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忧伤爱上睡觉


“别问我什么!可以吗?”


手指不自觉扰乱满头的发,蓬松松里闻见骚动,呼吸急促。然后,是被迫惊醒的那些埋藏着的呼吸困难,惴惴不安,整日惶惶的魂魄们,千丝万缕,嘈杂声,一下便充满了黑色的空气,有股子霉味。


闭上眼睛的世界叫阴暗。


习惯把自己分割成几个部分,截肢般存在的独立个体,每个部分都是有着各自明晰的轮廓,骨骼分明里是个性。


轨迹很纷杂,纠结着宿命。于是,灵魂乱了,开始乱了,满天跑、满地跑,满床跑.....


最近两天,喜欢上了“疯狂”地睡觉,开始分不清白昼和黑夜。让大脑去胡思乱想,把手脚捆绑在被窝,而心,恢复了安宁。


奔腾不息那些残损的思绪,剪不断理不清时学习在混乱里的整理干净。


把头塞在被子里,耳朵里是佛语梵音,说是真谛,其实还是自欺。


没有眼泪了,不是不想流,是不喝水眼睛没水流了。我流时也不会流再给你看的,因为眼泪自由了,喜欢无拘无束就好,所以,我不勉强它做作。


越来越习惯“彻底”!他们叫极端。


喝一口老酒,说几句无关痛痒的空话,而后钻进被窝继续混乱,缺氧的大脑里,是列车呼啸而过。如果看不懂,也请别来问我为什么.....





》》》》》




“疯子”的流年


北风呼啸时,又经历了一场“年”。


懵懂了,某些划过的东西总叫我措手不及。


还没有来得及感受,不是吗?为何,又这般的去了呢?


看着桌上那一沓沓本子,那些埋在里面的蠢蠢欲动了,开始呼唤熟悉的名,逐渐老去的,我的名。


“别叫我!”渴望释放的还有另外一种东西,恐怖的名字,叫“回忆”。真的就这样了吗?喜欢反问,反复地反问,大脑对着神经末梢说,下巴没反应过来。还是,试着改变些什么,手指在反思,脚却不同意。哪怕只是多路过一个人,或者只是在这些深深浅浅的路上留下一个脚印,哪怕只是经过一阵风,也好过于对空洞对着时间无声地呜咽。


有种东西想突破重围,旨在不顾一切的挣脱,那中间的一部分便抽搐着疼痛了。心:一个是过于弱小的“存在体”,被这么庞大的躯壳使唤时总是没人听见它的难受。但它却是真的快要崩溃了,渴望珍惜,渴望被捧在掌中,如明珠般尊贵的地位,为此它垂死挣扎着。负荷不了了,想放弃或者挣脱这个被牢牢牵扯的躯壳,只做自由呼吸的魂魄,哪怕,只是魂魄,也是解脱......


“你在里面,我在外面可以吗?换下,实在背不动你了。”心每天都在说,无声地抗议。不信,用手放在左胸,仔细感觉。


于是,心被挖出来,血淋淋,狰狞残破!


他们说,这是疯了。




》》》》》




水晶与棺材



看见过一样东西,惊艳的生命,叫“水晶”。


也有过,有一盒子,挂在脖子上的戴在手上的,应有尽有。那些年纪里,青春渴望被这些绚丽覆盖,拥有了它们内心便似拥有了整个世界般富足。但是最终是“放”了它们,本就属于各自,那些有灵性的东西,石头也有生命,所以它们自由了。用一个紫红色的丝绒盒,作为它们最后的陪葬品,永远的把它们埋了,我把它们“活埋”了,我的虚荣。从此我的脖子和手腕便自由了,和华丽绝缘。


讨厌棺材,不知道为什么。


前日看见众人手里抬来那个红色刺目的“寿材”,上千块钱买个一把火烧了的祭物。还有出殡时那假惺惺的哭天抢地,看着总是流不下泪来,活着时为何不对人多流些呢,流到干枯。死了,给谁看?厌恶到了极点,终是忍不住难过。我死了,把我烧了扔了随便丢哪里,也千万别把我装在那个东西里,哀悼!真会在棺材里吐到醒过来,哎,那就死不成了,并且会吓死一堆人,但是没人知道我是被“恶心”活了。




》》》》》



他和她和他的她


活着很“累”,没人反对。


那爱呢?累不累?


