直升机以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的原地起飞方式缓缓腾空而起,接着在空中完成了一系列的飞行动作,

西科斯基先生不断的介绍着Z—2型直升机的各项性能,长15米,高3.6米,旋翼直径3米,发动机功率1100马力,由于大量采用轻合金以及木材,空重仅3.1吨,最大起飞重量4.1吨,航程220公里,宽大的机身可以一次性运载8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或者一辆吉普车连同驾驶员,又或者是一门75mm山炮连同一个基数的炮弹,也可改装成救护直升机使用,简直就是万金油飞机,对于机场的需求性极低。

不过不用黄剑说,李锋和陆海涛也看出来该型机不适合作为武装直升机使用,因为防御力太薄弱,飞行速度慢,地面步兵使用轻机枪都可以威胁其飞行安全,轻合金和木材机身将会被子弹轻易穿透,最重要的是,现在没有合适的机载武器使用。

不过Z—2型直升机的构造十分简单,价格相当低廉,李锋他们倒是决定大批量采购这种直升机,一方面保持直升机的生产能力,另一方面先期组建陆军航空兵,让他们先积累经验,为将来的陆军航空兵的扩建储备人员基础,这样,Z—2型直升机被赋予蜻蜓的动物称号了。

西科斯基先生非常高兴能看到世界上第一架直升机在自己手里诞生,是中国大老板给了自己机会来完成自己毕生的夙愿,有了Z—2型直升机的成功,对于更为艰巨的武装型号直升机的研制工作自然也就充满了信心。

李锋他们也没有过多的去催促西科斯基先生,毕竟饭要一口一口吃,自己三个直升飞机坐过不少,甚至还会开,但是真要说研制直升飞机,自己顶多就是给些建议而已,真去插手纯粹就是捣乱了,李锋他们也像拥有AH—64阿帕奇那样的厉害货色,但是21世纪的中国都迟迟不能搞定WZ—20,现在的北五省自然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搞出武装直升机来。这是个系统工程,尤其是涉及到机载武器,巩县机械厂的曾茂春设计小组正在努力研制电力驱动的转管机关枪,而戈达德和两“钱”的喷气推进实验室则在R—1型火箭成功之后大力进行固体燃料火箭弹的研制工作,并且已经取得突破性进展了。

1935年4月2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航空兵在河南洛阳正式组建,陆航司令员万喜龙上校,政委杨智上校,参谋长崔文山中校,下辖一个直升机训练大队共12架Z—2型直升机,担负着培训陆航飞行员、探索陆航战法的重任,成为了中国陆军航空兵的种子部队。

喜事似乎是一件接着一件来,陆海涛和陈茜的婚事终于定了下来,两个人在5月1日劳动节喜结良缘,陆海涛倒是听从了李锋的话,把婚礼低调进行,仅仅邀请了女方家人以及一些党政军高级干部,随后李锋批准了陆海涛半个月长假,让他带着老婆去旅游,这种新鲜的方式让陈茜倒是欣喜不已。

陆海涛度蜜月之后,李锋身上的担子更重了,而黄剑看到陆海涛走在自己前面也有些着急了,因为自己也是30好几的人了,他可不想当钻石王老五,因此借着考察工作的机会不断到中央空气动力实验室,接近徐欣绫考察考察工作,其实黄剑也的确是要考察工作,周志清领导的H—4型轰炸机项目进入了最关键的风洞测试阶段了。

黄剑领导国防科委之后,对于武器研制的要求是多研制、少生产,对于性能得过且过的装备一律只生产极少数作为技术验证使用,获得了成熟的技术储备之后再研制更先进的装备,H—4型轰炸机就是如此,前面的H—1、H—2、H—3都因为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和问题而成了技术牺牲品,直到H—4才获得了长足进步。

用黄剑的话说,北五省不是苏联,没有那么多工业产能给我们挥霍,垃圾装备造多了是不负责任的将士兵塞进了铁棺材,对于培养技术兵员困难的中国来说,兵员比装备宝贵,优秀的兵员和优秀的装备组合起来将产生1+1>2的效果。

如今是瞎子都能看得出黄剑对小徐姑娘有好感,不过徐欣绫却似乎有着很多顾虑,总是不愿意答应黄剑,搞得黄剑很是失落。

就在这个时候,北五省自主修建的陇海铁路西线已经延伸到了甘肃定西附近了,一旦该铁路延伸到兰州,将可以极大的加强北五省对于西北地区的控制力度,同时开发西北地区作为抗战大后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