删改三字经解决不了社会问题

世界王牌 收藏 17 8159
导读: 原题《读书是为了变成圣人?》     近日,山东省教育厅发出通知,指出各地中小学在开展经典诵读活动时,一些带有糟粕性的内容流入校园,扭曲了学生的价值观念,要求中小学在开展经典诵读活动时,不可不加选择,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湖北记者走访校园则发现,一些学校在重新编印的经典读本中,将“昔孟母,择邻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等句子删掉。此举引发网友热议。   针对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钱文忠的说法———“如果按照《弟子规》、《三字经》的标准培养出来的孩子,到社会上90%是会吃亏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原题《读书是为了变成圣人?》


近日,山东省教育厅发出通知,指出各地中小学在开展经典诵读活动时,一些带有糟粕性的内容流入校园,扭曲了学生的价值观念,要求中小学在开展经典诵读活动时,不可不加选择,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湖北记者走访校园则发现,一些学校在重新编印的经典读本中,将“昔孟母,择邻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等句子删掉。此举引发网友热议。


针对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钱文忠的说法———“如果按照《弟子规》、《三字经》的标准培养出来的孩子,到社会上90%是会吃亏的”,有网友认为,不是《三字经》出了问题,是社会出了问题。我的意见是,社会当然问题很多,但《三字经》也不是没有问题,关键是,社会的问题、儿童教育的问题,都不能奢望通过删改《三字经》来解决。


我们这个自古讲究“文以载道”的国度,圣贤们早就希望通过删书来达致社会和精神世界的完美。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孔子将《诗经》删减为三百首。虽此上古传说真伪难辨,但孔夫子确实说过,“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可惜孔夫子的美好愿望,遇到贾政这样的人也是白搭。《红楼梦》第九回里,贾政问宝玉读的什么书,说“哪怕再念三十本《诗经》,也都是掩耳盗铃,哄人而已”,让学里的太爷,只是“先把《四书》一气讲明背熟,是最要紧的”。


这说明,所谓教科书问题,从来是大人们的价值观之争。几年前,台湾也有家长投诉,学校让学生背诵的《朱子治家格言》,比如什么“三姑六婆,实淫盗之媒”,“听妇言,乖骨肉,岂是丈夫”之类,根本就是各种歧视女性之大成。但也有女教师回应,并不担心会有性别歧视误导的情况,因为“现代有现代的价值观,孩子长大后自然就理解了”。


在读经问题上,我比较欣赏这位女老师的宽容态度,那种认为读书就能让一个人变成圣人的想法,未免太功利了。多年来,我一直对王小波评论“扫黄”的一句话印象深刻,他说:不应该看有多少青少年看黄色小说走上了违法乱纪之路,而应该看有多少青少年看过黄色小说没有走上犯罪之路。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是,书本与人的关系并不那么直接,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书痴也可能成为杀人犯———我们怎能想象一位童话诗人的家庭暴力:顾城用斧头残忍地杀死了自己的妻女。


我反而觉得,在读经问题上,记者们需要采访的不仅是大学教授、小学一线教师,也需要听听孩子们的声音———什么样的教科书才是他/她们喜欢读的?大约一百年前,1912年商务印书馆编印的《共和国新国文》,“编辑大意”中第一句话便是:“本书以养成共和国完全国民之人格为目的。惟所有材料必力求合于儿童心理,不好高骛远”。当时最好的教育家叶圣陶,他编的课文也仅仅是“先生,早”,“小朋友,早”这样简单的词句而已。因此,就课文本身内容之浅显,声韵之优美而论,这部被七百多年来无数儿童吟咏过的《三字经》,确实是最好的教材。若将其大卸八块,会不会有“好高骛远”之嫌?


4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