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 正文 第38节: 孤城傲立

平山大侠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size][/URL] 第38节: 孤城傲立 西路军一路势如破竹、如入无人之境,短短的20天便打到了太原城下。这大出粘罕的意外,他原以为西路军面对的是大宋的栋梁西北军,必定会有几场恶仗好打,谁知宋军战力却如此稀松,不由大喜过望。12月28日,他站在太原城外的淖马山上眺望着雄伟的太原城,赞叹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


第38节: 孤城傲立


西路军一路势如破竹、如入无人之境,短短的20天便打到了太原城下。这大出粘罕的意外,他原以为西路军面对的是大宋的栋梁西北军,必定会有几场恶仗好打,谁知宋军战力却如此稀松,不由大喜过望。12月28日,他站在太原城外的淖马山上眺望着雄伟的太原城,赞叹道:“好一座坚城!”

——平山大侠


1、完颜宗翰: (1078年——1137年)即粘罕。国相完颜撒改长子。能征善战、多谋果断。金国移赉勃极烈、左副元帅、太保、尚书令、领三省事。封晋王。金太祖阿骨打立国之初封元勋21人,粘罕位于第3名。1137年死于狱中,年59岁。

2、兀室: ( 年——1140年) 汉名完颜希尹,又名谷神、古新。挞懒女婿。阿骨打侄子、景祖(阿骨打的祖父)之孙欢都子。欢都与阿骨打属同辈兄弟行,虽是金国宗室贵族,但已是巯支,没有皇帝侯选人的资格。金太祖阿骨打立国之初封元勋21人,兀室位于第5名。因功,授封金源郡王。1120年受金太祖之命,创制女真文字。金国经略使、左丞相、元帅右监军。熙宗朝时任左丞相。1140年9月,兀术告其谋反,与其子昭武大将军吧塔、符宝郎漫带、下属右丞肃庆等被熙宗下令处死。

3、韩企先: (10年——1146年)原辽进士,1113年投降金,受重用。积极推行汉制改革,金人称其为贤相。金太祖阿骨打立国之初封元勋21人,韩企先位于第6名。1146年病死。

4、完颜娄室: (10年——1130年) 金太祖阿骨打立国之初封元勋21人,娄室位于第9名。因战功,授封金源郡王。

5、银术可: (1073年——1140年) 金太祖阿骨打立国之初封元勋21人,银术可位于第12名。

6、完颜忠:(10年——1136年) 金太祖阿骨打立国之初封元勋21人,完颜忠位于第13名。授封郡王。

7、斡鲁: (10年——1127年) 金太祖阿骨打的亲叔伯兄弟,金太祖阿骨打立国之初封元勋21人,斡鲁位于第16名。

8、耶律余睹: (10年——11年)左金吾上将军、元帅右元都监

9、完颜宗宪:(1107年——1166年)即阿懒,粘罕胞弟。1166年病死,年59岁。


张孝纯耐心地分析说: “马将军,东山四大要塞固然险要,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但是我们能利用,敌人也能利用。倘若我军分兵防守东山四大要塞,不仅原本就不足的兵力会进一步削弱,而且敌人并不认真攻打,只以少量兵马守在隘路,我军想打,打不成;想撤又撤不了,怎么办?街亭的教训,记忆犹新。现在我们的兵马比李光弼那时是多了些,可也多不了多少,真正能作战的也就是万余人。况且李光弼虽然只有5000人,却都是百战精兵,而我们万余人大多没见过战阵。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定形,此一时,彼一时也,是不好相提并论的。”

众将官听了张孝纯这一番话,不由都暗暗敬佩,这书生虽然没打过仗,可分析得完全符合兵法。

马扩仍旧不放心地问:“那么,知府大人打算如何守卫太原呢?”

张孝纯却没有正面回答,反问:“诸位有谁知道‧当年李光弼是如何守卫太原的?”

马扩等你看我,我看你,却无人能答得出。张孝纯面露不悦,正要发话,一位身材高大的将领开口道: “末将略知一二。”

众人循声看去,原来是青年将军杨志。

张孝纯喜道: “杨将军但说无妨。”

杨志道:“末将幼时,曾听爷祖杨老令公提起过,当年李光弼守卫太原一是用投石机。这东西端的历害,发射巨石一次可以击倒20余人,非死既伤。二是大量使用床子弩。床子弩是一种重型的远射程武器,它是依靠几张弓的合力将一支箭射出,射程可以达到500米。不过,使用起来有些麻烦,往往要几十个人拉弓才能拉得开。”

