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面阎罗 《玉面阎罗》 第一卷 虎穴锄奸 第一章(8)匪夷所思

bjunqing2008 收藏 0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2.html


柳青招呼着夏云凤和夏云燕姐妹俩刚刚踅出旗杆下的小树林,正要飘身而起跃上偏殿,就听到一人在背后沉声唱颂着佛号,不急不缓地问讯道:“三位施主这是要到哪里去呀?不知贫僧可否有效劳之处?”

这问讯虽然温声和煦,听来全无一点儿敌意,却不啻如一声惊雷炸响在三人耳际,让柳青、夏云凤、夏云燕三人均是悚然一惊,一起反身回首,各把暗器掣在手里,跃跃蓄势以对。

柳青弄不清来人是个什么来路,警觉地回问道:“在下与大师素昧平生,不知大师突然现身有何见教?”

“贫僧智明,有扰三位施主了!”来人合掌歉道,“柳施主威名远播,凤燕双姝亦名动遐迩,贫僧神交已久,也当算不得是陌生人了!”

“你这鬼和尚,你既然已经清楚了俺们三人的身份,又鬼鬼祟祟地躲在后面弄什么鬼八卦,难道你还想留住俺们不成?”夏云燕厉声嗔斥道,“看来你是早就不怀好意地把俺们给盯上了,是不是?”

“女施主说笑了,贫僧虽然一直逡巡在这小树林旁,却是半点儿的不怀好意也没有的,不过是想尽自己的绵薄之力,稍加维护而已!”智明和尚不愠不火地解释着,又道,“不知女施主是凤燕双姝的哪一位?”

“姑娘是哪一位,又与你这鬼和尚有什么相干,你这不是仨鼻子眼儿多喘一股子歪气儿么!”夏云燕根本不卖他这个账,依然火气腾腾地支巴着,不过,手下却不由自主地松弛了下来。

事情明摆着,如果智明和尚是敌非友,不只柳青难能安然无恙地在旗杆兜里闲待了这么一下午;就是夏云凤和夏云燕姐妹俩也是难以与柳青顺利会合的。只是他这样突然地一现身,让人大生匪夷所思之惧。

柳青的思绪在飞速地打着旋儿,已经明了了智明和尚的用心,不过,江湖险恶,人心难测,他是不想把自己和夏氏姐妹的安危系在这个不知道底细的和尚身上的,于是抱拳一拱,婉拒道:“谢谢大师回护,我等三人还有要事料理,今夜就不叨扰了,改日定当前来登门致谢。告辞!”

“请恕贫僧不能恭送!”智明见柳青三人去意甚急,也不强留,又唱颂着佛号,用传音如密的功夫叮嘱道,“现在四门紧闭,罗网遍布,三位施主若小有不便,是可以回返敝寺暂避一时的!”

“谢了,大师再会!”柳青话音甫落,人已经飘上了西边的偏殿,夏云凤和夏云燕姐妹俩也不怠慢,如影随行地紧追了上来;倏忽之间,三人便似一股轻风逸出了能仁寺,消失在了沉沉的夜色之中,引得后面一声轻叹!


三人出得能仁寺以后,夏云凤不解地向柳青询问道:“这个智明和尚看来不象是个坏人,他好象早就发觉你的行踪了,却没有将真相道破,实在难得。他又声言要帮助咱们,你怎么就不领人家这个情呢?”

柳青道:“你分析得是大有道理的,这和尚如果是敌非友,咱们三个今天恐怕都是难以走脱的。不过,你来对比一下,咱们是按照原计划去到钱记杂货店隐身保险呢,还是依靠他这个不知道底细的人保险?”

夏云凤不假思索地应道:“那当然是去钱记杂货店保险,可咱们这一路上还要过不少的大街小巷,穿越许多未知的明岗暗哨,这个风险也是不小的!”

柳青笑道:“咱们去钱记杂货店这一路上,虽然会有诸多凶险,可敌人在明处,咱们在暗处,只要小心行事,这些凶险都是可以规避的;问题是,咱们对这和尚太少了解,如果他另有所图,咱们就无可救药了。俗话说得好,‘宁走十步远,不走一步险’,咱们又不是走投无路,这个风险是不能轻易去冒的!”

夏云燕催促道:“咱们这么一折腾就折腾到下半夜了,钱老板得不到咱们的信息,还不知道有多着急呢,咱们还是快点儿走吧!”

柳青提议道:“我有个绝好的主意,咱们这一路上关卡不少,一弄出点儿动静来就能引得枪弹乱飞,满城鼎沸,不如放倒几个鬼子汉奸,扒了他们的皮,咱们三人化装前往,可以省却不少的麻烦!你们小姐俩看成不成?”

夏云燕不屑地撇嗤道:“你净会出这样的妖蛾子,弄些鬼子汉奸的衣服让俺姐俩来穿,那还不得把人给臭死呀,我可不穿这些臭男人的脏衣服!”

