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29章 再访何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从工商银行城内大街储蓄所出来,郑万江驱车去往何佳奇家,这是块硬骨头,让他开口讲话不是件容易的事。一路上,他开车的速度很慢,在仔细琢磨何佳奇的心理,上次去何家,他和孙耀章被何佳奇莫名其妙的赶了出来,从他的表情来分析,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事情,心里有些顾虑,或许受到了什么人的威胁,他不敢直接说,或许还有什么其它什么原因,老人思想一时转不过弯来,我该怎么办?

何佳奇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应该抓住这个弱点。应该这么这样办,郑万江脑海拟定了一个比较详细的计划。如若实在行不通我应该这么办,想到这里脚下油门一踩,汽车飞快的行驶。窗外的风呼呼吹着他的脸,他感到大脑十分的清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今天,何佳奇的家里有些笑声,原来是何佳奇原所在单位的工会主席看望他,询问他们退休以后的生活情况,他叫苏纯,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性格特别开朗,说话也别有风趣,给这个一向沉闷的家庭带来了一些欢乐,他的欢笑声不断从屋里传出来,他并不知道何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何家也没有对他说什么。

杜月兰听到屋外有敲门声,开门见是郑万江,不由一愣。

“你们怎么又来了,上次不是把情况都弄清楚了吗?不要总是打扰我们,弄得我们家里都不消停。”杜月兰说。

“何大叔在家吗?”郑万江问。

“在家,正和苏主席说话呢,不要打扰他们,你有什么事在这儿说吧,我不想弄得全家不安宁。”杜月兰告诉他说。

“我能进屋去谈谈吗?您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郑万江说着边向屋里走去,杜月兰想拦没有拦住,没有办法只得跟着进屋。

苏纯见郑万江进来,他以为是何佳奇的朋友或者是亲戚,便抢先打了个招呼。杜月兰说:“这是老何他们厂的工会苏主席。”

“苏主席您好。”郑万江把手伸了过去。

“这位是。”杜月兰刚要把郑万江介绍给苏纯。

郑万江主动自我介绍道:“您好,我叫郑世宝,是宏达链条厂的业务员。”他并没有把真实身份说出来,随口编出了一个名字,因为苏主席并不知道何家的情况,何佳奇既然不愿把真实情况说出来,这里面一定有他的原因,怕勾起何佳奇的心事,引起他的反感,这样更不利于调查工作,说不定还会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业务员现在可是各方面很吃得开的职业,整天山南海北的转,天上飞来地上跑的很是气派风光,可是大开了眼界呢,现在办事情就得靠你们这些身体强壮,有能力、有气魄、有勇气的年轻人去干。我们这帮老家伙已没有几天混头了,迟早会退出历史的舞台,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不然还怎么发展,谁不服气那可是不行的。”苏纯笑着说。

“那您是太夸奖了,我们必定年轻,有些事情还必须靠老同志帮助才行,你们都是有功之臣。”郑万江谦逊地说。

“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人一到岁数干什么都跟不上趟,俗话说得好,人老皮肤松,干啥都不中,太阳终究会有落山的时候,人必然有老的时候,这也是自然规律,不然岂不成了怪物,那还了得,你们现在的老板是崔玉山。”苏纯说。看来他认识这个老板,并且很熟悉。

“是啊,您怎么知道的?”郑万江附和地说。

“他是我的表弟,比我小将近十岁,干工作的思路要比我强上百倍,原来我们在一个厂,在厂办公室工作,后来辞职下海当了个体户老板,这小子很能干,头脑灵活,又有学问,这不没几年时间就发了,光固定资产几百万,了不起,比起我强多了。现在无论干什么还得都是年轻人,敢想敢干,有一种拼杀劲头,这符合社会发展的需要,我们这帮人算是拉倒了,跟不上形势,就是想学也都晚了,大脑不好使了,用不了几年,该回家哄孙子去了。”苏纯说。

“话哪能那样说,您必定是老前辈,有着一定的社会经验和工作经验,一些大事还得靠你们掌舵。”郑万江说。

“那是你对老同志的尊敬,太抬举我们这帮老家伙了,这我心里十分的清楚,说句实话,我们这号人必定是老了,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从精力上,我们都比不上,还是得靠你们这些年轻人。”苏纯说;“现在无论干什么?经济效益是第一位,没有效益工人拿不到工资,你说什么也是白搭,那靠什么,靠的是智慧和谋略,这一点我还是有自知之明,没有那个本事,不服气可不行。”苏纯说。

“是的,崔老板这几年确实把企业搞得不错,上下一条心,员工们干劲特别足,不光我们的收入高了,企业经济效益也逐年提高,光税收就达几百万元,为国家做出了应有的贡献。”郑万江说。

“是啊,你们宏达链条厂是咱们县的利税大户,这谁都知道,有着一定的知名度,钱都让这小子给挣了,连我看着都眼红。得了,我们改日在聊,一会儿厂里还有事,我主要是来看看老何,他们为厂里干了一辈子,把一切都献给了厂里,付出的艰辛可想而知,我们都希望这些老同志心情舒畅愉快。”苏纯说。

“谢谢领导对我们的关心。”何佳奇说。

“老何,要注意身体,身体棒棒的,吃嘛嘛香,有一个好身体,天天有一个好心情,生活上有什么困难直接找我,都是多年的老同志了,我还有些权利,一定会给你解决,这个绝对没有问题。”说着还做个滑稽动作,把在场的人都给逗乐了,连何佳奇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留步,留步,你们谈你们的事,不要把正事给耽误了。”苏纯拱手说道。

送走了苏纯,郑万江和何佳奇回到了屋里,不等郑万江说话,何佳奇进门就说:“你们找我要干什么直接说罢?你们不是检查过金强的房间,看出了什么问题,要对我咋样随便,反正我也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无论到哪里都是吃饭。谁也不能把我怎么地。”看来老人地火气依然没有消,可是郑万江不明白老人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这和案子根本挨不上边。

“大叔,我们找您当然是关于金强的事,他是意外死亡,可以说是一起谋杀案,请您为我们提供一些线索,好协助我们尽快破案,将案犯绳之以法,可是案件背景复杂,一些情况必须通过您才能了解,为我们破案提供依据。”郑万江说。

“你们看着办吧,老子和儿子闹矛盾,并且动手打了他,儿子突然无故死亡,你们怀疑是老子所杀,并且还要来抓我,你们还讲不讲理,还算什么公安人员,没有见过你们这样办事的,破不了案,欺负我是一个老头子,要拿我当垫背的,你们随便看着办,我就不信天下没有讲理的地方。”何佳奇有些气愤地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