王禀一听却很高兴地说:“弓弩可是件好兵器,汉匈战争期间,汉军装备了大量的单兵弩,给匈奴骑兵以毁灭性的打击。唐朝的弩就更不用说了,那是唐军最犀利的武器之一,威力无穷。床子弩的威力就更大了,一次可以发射数枝利箭,真是守城的利器!当年,辽军围攻檀渊,形势十分危急,正是契丹大将萧达览中了床子弩,一箭毙命,使辽军士气大挫,辽主才与大宋签定了檀渊之盟,使宋辽两国百余年再无战争。”

马扩插话说: “还有神臂弓呢,不也是一种弩吗,一个人就能发射,射程也有370多米,而且可以贯穿重甲。”

杨志迟疑了一下,又说: “张大人、王大人,末将在汴京时,有幸亲眼目睹陈规将军设计、发明的一种可以喷火的兵器,名曰’突火枪’。这种枪是用毛竹做枪管,内里装填火药,有药线连接在外,点燃后即可向敌轰击,中者粉身碎骨。”


床子弩结构图



神臂弓张弦图,士兵正踩着脚蹬张弦。


王禀大喜道: “太好了!马扩、杨志,令你二人负责守城器械,马扩主要整修投石机、床子弩、神臂弓。杨志督造突火枪。限你们三日之内准备完毕。我们有了这些守城利器,加之太原城高墙厚、万众一心、太原固若金汤!”

众将官也是雄心壮志,坚定了守卫太原的信心。


金西路军一路势如破竹、如入无人之境,短短的20天便打到了太原城下。这大出粘罕的意外,他原以为西路军面对的是大宋的栋梁西北军,必定会有几场恶仗好打,谁知宋军战力却如此稀松,不由大喜过望。

12月28日,粘罕在众将领的陪同下,骑着马沿着崎岖、坎坷的山道小心翼翼地前进。走了不一会儿,小路越来越狭窄,峭壁悬崖、怪石嶙峋,骑马已不能通行,只得下马步行。粘罕等人提心吊胆地慢慢挪移,只见小路一侧是石壁,一侧是万丈深渊,根本无法攀登,不由惊叹危险天成。好不容易登上淖马山,站在山顶上眺望着山下雄伟、高大、坚实的太原城,粘罕赞叹道:“好一座坚城!”

大将银术可不无骄傲地说:“元帅,淖马山距太原不足10华里。南蛮子真是无人,都说太原城是铁打的,易守难攻。太原之所以易守难攻,全是依赖外线的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山头,这四大要塞,而其中牛驼寨与淖马山更是太原城外部第一道防线的要害,可是南蛮子竞无一兵一卒把守。真不知童公公是怎么想的?!”

大将娄室也接口道:“是啊,太原位于晋中平原北部,东倚罕山,西临汾河,南北地势起伏、易守难攻。在北起黄寨、周家山,南达武宿、小店镇,西起石千峰,东到罕山的整个防线内,除了南面是丘陵外,三面都是高山,成为天然屏障。而城东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山头;城东北卧虎山、城东南双塔寺,均为太原外部防线的重要支撑点。这其中又以东山的地势最为险要。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山头四个山头都在东山,而且都高于太原几百(实际为300)公尺,山下便是太原。守太原,必守东山,守东山,必守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山头。难道宋人连这点最基本的军事常识都不懂吗?”

粘罕忽然问道:“你们有谁知道太原在历史上发生过几次大战?”

这一下可把众将领给问住了,众人面面相觑,无一人能回答上来。粘罕得意地笑了笑:“身为统帅,应熟知古代战例,从中汲取经验教训。你们既然不知,且听我慢慢道来。”

众人席地而坐,听粘罕侃侃而谈:“早在春秋时期,秦庄襄王三年(公元前247年)初,就设置了太原郡,治所在晋阳。所以太原古时也称晋阳。历史上太原第一次大战称为‘四卿晋阳之战’(公元前453年)。

粘罕胞弟,刚满18岁的阿懒(完颜宗宪)问道:“元帅,何为四卿晋阳之战?”

“四卿指的是赵襄子、魏恒子、韩康子、智伯四大贵族集团。当时晋国王室衰微,四卿掌控了朝政,其中尤以智伯的势力最为强大。智伯联合韩魏两家,向赵的老巢太原发起了攻击。

危难之际,赵襄子派谋士劝说魏恒子、韩康子反戈一击,三家将智伯集团消灭,平分晋国,史称‘三家分晋’, 因此后人也称山西为‘三晋大地’。四卿晋阳之战与三家分晋是春秋时期的大事,也是春秋战国的历史分野。后来因晋国实际上己经不复存在,三家独立成国,周威烈王(公元前403年)也只好正式册封赵籍、韩度、魏斯三家为诸侯。而太原便成了赵国的都城。”

阿懒道:“元帅,这便是历史上太原第一次大战了,那第二次大战又如何呢?”