柳青笑道:“这有什么,不就象在村子里扮社火一样,扮个傻老婆就是傻老婆,扮个俊媳妇就是俊媳妇,卸了装以后,那不该是谁还是谁么!”又道:“我出这个馊主意也是为了行事方便么,只要罩上了鬼子汉奸的黄皮,咱们就可以大摇大摆地去闯钱老板的杂货店了,那有多爽气呀!”

夏云凤娇笑道:“算了,算了,就依你!咱们小哥仨先剥鬼子汉奸的黄皮穿在身上,能潜行咱就潜行,不方便潜行咱们再走明路也不迟的!”

夏云燕故作生气地埋怨道:“就是你的心肠好,你就惯着他好了,又让他害了咱们姐俩一次!”说着,扑哧一声又笑了起来。

柳青见小姐俩已经全然没有异议,便把手一招,道声:“起!”率先飘上了房顶。夏云凤和夏云燕也跟着飘身追了上来。


柳青引着夏云凤和夏云燕一路蹿房越脊,越过了十数栋房屋,虽然没有被沿街站岗的日伪军捕捉住踪影,却也引起了不小的骚动。——这种条件反射似地反应并不是因为他们隐蔽得不好,而是极为正常的!

这是因为,轻功高强的夜行人虽然可以把身形脚步的动静消化到不易为常人察觉的程度,那多是在人们不太注意的时候,一旦为人所关注,那就不太容易遁形了。时下夜深人静,满大街站岗放哨的敌人都知道他们是三个“飞贼”,一捕风捉影地咋呼起来就草木皆兵,便难以率意而行了。

见出现了这种情形,小姐俩不得不打从心眼里佩服柳青有先见之明了。夏云凤娇笑道:“该到扒皮的时候了,柳哥,咱们得找鬼子汉奸下手了!”

“好的!”柳青答应了一声,又悄声道,“咱们这一回既不能打枪,也不可以动暗器,就只能是动动手指头了,走!”引着二人一飘身移了开去。

又越过了两栋房,见有两个放哨的伪军正端着枪在胡同口晃荡,柳青道:“就是这两个家伙了!”又悄悄地与二人咬了咬耳朵,随即一飘身落了下去。

那两个伪军蓦然之间只觉得头顶上有黑影一闪,便不约而同地把头回了过来,一个诧异道:“天上又没有过路的云彩,这是哪儿飘过来的黑影呢?”又一个故意嘲笑道:“你小子是在发异症吧,我怎么就没有见到呢!”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柳青轻灵地将身形一闪,左右两手骈指先后一点,便将两个伪军点得分别仰身向后跌了下去。夏云凤和夏云燕早就分列在两旁,各自用手轻轻一托,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便把两个伪军给放倒在了地上。随即左右一闪,便在胡同口把起了风来。

柳青三下五除二地把两个伪军的军服给扒了下来,又把两个伪军的尸体给拽在了胡同里的黑影里,旋即把两套军服分别递给了夏云凤和夏云燕。自己则闪在一旁把着风,让两人把军服套了起来。

就在这个当儿,一阵橐橐地脚步声由远及近地响了过来。隔着好远,一个鬼子兵的小头目就用生硬的中国话喝问道:“你们这里的,土八路的有?”

柳青一见情况紧急,赶紧从夏云凤的头上抓过一顶大盖儿帽往自己的头上一扣,又把夏云凤给隐在身后的黑影里,随即大声回应道:“报告太君,我们这里的,平安无事,土八路的没有,没有!”

那个路过巡逻的鬼子兵小头目定住身形朝胡同口打量了打量,见在黑影里柳青和夏云燕俩人戴着大盖儿帽,端着大枪挺立着,复又叮嘱道:“土八路的、狡猾狡猾的,有可疑的情况,要打枪的报警,你们的,明白?”

柳青又大声应道:“报告太君,我们的,明白!”等巡逻的一小队鬼子兵橐橐地走过,柳青赶紧向两人一招手,三人又飘上了房顶。在半路上,柳青又剥了一个鬼子哨兵的军服穿上,三个人才一路大摇大摆地向着钱记杂货店走去。

在这一路上,柳青学着鬼子巡逻兵的腔调,见到有伪军站岗放哨的地方就喝问上两句,复叮咛上两声,一路畅行无阻地来到了钱记杂货店的大门口。看看左右无人,三个人便轻身飘上了房顶,又飘落到了下面的院子里。

钱文昌知道三人早晚会来,早就躲在里屋窗下恭候着,一听闻房顶上有衣袂飘动之声,便急急地从里面迎了出来;二话没说,便迅疾地把三人给拽进到了屋子里去!——未及寒暄,就听得在大街之上突然响起了一阵阵杂沓的脚步声和纷乱的吵闹声,随即由远及近地逼了过来!



——这骤然而起的嘈杂声为何步步逼来,又会对柳青三人造成什么危害?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