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一的姐被杀案告破 嫌疑人竟是一对19岁的情侣

帝国刀斧手 收藏 7 1021
导读:历时1个月后,1月3日下午,南宁市南湖公安分局向媒体通报,2010年11月30日发生在南宁的一起女的士司机被杀害案告破:嫌疑人为一对19岁的情侣,两人杀人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抢劫找钱花”。 循着滴落血迹 锁定一对男女 2010年11月30日上午6时20分,南宁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一条报警信息称,在金湖北路,一辆蓝色出租车的女的士司机遭人抢劫后被捅死在驾驶室内。接警后,南湖公安分局民警赶往现场查勘。被害女司机姓蒙,41岁,武鸣府城镇人,手机和钱物都还在车上。从女司机颈部的一处致命刀伤来看,凶手当

历时1个月后,1月3日下午,南宁市南湖公安分局向媒体通报,2010年11月30日发生在南宁的一起女的士司机被杀害案告破:嫌疑人为一对19岁的情侣,两人杀人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抢劫找钱花”。


循着滴落血迹

锁定一对男女

2010年11月30日上午6时20分,南宁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一条报警信息称,在金湖北路,一辆蓝色出租车的女的士司机遭人抢劫后被捅死在驾驶室内。接警后,南湖公安分局民警赶往现场查勘。被害女司机姓蒙,41岁,武鸣府城镇人,手机和钱物都还在车上。从女司机颈部的一处致命刀伤来看,凶手当时是乘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并通过中间的防护栏空隙,跨过去捅中女司机颈部。

南湖分局随即成立了“11・30”专案组。

被害女司机驾驶的出租车GPS运行轨迹显示,出租车于当日凌晨3时46分在祥宾路埌东六组、七组出现过,之后又兜转经过兴宁、西乡塘、青秀等多个辖区,里程达60多公里,运行了两个多小时,计费器上最终显示的金额为200多元。

可是,在案发现场,除了在出租车右侧滴落的一串血迹外,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专案组民警在现场周边多次走访后发现,沿着出租车右侧滴落的血迹走,往埌东二组46栋方向,一直到喜相逢酒店和君悦酒店,又出现了一段长约二三十米的血迹。专案组于是判断,案发后,凶手很可能曾藏匿在附近的出租屋或小旅馆。

另外,专案组还获得另外一条信息:就在案发前的一个多小时,女司机曾向一名开出租车的老乡问过路,称拉了客要去北大路机电市场,后来客人转了半天又找不到路,可是路费已经达到100多元,女司机担心对方不付车费,就一直开车带客人兜圈子,由于当时车上还有一名女乘客,所以女司机和老乡就都没过多提防。

自此,专案组把嫌疑人目标锁定为一男一女作案。


自助取款机前

摄下模糊头像

可是,由于案件获得的有价值线索有限,此类案件又没有因果关系可循,专案组便开始分组排查、走访。一组人去走访埌东村的出租屋、小旅馆,查找一男一女入住的可疑人员;一组人去排查药店、诊所,看有没有接诊过嫌疑人;一组人则去排查辖区内的吸毒人员。

直到2010年12月20日中午,专案组民警在多次观看辖区内多个路段的监控录像时发现,案发当天凌晨4时50分,在金湖广场某银行前面,一辆蓝色出租车曾在那里调转车头。当时,一名男子从车子的副驾驶座位走下后,径直走进某银行自助取款机。经过调取银行监控录像和出租车GPS运行轨迹对比,那辆蓝色出租车正是遇害女司机驾驶的车辆。而且,从银行调取的男子取钱的监控录像中,专案组首次获得了嫌疑人的模糊图像。

随后,专案组又查到,录像中男子取款的那张银行卡号开卡人身份,是湖南永州道县籍的黄某,而开卡地却在深圳。但是,当调出户籍信息比对后,专案组发现,黄某的样貌跟在自助机取款的男子相差甚远。案件再次陷入僵局。


发出悬赏通告

获得举报线索

专案组没有放弃:一组人前往深圳、一组人则前往湖南道县。在道县,民警没找到黄某,其家人也没提供任何有关黄某身在何处的信息。那么,黄某与嫌疑人是否有关联?嫌疑人持的那张卡是否是偷来或捡来的呢?因为找不到黄某,这些答案都无从解开。

2010年12月21日,根据嫌疑人在银行取款机留下的模糊图像,专案组印发了多张悬赏通告,粘贴在城中村、小旅馆等人流出入繁多的地方。每天,都会有四五个热心群众打电话来,提供举报信息。

