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颐园街1号和它的主人

哈尔滨的颐园街1号,是一栋别具风情的老建筑,如今作为领袖纪念馆向外开放。然而,这栋老房子最初主人的作为,正逐渐被城市所忽略。黑龙江大学的钟楠老师,经过认真调查,梳理出颐园街1号最初主人的人生轨迹———

以史为鉴---颐园街1号和它的主人

*钟楠的调查式研究

钟楠说,那些历史建筑的不老容颜,还有传承有序的沿革和主人们喜怒哀乐的故事。这些都是建筑的灵魂,涓涓细流般传承至永远。

回过头来反思我们自己,可能因为历史悠久浩渺,值得书写的事情太多,以至于不得不丢弃枝梢末节;或者因为老宅的旧主人令人生厌,不值得后人缅怀,被刻意忘却了。但当我们回首往昔,寄望寻找历史细节的时候,却发现历史已经模糊不清。以正在复修的中华巴洛克工程(位于哈尔滨道外区--编者加)为例,没有人能够说清,哪座屋檐下曾发生什么样的故事。没有细节的老建筑是冰冷的、没有灵魂的。

钟楠说,她调查了颐园街1号和它最初的主人葛瓦里斯基,发现后人的描绘中不乏常识性错误。比如,把建筑和装饰用的楸木说成从波兰运输而来。事实刚好相反,小兴安岭的名贵木材,如楸木、核桃木、水曲柳、黄菠萝等,曾被葛瓦里斯基源源不断地出口欧洲。钟楠说,还原历史不是给殖民者立传,而是为了看清楚我们自己。

*普通技术员的商业眼光

1897年中东铁路在“小绥芬三岔口”举行典礼时,葛瓦里斯基是一名普通的技术人员。葛瓦里斯基1871年出生,他的出生地波兰波多利斯克省,当时隶属于沙俄帝国。

动工典礼结束,齐温斯基的第五勘察队,开始沿途勘测。当时,勘测线路上荒无人烟,补给困难,枕木采伐和贮备进展缓慢。1897年底,齐温斯基的勘察队,走到了“乌吉密”皇家狩猎场。此地距离哈尔滨不到一百二十公里。“乌吉密”是一片森林茂密的丘陵。按惯例,铁路线路可以沿着河流,铺设在狭窄的冲积平原上。不巧的是,冲积平原的狭窄处恰好有一座自然村落。按照中俄双方合同约定:“堪定之路所有庐墓、村庄、城市,皆需设法绕越。”合同中还有一条:“凡该公司建造、经理、防护铁路所需之地,又于铁路附近开采沙土、石块、石灰等项所需之地,若系官地,由中国政府给予,不纳地价。”在无法“绕越”情况下,齐温斯基认为,此处属大清皇家鹿苑范围,当地人用地系游民自行占用为由,拒绝支付征地费用。同时指挥勘察队,恣意圈定筑路界区,“宽处数百丈,窄处五六十丈,甚至把耕地、坟地划入其中。”“乌吉密”土匪出没、民风彪悍,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勘测队埋设的界桩被全部拔掉,贮木场也燃起了熊熊大火,枕木被付之一炬。

面对冲天火光,葛瓦里斯基看到了机会。他向齐温斯基提出建议,由他个人成立一家林业公司,靠商业手段同沿线民众和地方当局进行交涉,为筑路工程提供所需木材。这种想法,既解决了劳力不足的问题,也可以避免同沿线中国人发生直接冲突。经齐温斯基批准,葛瓦里斯基离队后返回家乡,把家财变卖一空后,1898年返回中国,在哈尔滨成立了属于他个人的林业公司。随着一株株参天大树轰然倒下,葛瓦里斯基腿毛飘飘,走向了他梦寐以求的黄金高地。

*对中国土地的疯狂蚕食

钟楠说,1903年7月14日,历时六年建设的中东铁路全线通车。其间爆发了庚子事变,铁路被拆,枕木被焚。但这些都没有耽误葛瓦里斯基的商业运作,他顺利地挖掘到了第一桶金。

