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飞参观记

鬼鬼祟祟 收藏 6 635
导读:现在,恐怕很少有人能有机会参观成都飞机制造公司(也就是所谓的132厂)。不过,在上个世纪90年代,我还在成都某高校念书的时候就获得了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参观132厂。 某天,系上通知将组织我们参观132厂,一向懒于参与官方活动的我本不想去。但同寝室的哥们和麻友们都不肯放弃这次机会,打麻将一缺三,泡茶馆又形只影单,无聊之下也只好拿定主意去瞅个热闹了。这里需要说明,当时132的吸引力远远不如现在。那时候,132和四川的许多军工企业一样,下岗是132的主题歌;军转民是132最热门的话题;132生产的干洗机比它生产

现在,恐怕很少有人能有机会参观成都飞机制造公司(也就是所谓的132厂)。不过,在上个世纪90年代,我还在成都某高校念书的时候就获得了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参观132厂。

某天,系上通知将组织我们参观132厂,一向懒于参与官方活动的我本不想去。但同寝室的哥们和麻友们都不肯放弃这次机会,打麻将一缺三,泡茶馆又形只影单,无聊之下也只好拿定主意去瞅个热闹了。这里需要说明,当时132的吸引力远远不如现在。那时候,132和四川的许多军工企业一样,下岗是132的主题歌;军转民是132最热门的话题;132生产的干洗机比它生产的歼7还赚钱……所以,没兴趣参观132也就不难理解了。

这是4月的一天上午,我们乘坐学校的大客车到达132厂。负责接待我们的是132某个处的副处长(具体是那个处不记得了,只记得他是负责技术的),为人非常热情,在我们参观的过程中几乎是有问必答。首先,这位副处长向我们介绍了132的历史与现状,机构设置生产车间等等情况。接着,就带我们去参观生产车间。我记得我们好像一共参观了4个车间。第一个是裁剪歼7战斗机机翼和机身蒙皮的车间,车间里面到处都是浅黄色的铝制材料;第二个是生产机翼和机身的车间;第三个好像是成品车间,里面有几架等待出厂涂着漂亮迷彩涂装的歼7,一问才知道这是准备出口巴基斯坦的。当时,我问接待我们的那位副处长,我们自己用的歼7和出口巴基斯坦的有什么不同?我记得非常清楚那位副处长告诉我,这几架出口巴基斯坦的歼7 的雷达探测半径居然要比我们自己用的歼7大。这让我当时感到很沮丧。参观的第四个车间是总装车间,歼7的机翼和机身在其他车间生产完成后,就在这里与发动机、航电设备等等总装成一架完整的歼7。我们参观的时候,有一架总装完成的歼7正在总装台上,有几位工人师傅正在调试起落架。当时,也没兴趣爬上总装台去瞅瞅歼7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就我们所参观的132厂的几个生产车间来看,首先一个感觉就是惨!整个132和当时所有不景气的国营企业一样,企业死气成成。比如,我们参观的裁剪歼7战斗机机翼和机身蒙皮的车间,我们进去的时候,里面居然没有一个工人,车间里面灯光昏暗,地下到处都是裁剪下来的边角碎料,我就拣一块作为纪念,也没人管我。第二个感觉就是烂。当时的132厂房破烂不堪,这丝毫不夸张,我们参观的几个车间窗户上的很多玻璃都是碎的;再看当时132用的机床绝大部分都是老式机床,有几台数控机床是云南机床厂生产的。但据那位副处长说,加工精度远远达不到要求……第三个感觉就是松。这也许和当时132管理松懈有关。参观前我认为生产战斗机的地方一定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可去了132才知道我的这个想法大错特错。从进门到参观132的几个车间,不仅没有看到武装士兵甚至连保安都没有一个。几个核心车间我们想去看什么就看什么(不过也没什么可看的),只要能带走(我是说只要不是太大太重,因为不好藏)想拿什么就拿什么(不过也没什么好偷的)。而当时132唯一一个没有让我们参观的车间也是保卫措施最严密的一个车间居然是当时132为麦道公司生产机头的一个车间,这也让我们感到非常惊讶。

参观的最后是带我们到132的试飞场,在试飞场倒是停了一架歼7,不过当天上午没有试飞任务我们也就没有看到歼7起飞的过程。不过这时候,我们看到一件很搞笑的事情。一个民工模样的人骑着一辆三轮车摇摇晃晃地朝那架歼7骑过去,在三轮车上居然用绳子绑了4枚导弹。接待我们到那位副处长说,这不是真的导弹,只是用来试飞的。于是在我们的哄笑声中这次也许是这辈子唯一一次参观飞机制造厂的活动结束了。这次参观除了一块偷来的飞机蒙皮和买来的歼7战斗机模型外,就是这个难以忘记的回忆了。

当然,回忆这次参观经历,并不是想抹黑或者贬低我们的军工企业和军工人。当时132的现状和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状况紧密相关。那时,大批军工企业关停并转,大批有技术有经验的工人或是下岗或是转行,成都重庆尤甚。以132为例,据那位副处长无奈地说,除了国外订货,整个军方订货一年不过几架。靠这点收入根本不足以养活132的全厂工人,所以132很多经验技术一流的工人也只能去生产诸如干洗机之类的民用产品或者干脆下海去卖肥肠粉。对于中国军工企业来说这不能不说是一次巨大的浩劫。其次,就当时与132齐名的611来说,里面的科研人员的状况也好不到那里去,用凄凉来说也一点不为过,我的一个亲戚南航毕业后分配到611某设计室搞弹射座椅的研制。当时作为在校大学生的我都在抽阿诗玛红塔山的时候,他的收入只能抽五牛。但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军工企业和军工人能在短短20多年的时间里面重新崛起,生产能让国人感到自豪的飞机。作为一个曾经的见证人,我对于成飞人确实感到由衷的敬佩。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