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两个人怀疑我死了,把我从车里扔了出去。”昨天上午,昏迷多天的被撞者袁平病情恢复稳定。她回忆称,去年12月29日,一辆小轿车将她撞倒,在路人的谴责下,肇事司机欲将其送医,途中司机怀疑其死亡,停车后将其扔到路边,随后驾车逃逸。丈夫无法忍受妻子的遭遇,网上发帖悬赏万元寻找肇事者。昨晚,大兴交警部门表示,事发区域无监控,正全力寻找肇事司机。


归途被撞送医被弃


据袁平的丈夫郭兵介绍,去年12月29日晚6点左右,在京开高速梨花桥辅路东侧约100米处,妻子驾驶一辆电瓶车由南向北正常行驶,不幸被后方一辆小轿车撞倒,该过程中,妻子的头部与车门碰撞,“没戴头盔,妻子当时就晕了”。事发后,肇事司机下车查看,在路人的谴责下,司机将妻子拖到车上,并将电瓶车残骸放到后备厢内,驾车离去。


“我接到警察的电话,说妻子被撞后被弃路边了”,郭兵说,他赶到被弃地点,妻子正蹲在路边,已记不清事发经过,连称“头痛”,郭兵检查发现,妻子脑袋上有“两个鹅蛋大的鼓包”,其电瓶车和物品也不见了。随后,急救车赶到,将妻子送往医院救治。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现场,事发道路为机非混合车道。路边加油站的员工回忆称,事发当晚,一辆轿车将袁平撞倒,“天太黑,看外观是辆捷达车,灰黑色的”,肇事司机查看后,欲返回车内逃跑,路边多人见状,纷纷上前告知司机带伤者去医院,“当时有好多人在骂司机素质低,他自己也觉得羞愧”,在他人的谴责下,司机载着袁平离开。


昏迷多日病情好转


昨天下午,首都医科大学大兴医院内,袁平平静地躺在病床上,其表面并无外伤。医生称,袁平病情较危重,已不间断昏迷6天,每次苏醒片刻便再次昏迷,上午的病情好转,相对稳定。


“他们怀疑我死了,就把我扔下了车。”袁平回忆说,司机为男性,副驾驶为女性,车离开事发地后,她躺在后排座上,隐约听到车内两人的对话,男的对女的说,“她(袁平)是不是快不行了?要不扔下车吧”,女子表示同意。


袁平说,司机将车停下,两人下车将她拖出车内,丢弃在路边,随后,两人还将电瓶车和袁平的随身物品扔进路边的排水渠,急忙驾车逃离现场。


事发后不久,袁平恢复意识,此时,警车赶到,立即联系了家属,袁平随即被送医。


医生称,袁平属颅内出血,头部血肿,但考虑到她年龄较轻,不建议做开颅手术,只能留院继续观察,是否会留后遗症,还需看其恢复情况。


大兴区交警部门表示,肇事车辆应与路边护栏发生剐蹭,车右侧可能有损伤,但因事发区域无摄像头,只能通过路人提供有效线索。目前交警已在事发现场周围张贴告示,寻找目击者,望知情者速与事故科或家属联系。


网友声讨肇事司机


昨天,一则名为“寻找丧尽天良肇事司机”的帖子在微博上转发,发帖人郭兵称,要悬赏1万元寻找肇事者。截至昨晚7点,该条微博已被转载万余次,多数网友对司机行为表示谴责。


有网友称,肇事者单凭外表判断伤者死活,并将其抛到路边,很可能耽误治疗时间。也有网友认为,司机故意将伤者随身物品抛入沟内,致使伤者与家属无法联系,“其实这事不算大,但司机的做法令大家无法忍受,希望尽快找出肇事者”,一名网友说。



律师说法


中途抛弃属肇事逃逸


京华律师事务所刘宏辉律师称,如果当事人描述的情况属实,肇事司机在撞人后,对于受害人或受损财物未做必要的抢救或处理,甚至将受害者遗弃,或将其隐藏,或抛于野外,随后逃逸,当中均存在故意行为,均会定性为交通肇事逃逸罪。


若伤者因此死亡,会定性为故意杀人罪。若伤者得救,则还按交通肇事逃逸罪处理。刘律师认为,该案例中,肇事车撞人逃逸和救人后中途抛弃,两种情况并无区别,均应属交通肇事逃逸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