之后,葛瓦里斯基乘着森林火车,加速在原始森林中“圈地”、“淘金”。1912年,他与吉林省财政厅订立了430平方俄里的森林采伐合同。1922年,又与哈尔滨木石税捐总局,签订了有效期25年的“亚布力”地区森林采伐合同。1911年,葛瓦里斯基开始铺设森林铁路。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1922年,葛瓦里斯基先后与东省当局签订了六处林场采伐权,林地面积超过了6100平方俄里(1俄里=1.0668公里),占沙俄势力控制的总森林面积三成以上。葛瓦里斯基林业公司名下的林场,中东铁路开工前一直属于皇家狩猎场,由于受到严密保护,不但材质优良,而且木材品种丰富。有红松、长白落叶松及十几种珍贵阔叶树种。属于纯度极高的“金矿”。除此之外,葛瓦里斯基名下的火柴木料工厂采用杨木加工火柴棍、火柴盒,年产量7000吨;造纸厂年产量1.6万吨;木器刨木厂用白果松制造瓶塞子、床垫,年产量8000吨;木桶工厂用桦木为原料,年产量5万只;树汁工厂年产树汁1300吨;蒸馏树油工厂年产树油800吨……

葛瓦里斯基还是哈尔滨进行木材综合利用的第一人。中东铁路通车后,枕木需求量大减,葛瓦里斯基审时度势,开始涉足多种经营,他先后投资创办了家具厂、松脂油厂、木材蒸馏厂、造纸厂、胶合板厂以及一家制粉厂。

*葛瓦里斯基的风水宝地

钟楠说,让葛瓦里斯基决定在哈尔滨扎根的原因,是1919年协约国武力消灭苏联计划的流产。消息传到哈尔滨,葛瓦里斯基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到家乡了。

守护着巨大的商业航母,他要有一处像样的府邸。

葛瓦里斯基选择的地点,位于龙脊(哈尔滨市区一条绵延十几里德高地,南岗区的由来---编者加)之上,要与斯基德尔斯基的豪宅一争高下。葛瓦里斯基的女儿维基在世时说,父亲为了颐园街1号,专门请了三位中国风水先生看运势。从颐园街1号的建筑布局及内部装饰看,此言非虚。第一,从颐园街1号的周边环境看,正南方向是中国人传说的龙脊,西南侧是东正教的圣地,尼古拉教堂,建筑正面,正西方是开阔的广场,隔街与莫斯科商场(今黑龙江省博物馆---编者加)相望,而北侧就是顺风顺水的斯基德尔斯基的家。契合了风水理论的“气场”概念。第二,建筑内部布局符合中国阳宅相法的凶吉之说。在南侧设置阳光厅,以弥补不能坐北朝南的缺憾;附属区则设置在“小吉”和“次凶”的“干”、“坎”位上。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葛瓦里斯基懂得中国的运势观念———中国人说,尼古拉教堂坐镇龙脊,压制住了“大清国运”,颐园街1号的位置,也能截断葛瓦里斯基的老对手、犹太人斯基德尔斯基住宅的运势,独享圣光。

三年后,葛瓦里斯基的豪宅竣工,这栋建筑倾注了葛瓦里斯基的全部心血,占地面积三千平方米,风华绝代。建筑落成后立即引起轰动,不论从哪个方向看,势头都压过了此前被誉为哈尔滨最豪华公馆的斯基德尔斯基住宅,成了当年哈尔滨繁荣的新标志。当时权威的《东省文物研究会会刊》发表了建筑的全景照片,日本人出版的《哈尔滨风光》也刊登照片和介绍文章。一时间,葛瓦里斯基风光无限。随着新住宅的落成,加之宏观经济形势渐渐有了起色,各国商贾纷至沓来,哈尔滨又一次兴起投资高潮。

*商业帝国的最后消亡

上世纪二十年代,葛瓦里斯基有过两次巨额投资。一次在1924年,葛瓦里斯基投入75万元哈大洋,创办了东北第一家、全国规模最大的胶合板厂。第二次是与哈尔滨税捐总局签订了地点在“亚布力”、有效期25年的森林采伐合同。为此他专门铺设了一条70多俄里的宽轨铁路,创办了占地8万平方米的贮木场和木材加工厂。