“第二次大战战生于西晋末,也就是刘琨守晋阳抗击匈奴之战。”

阿懒高兴地拍手道:“元帅,刘琨这人我知道,就是听见鸡叫,就起来跳舞的那个人……”

众人听了忍不住哄堂大笑。韩企先强忍着笑说:“阿懒,你弄错了,那叫闻鸡起舞。而且刘琨不是跳舞,而是舞剑。”

“反正差不多”,阿懒面红耳赤地争辨“元帅,那结果如何?”

“因朝廷坐视不救,最后太原失守。”

“那第三次大战的情况呢?”

“第三次大战发生于唐中叶的安史之乱中、(公元757年)当时唐北都留守李光弼守太原,手下只有5000人,而史思明、慕希德、高秀岩、牛廷阶率10万大军围攻太原,却始终攻不下太原。”

“元帅,还有第四次大战吗?”

“有哇,第四次大战便是宋太宗赵光义征北汉的太原之战(公元979年),当年赵光义于5月6日攻下太原,因损失惨重,一怒之下,便命令毁了太原城。”

“唉呀!多可惜啊!”阿懒惋惜道“这么说,现在的太原城是后来重建的。”

“正是如此,现在的太原城是由宋真宗朝的大将潘美建的(公元982年)。”

夕阳西下,在落日余晖的映照下,太原城高大雄伟的身影变得一片血红。

“时光不早了,今晚让兵士们好好休息,明天攻城。”

粘罕领着众人下山回营。

早有侦骑将粘罕的行踪报告给知府张孝纯和王禀,两人随即召集众将领会议。

“马扩、杨志”, 王禀问道“本帅曾令你二人负责守城器械,限你们三日之内准备完毕,如今时限已到,你们准备得如何啦?”

马扩、杨志应声道:“末将已经准备完毕,守城器械已全部进入阵地,安装妥当。”

“好,诸位就请辛苦一下,与我上城墙去看看。”

众将领跟随着张孝纯、王禀走上城墙,沿线视察战备情况。众人看到士兵们紧张有序地忙碌着,有的正将擂木、石块每隔5米就堆做一堆;有的正在搅拌石油,这是为火箭准备的;有的正往墙蹀上垒沙包;有的将成捆的箭矢一一放在各个女墙边……人群中还有不少城里的青壮年百姓,甚至间或有一二老汉。

张孝纯见了赞叹道:“连百姓都与我们同仇敌忾、众志成城,粘罕兵马再多,其奈我何?”

众人正往前走,忽然看到几个士兵正在摆弄一架床子弩,张孝纯、王禀便来到近前仔细观看。

杨志说道:“张大人、王大人,末将与马将军将军械库里的床子弩都搬出来了。床子弩的型号有多种,经马将军率工匠们日夜加以改进,比起原来更加先进、威力更大了。不仅可以发射各类箭矢,单发、连发随心所欲,而且操纵很是方便,只须三人就能完成装箭、校正、上弦、发射等一系列的动作,大大节省了人力与筒便了操作的难度。就那这张三弓床子弩来说,是在原来只有一弩的基础上加以改进,三弓床弩,前二弓后一弓,三弩并射远及300大步,而且可以带火药。马将军还将军中臂力强、射技好的军士专门组织起来,用神臂弓专门打击敌军将领。”

“好,杨将军,突火枪也应组成一支专门的队伍。”王禀说。

马扩说:“张大人、王大人,杨将军已经组建了突火枪队。”

“在哪儿呢?”王禀问。

“在城楼待命。”

“去看看。”张孝纯说。

一行人来到城楼,只见百余名精干的士兵正集中在一起突击培训。

杨志拿过一支突火枪对张孝纯、王禀说:“张大人、王大人,这就是突火枪。”

张孝纯接过来仔细察看,只见它是用碗口粗的一截老竹子做成枪管,前端是个喇叭口,中间稍后有一线捻供点燃发射药。于是高兴地对杨志说:“好,杨将军,这突火枪赶制了多少?。”

“张大人,已经造出了百余枝,工匠们还在赶制。只是火枪队士兵不足。”杨志答道。

“我再抽些人给你。”马扩说 。

“马将军,那怎么行,你那里人手已经很紧张了,再从你那

抽调人,会削弱防守力量,使不得、使不得。”

“可是火枪队是打击敌人的重要力量,不加强不行。”

“二位将军不要争了,将我的卫队尽数调拨给杨将军。”

张孝纯说。

“张大人,这怎么行,你是太原城数十万军民的主心骨,你的安危……”杨志急道。

“我个人算什么,太原城在,我自然安全;太原若失,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一抹朝霞染红了东山,王禀对马扩、杨志下令道:“天亮了,粘罕很快便会来攻城,你们赶快抓紧时间,再仔细检查一下战备情况。另外,务必把百姓疏散到安全之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