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全球事务上的姿态越来越强硬。中国持续的繁荣及自信,使到北京敢于在贸易、科技、汇率以及安保等各方面挑战西方霸权。当然,随着中国年轻一代的中产阶层的壮大,加促了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的扩展。



然而,这些看法都忽略了几个重要的事实。首先,中国担忧内部局势的稳定多于外来的威胁,北京投放于维持社会稳定的资源比起维持军队的资源为多。第二,由于中国需要确保经济增长来维持治权的稳定,中国的外交政策很大程度上仍然由经济政策主导。




更重要的是,虽然美国、欧盟曾经讨论过围堵中国这个国家主义、重商主义国家的需要,但时至今日,许多国家均得益于中国的政策,他们获得的益处甚至超过中国本身所获得的,弗鲁哈尔认为,这是由于中国持有近万亿美元美国国债,即使美元贬值,他们也不会卖出。




因为,这样做将会对中国本土经济构成重大的破坏。中国持续地贷款予美国,给予美国喘息的空间,让他们的经济重拾正轨。美国和欧洲于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停止对外放债,但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持续地高速增长,推动国际资本蒥场。发展中国家获得资金的流入,而美国及欧洲其实也可以得到中国的资金,如果他们能够克服中国投资对政治及安保的(过份)忧虑。




这一消息对触动了美国国防分析人士以及外交鹰派的神经线,一直以来他们担忧中国的军力提升对亚洲以及世界的势力均衡所构成的影响。



中国正在向非洲注入援助资金以换取天然资源,但这一行动所带来的影响却被媒体过份夸大。美国对非洲的援助及外国直接投资仍然超过中国。虽然中国与非洲及拉丁美洲的贸易额急增,但美国仍然超越中国。再者,中国的投资并不能确保他们获得稳定的能源供应。我们都知道,资源丰富的国家经常出现冲突,战争及政权的更迭将会继续威胁到每个国家获取资源的机会,包括中国。




即使中国现在是亚洲最大经济和政治力量,但美国对中国的忧虑少于你所想像。首先,中国在地区的经济实力,是以低附加值产品为主,而美国则主导高端产业的贸易。再者,中国与其亚洲邻国的关系爱恨交缠。从经济角度而言,他们乐见中国的崛起,但他们仍然依靠美国去制衡中国的力量。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亚洲研究主任伊丽莎白.埃克诺米(Elizabeth Economy)相信,实际上,中国的崛起将深化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政治、经济及安全关系。




但是中国的快速崛起,已经令美国手忙脚乱了,美国为了维护其世界霸权和利益,必定会想尽一切手段打压和遏制中国,但是中国不会任由美国摆布,这样围绕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衰落的问题,必将成为本世纪最为激烈的话题,两国必将是本世纪的主角,世界所有事务必将围绕中美两大国旋转,一个大国的崛起,也就标志着另一个大国的衰落,只希望中国的崛起能够一帆风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