史料记载,葛瓦里斯基胶合板厂,1924年5月在香坊区草料街65号创建,建厂初期,胶合板生产车间有职工178人,其中中国工人142人。生产设备30台,大部分从美国、德国购买,是当时比较先进的设备。1924年至1930年间,年平均产量4000立方米。年销售收入100万元,年利润6万元。除供给哈尔滨市、长春市和齐齐哈尔市外,80%的产品出口到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家。

可惜好景不长,1929年,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席卷全球。对于世界经济在东亚的桥头堡哈尔滨来说,情势更复杂、危机更严重。1925年后,受第二次直奉战争以及中苏武力冲突影响,哈尔滨官方超量发行货币,加重赋税。随着世界性经济危机爆发,国际银价迅速下跌,再加之日本金元趁机打压、操纵汇市,致使哈尔滨官方货币五年间贬值近百分之七十,一时间,哀鸿遍野,商家倒闭,银行破产。经营者“荒闭者有之,潜逃者有之。”葛瓦里斯基的商业航母遭到沉重打击,一是欧美市场胶合板价格暴跌,致使产品的外销渠道完全堵塞,胶合板产量由4000立方米减少到2000立方米。二是随着木石税、运输费大幅提高以及木材价格的降低,木材采伐和制材也开始入不敷出。

输红了眼睛的葛瓦里斯基,找到了他在欧洲市场的代理人,实力雄厚的英国人黎德尔。黎德尔全称叫查尔斯·奥斯瓦尔德·黎德尔,生于1854年,他的家族拥有250年历史,靠玻璃制造发迹,家族成员遍及欧美各国。他本人于1890年来华,在上海创办了英国在沪十大商会之一的平和洋行,主要经营中欧贸易。老谋深算的黎德尔伸出了援助之手,手掌间却布满了鱼钩。他至多可以借给葛瓦里斯基6万哈大洋,条件是必须用胶合板厂做抵押。不知是葛瓦里斯基急昏了头,还是双方另有约定,总之,葛瓦里斯基在合同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现实生活中演绎了一出精彩的活话剧……也许是葛瓦里斯基太有把握渡过眼前的难关,所以并未斤斤计较。但是他忘了邻居———犹太人斯基德尔斯基。他还忘了另一双眼睛———更为贪婪的日本人。斯基德尔斯基先是低价倾销木材,胁迫葛瓦里斯基跟进,造成他的林场因严重亏损而停产歇业,然后回调木材价格,获取垄断利益,同时,由于日本入侵后将所有林场收归国有,葛瓦里斯基被迫将林场转让给日商,这样,原料供应完全受市场摆布。到了这一步,黎德尔出手,也祭出价格杀手锏。据史载,在借贷给葛瓦里斯基6万元流动资金后,黎德尔非但没有帮助葛瓦里斯基外销产品,反而从欧洲大量购买胶合板,低价向哈尔滨市场倾销。首尾两端惨遭痛击后,葛瓦里斯基给世界留下了一个悲惨的笑话,林业大王因木材原料不足而奄奄一息。

1931年,葛瓦里斯基将颐园街1号住宅出租给日本满铁理事会,1932年2月5日,哈尔滨沦陷。9月5日,葛瓦里斯基与日本皇亲近滕繁司、伪满当局签订三方协议,将胶合板厂之外的公司、林场悉数转让给近滕繁司。是年,葛瓦里斯基将颐园街1号私邸转让给满铁理事会。后成为土肥原贤二的特务机关。1935年1月22日,日本与苏联达成购买中东铁路协议,苏联侨民开始陆续撤离。葛瓦里斯基女儿维基·葛瓦里斯基离开哈尔滨。同年,法院裁定葛瓦里斯基胶合板厂资不抵债,归债权人黎德尔所有,工厂改名为平和洋行哈尔滨胶合板厂。1940年,淘金者葛瓦里斯基在哈尔滨去世。

1939年,斯基德尔斯基的孙子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在哈尔滨出生。五十年后,葛瓦里斯基的女儿、外孙女,斯基德尔斯基孙子,纷纷回到哈尔滨,到出生地探寻旧居。

以史为鉴---颐园街1号和它的主人

摘自《新晚报》2011.1.4 记者张育新 题目为转载者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