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叫江淮 外传 第八十七章

骆马湖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size][/URL] 交通员的报告引起徐楚光特别注意。他回想起宣侠父离开西北军后,曾赴广西策反李济深和李宗仁的工作。自己在广西曾和宣侠父工作一段时间,宣侠父是他的上级,宣曾和他谈起在西北军工作时谢庆云的种种表现。在广西工作时间不长,两人奉命先后调离广西,宣侠父调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后,被特务跟踪暗杀。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


交通员的报告引起徐楚光特别注意。他回想起宣侠父离开西北军后,曾赴广西策反李济深和李宗仁的工作。自己在广西曾和宣侠父工作一段时间,宣侠父是他的上级,宣曾和他谈起在西北军工作时谢庆云的种种表现。在广西工作时间不长,两人奉命先后调离广西,宣侠父调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后,被特务跟踪暗杀。宣侠父遇害谢庆云一无所知,因找不到宣侠父而苦恼了好长一阵子。特别是孙良诚率部投汪时,孙委托谢庆云作为与汪伪接洽的联络官,谢庆云从北平秘密到徐州西的商丘,用秘密电台和徐州南京方面的汪伪政权联络时,思想上的苦闷特别大,孙部几万人马要卖国投敌,作为有血性的军人能泰然处之吗?这样的时刻他想到了视若知己的宣侠父,自己独处时他常常自言自语:宣侠父你在哪里?他多么想和宣侠父见上一面,大吐心中的苦水。他要告诉宣侠父。孙要投汪,我要脱离孙部参加共产党八路军。他找不到共产党,却记得宣侠父和他谈过的话:“一旦脱离团体,则势单力危;要安心留下来,团结周围进步力量,伺机发挥作用……”谢庆云反复思考宣的这些话,他又想到在孙良诚的部队中有许多和他一起曾经出生入死的同仁尤其是和自己交情深厚、志向相近,又是自己连襟的王清瀚军长,以及孙部赵云祥师长,他们服从孙良诚的投敌命令,除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思想作祟之外,也不过是权宜之计。我谢庆云留下来,有责任帮助他们,或许可以做做这些人的工作,一但时机允许,便可以和他们一起走上一条光明的道路。谢庆云在无法找到党的情况下,决定仍留在孙部,团结其他人,寻找时机。

四三年春末夏初的一天,南京办事处谢的副官向谢报告:“报告处座,客厅内有位姓徐的先生要面见处座。”谢庆云走近客厅。沙发里端坐的正是徐楚光。谢庆云快步向前,握着徐楚光的手说:“我看到早上卧室窗前树枝上的喜鹊在喳喳的叫唤,就知道今天准有喜事了。稀客啊!是什么风把徐老弟吹到我这寒舍里来的?”双方落坐,稍作寒暄。徐楚光的话很快转入正题,他向谢谈了一九三二年在罗田别后的情况,接着又郑重提起和宣侠父在广西工作时策动李济深、李宗仁的事。徐楚光说这些话,意在向谢庆云透露自己也是一名共产党员的信息,谢庆云明白徐楚光的意思,也就消除了见面时自己投降汪伪的愧疚感和负罪感,认真而又语气平和的对徐楚光说:“去年和孙先生过来时(跟随孙良诚投降汪伪),就渴望求教于宣参议(宣侠父),怎奈多方面联系都是落空,真是遗憾。”徐楚光听到这些话,心中立刻闪出一道亮光:原来他一直在找我们。就说:“谢处长,你苦苦要找的宣参议早在三八年已被国民党特务暗杀在西安。”谢庆云深坐在沙发里,喃喃地说:“多好的一个人啊,太可惜了,难得的人才,那些国民党特务太可恶了。”

徐楚光的造访使谢庆云知道了徐的身份,也加深了徐对谢的了解。徐楚光感到谢庆云已经做好了与共产党联系的准备。徐楚光回到住处,派交通员秘密从南京回到苏中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汇报了和谢庆云接触的一些情况,同时也进一步打听和了解华中局对谢的掌握和了解的情况。交通员回到南京带回了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的指示,密令徐楚光加强与谢庆云的接触,把谢庆云作为重点策反的对象进行工作

一九四四年初,地下党员徐楚光经过一系列细致的工作,发展谢庆云为中共秘密党员。根据上级党组织的指示和谢庆云所处的位置,徐楚光交给谢庆云几项任务:掩护党的地下工作人员,策反汪伪第二方面军孙良诚部起义。徐楚光请示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请求调出一些骨干人员通过谢庆云的关系打入孙良诚内部,当时,正在宿迁运东县委的郑波便是调出的人员之一。郑波一行几人到了扬州,秘密和从南京赶回扬州的谢庆云见面,双方经过暗号和暗语的联络,谢庆云确信郑波这几人是党所派来的。谢庆云已在南京接到通知,回到扬州和郑波几人见面后,就把几人安排在好友赵云祥师长手下,当一些伪军下层军官。而郑波等人的任务就是在伪军基层搞兵运工作,这样可以和上层的谢庆云互相配合。

运西我党武装在皂河镇以东的运河水面上伏击日寇运输船失利。在宿迁县城内,日军金井中佐认为在运西占了点便宜,就把兵锋指向运东。金井中佐和沭阳县城的日军定了一个彻底打通海郑公路宿沭段的计划。金井中佐图谋想在王大沟再安据点。四五年初,农历春节将至,金井中佐想在宿迁人民欢度新春佳节的时刻,料想运东游击根据地军民,因为过春节必然防备松懈,于是纠集日伪军一百五十多人(其中日军五十多人),于二月六日(农历腊月二十四日)日初前,冒着刺骨的寒风,突然进驻曹家集据点,天亮后沿宿沭路向西扫荡。敌人中午前进犯到小陈庄。农历腊月二十四是传统的祭灶神爷节日。小陈庄家家户户灶台冒烟,庄中百姓落祭灶饼,烧猪肉、烧公鸡、烧鱼、炒鸡蛋祭祀灶王爷,他们祈祷灶王爷上天宫时能向天神汇报过去的一年中,灶王爷没有挨饿着:锅里有鱼有肉,过得有滋有味。并请示天廷赐给民间在新的一年里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敌人进入小陈庄,庄中的青壮男子能跑的都跑了,扔下祭灶的大饼、锅中的鱼肉。庄内有的家中人已跑光,灶中却还冒着缕缕炊烟。日伪军在小陈庄挨家搜集饭食,大吃大喝。小陈庄西头有个姓蔡的家中人都跑了,只留下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妪看家。敌人闯入蔡家,抓鸡、抢粮食,把蔡家节省一年磨得的几斤白面粉烙得的几块祭社饼连同饭菜吃得一干二净。姓蔡家的老妪骂这些敌人是畜牲,被鬼子听见,鬼子把老妪吊挂在门前的一棵歪脖子老树上,这小脚老妪更是怒骂不停。鬼子在这大冷的天把老妪的上衣扒了下来,用刺刀割去老妪双乳,又放把火把老妪家的屋烧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