最后,专案组选取了群众举报的30余条有价值的举报信息,逐一进行身份比对,发现其中关于湖南永州道县籍吴某的举报信息,其样貌特征,跟在银行出现过的模糊图像极其吻合。于是,今年1月1日,专案组在南宁市刑侦支队的配合下,组成一个5人抓捕小组,前往道县抓捕。

根据道县警方提供的信息,吴某的爷爷前些天刚过完生日,根据当地的习俗,老人生日,子孙一般都会回家来团聚。所以,吴某很可能还没离开道县。但是,抓捕组去到吴某家里时,其家人却称“不知吴某下落”。

直到1月1日晚8时许,道县警方又提供一条可靠信息,一男一女入住该县城一家旅馆,男的很可能就是吴某。当抓捕组准备行动时又遇难题:那家5层高的旅馆周围遍布着几家旅馆,地形复杂,而且又不知吴某入住的房间号,担心吴某闻风逃脱。为了实现成功抓捕,抓捕组又分为3组,一组守在旅馆楼顶,一组在服务台查询,一组在旅馆外面布控。

“吴某住在205号房。”抓捕组从服务台获得信息后,先敲门,发现里面没声响,却反锁了房门,民警果断地踢开房门,发现男子躺在床上,女子则坐在床边。经突审,两人都对“11·30”案件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明知男友不忠

仍要“赴汤蹈火”

经审讯,犯罪嫌疑人吴某,19岁,湖南永州道县人。一同被抓获的女子娄某,也是19岁,河南人,是吴某交往一年多的女友。两人供认,他们预先购买了一把水果刀,本想打劫路上的单身女青年抢点钱财,不想中途改变主意,变成了对出租车女司机下手。当与女司机争抢过程中,吴某手掌也受伤,两人来不及拿走钱财便落荒而逃。逃亡的一个月里,两人先去了娄某的老家河南,之后就一直躲藏在湖南道县。吴某与黄某是老乡,吴某是借了黄某的银行卡过来用。

1月3日下午,吴某和娄某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谈起为何萌生抢劫杀人的歹意时,两人的回答都称是“为了对方在付出”。

记者:“为什么想到去抢劫?”

吴某:“被环境逼的,我和女友没有钱花了,我就提出去抢劫。”

记者:“那为什么还要带着女友一起去?”

吴某:“是女友自己要跟我去的,我们不管做什么都要在一起。”

记者:“没钱花,为什么不去找正当的工作挣钱呢?”

吴某:“我的身份证信息不对,找不到好工作。我和女友是案发前半个多月从东莞过来南宁的,一是我父母在南宁打工,二是来这边做工程,没想到却被人骗了1万多元钱。”

记者:“听说有一段时间是女友打工在养活你?”

吴某:“是的。”

记者:“听说女友还为你去做过按摩女?”

吴某:“做过,不过是正规的按摩店,我也不愿意她去做,但她还是瞒着我去做。”

说到最后,吴某眼眶红了,称很后悔,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

据办案民警介绍,1月2日,专案组去到吴某和娄某离开南宁前租住的小旅馆,在两人来不及带走的行李箱里,民警发现一张“爱情合约”,上面两人以甲乙双方约定诸如“女方不准咬男方”、“每天必须联系至少10次”、“男方不能随意向女方提分手、一旦分手就要付出40万元补偿金”等约定。

对于这份“爱情合约”,以及为何为男友“赴汤蹈火”去作案时,娄某称“后悔做那件事(指抢劫杀人)”,但她又表示,自己明知被男友骗了感情和钱财,但依然愿意为这份感情盲目地付出,“他爱不爱我没关系,我还是爱他,为了他,哪怕是去做‘小姐’,我也愿意”。

娄某称,案发的前几天,她又发现吴某跟前女友有联系,于是提出跟他分手,但吴某因为上网玩游戏,又把他父母给的600元钱花光,导致她没有了回家路费,于是吴某提出去抢劫后,就同意让娄某回家。她还说“也没想到吴某这次会来真的,以前闹分手时他也曾说过抢劫的话来吓唬我,”娄某表示,当吴某将刀子捅进女司机的颈部,她用手去捂住女司机的嘴巴的那一刻,她虽然害怕,但也意识到,她和吴某没有回头路了。


PS:有时善与恶就在一线之间。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