看那些他,还有她的他的她。


坐在屏幕的这边,托着腮沉思,其实不是想她的他和他的她,是想,这些故事怎么都这么累呢?


很多人喜欢和我说他们的“爱”。关于他和她的她和他的故事。于我,爱就爱了,不爱就不爱。想爱就去爱,不想就不去,不敢爱那还是不要去爱。爱不需要理由,但是需要约束,如果你的爱伤害了太多无辜的人,那么你的爱注定会夭折,受了诅咒的爱,怎会长久呢?“现世报”很多,爱,当然也有,最狠毒的,便是百年孤独。




敢爱就大声的说出来,即使被拒绝又何妨呢?不爱也大声的说明白,不要藏着掖着,后患无穷。


其实,干脆的残忍比起潜伏的暗伤消磨出的疼痛痛快百倍。可是,许多人都无耻的可以,暗自在猥亵里暧昧着,贪婪得渴望得到更多的“爱”。最后,得不偿失,全部失去,搞的所有人彼此猜忌,自己也苦不堪言。失去了信任的爱,还是爱吗?这,又何苦呢?


有的人注定一辈子找不到爱,不是爱无法眷顾你,是你太胆小。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其实胆子在哪儿都一样,胆小的人一辈子只在时间里咒骂命运的不公平,却永远不会感谢身边那些擦肩而过的点滴机遇。全是自己种的因,所以别怨天尤人。


年轻时被爱追逐,年长时便是追逐爱。


当明白追逐时,也就自然学会了珍惜和保护,爱也就不会似流水轻易消失,爱属于懂得珍惜的人,这点,没人反对。


独坐一偶,安静地看人谈着情说着爱。一堆男女,折腾来折腾去讨论着一个叫爱情的话题,比烟火绚烂,煞是好看!


还是喜欢大团圆结局,虽不知道是不是有情人,但是看见那些眼泪后面的欢笑,那些拥抱,还是忍不住会幻想下,今晚的夜空下少了一对孤独的人。




》》》》》




猫不是胖,是福气


每天买来两块钱猫吃的活鱼,哎,一只幸福的猫,一个爱猫的老爸。


它不怕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吃饭,它也吃,我不给,它咬我,眼睛狠狠瞪着我,泛着绿色的光,很凶!


什么样的人养出什么样的猫,看着它,就一直纳闷,我有这么厉害吗?或许有,可还没发掘,大概是在潜伏还是冬眠吧!


看着它,胖的和个球一样了还能走得那么优雅。试试把自己蜷成一团,原来,还很累!可以抽筋的那种累,额头直冒汗。


养着一堆小动物。狗狗有个家,子孙成群;四只公鸡养到十几斤一只,翅膀张开像老鹰也不杀来吃;猫猫更是贵宾待遇,连一群女朋友都跟着享福。可是,看见它们走的走,死的死,心还是难受的要死。记得十几年前躺在沙发下安静的“咪咪”.....我哭了好几天,不就是一只才来了三天的猫,可就是舍不得。所以和自己商量好,在它还在身边时,对它像对自己般好,算咱们有缘结识一场。


这几天,猫变得很会折腾,半年大的岁数难道也会“老糊涂”,开始随地大小便。忽然,发现有种人天生是劳碌命,就是我这种,竟然没生气,打扫完只当什么都没发生,自顾自去,爱干啥还干啥。想必,这个就是它一直这么肆无忌惮的原因吧?


原来猫和人一样,得寸进尺是天性。

本文内容于 2011/1/4 21:22:57 被半金八两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