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国家卫士——职业杀手 杀手部队提供的保镖服务 保镖服务之返回学院

346169009 收藏 0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size][/URL] “再不醒,我就亲你下咯,你的初吻啊,呵呵...”在周文珊的嬉笑中我清醒了过来,顺带有劈了她一掌,但没得逞,狂汗中,小爷我临睡的时候忘记了这个魔女有空之后会对我造成威胁,(指带有诱惑色彩的威胁,很恐怖的)唉,疏于防范,自认倒霉吧,还好,她也没有真的来下KISS,要不我会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

“再不醒,我就亲你下咯,你的初吻啊,呵呵...”在周文珊的嬉笑中我清醒了过来,顺带有劈了她一掌,但没得逞,狂汗中,小爷我临睡的时候忘记了这个魔女有空之后会对我造成威胁,(指带有诱惑色彩的威胁,很恐怖的)唉,疏于防范,自认倒霉吧,还好,她也没有真的来下KISS,要不我会杀掉她的,因为早上没睡醒的时候是我心情最烂的时候,而我有随时带‘蓝光’,(我的一把专用防具,小刀的外形,微微泛出蓝光,剧毒)很清楚我这时候是做事不经大脑思考的时段,所以,不会很过分的。(还好,这次被一个改不了的‘坏’习惯救了,不然真是无法想象后果啊,呵呵)

“哥哥,你也不说说她,小心以后你给别人带孩子哦,哼!”我没好气的说了罗浩洁一句。

“抱歉,我和珊珊的决定是,作为‘丁克一族’存在于世,呵呵”一向对这事持无所谓态度的罗浩洁很认真的回答了我的问题,我无语了的说,竟然以如此方式来避免这事,真强悍!(我当时的想法就是他们好狠,唉,那个本来应该幸福的孩子,我为你哀悼啊)

当我想到了一件很严重的时候,(其实,我忘记了这是罗浩洁家的地盘了)我用尽全力喊道“周文珊,你是怎么进我的房间的!出去!”喊完我就觉得喉咙疼。(试想,我穿着睡衣,这样子,其实不太合适让她看到,其实是很在意她对我的印象的表现!这里绝不是讨厌周文珊的原因才如此出丑的)

罗浩洁对我的表现大为惊讶,很讶异的告诉我说,“这酒店是我家开的,你是我的贵宾,我当然会带我美丽的妻子来向你问个早安啦”。听着他的话,我真是很受打击,这无异于给我当头一棒啊,呵呵,人家带妻子来向我问安,我却如此失礼,于是乎,伴随着狡猾的罗浩洁轻飘飘的一句鬼话,理就全在他们那一边了,我是那个不知趣的角色了,呵呵...无奈啊!

“小鬼,别把我看的太扁,好歹我也是将军之女,大家闺秀么,本小姐一向注重礼节的,呵呵”。(我们校长的官阶是中将,T军省级统帅均为中将军衔)周文珊一脸不屑的对我说道。

我也绝不示弱,“呵呵,真好,见过不少的大家闺秀,什么样的都有,就还是头一回见到如此不知羞耻的大小姐”。这话很明白,就是骂她烂性咯,当然,她尽管如此的‘不知羞耻’,其中也不缺乏她对组织及纳税人的忠诚。(PS,我们是不需要直接忠诚于国家的,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一个政党可以控制我们,这是上海站和T军其他部队的区别,其他部队必须首先为国效力,呵呵)向我这样子说话,其实是很伤害她的行为,也感觉很抱歉,但是没办法,口舌之争一旦发生,就绝不能妥协,直到胜利!这是游戏规则。我自己定的规则!

周文珊也没有任何妥协的意思,但说话的语气明显的转变了,似乎还带着一丝梗咽,“本小姐就是喜欢让那些‘翩翩绅士’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你又能如何?你不过是本小姐看着可怜,才放跑的‘猎物’,哼,你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少抗拒能力啊!”她说的很快,加上声音梗咽,以至于我都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但最后那句很清楚,那是句很轻声的‘笨蛋’,轻到不用心听不见的程度,可是,我却听的很清楚,似乎那是一种心灵感应,而不是通过空气传播的声波。

正当我还在犹豫到底如何结束这场争论的时候,周文珊却擅自的借用了我的肩膀,肆无忌惮的放纵自己的眼泪流逝…

“你未婚夫在那个方向,所以,好像你应该…”我很小声的说着,但我的话被一顿乱拳给打了回去,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半句话,被我下意识的咽了回去。

“笨蛋,真是笨蛋,有这么欺负姐姐的么?”周文珊的话,让我无以为答,心里感觉很是心酸,她是我和罗浩洁在校长面前发誓会用生命保护的女孩,在我们的誓言中,似乎有永远让她微笑的誓词,这是作为丈夫和弟弟两人共同的誓言。而我今天好像已经亲自破坏了它…

我决定弥补这个过失,于是,轻轻的将她抱在怀中,然后,轻轻的吻了下她的额头,可是,我忘记了,恶魔永远是恶魔,不会因为两滴不起眼的眼泪而有所改变的!

当我想结束这个抱歉的亲吻的时候,她却顺势用自己的小嘴将我的嘴巴捕获,(我的初吻,就这样归结给了‘恶魔’所有)当这件事情发生的瞬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竟毫无抵抗,我记得这辈子到几秒前,我还没有和任何女孩有过这样的‘肌肤之亲’,(这也应该可以算是肌肤之亲的范围吧)但奇怪的是,我竟然会很自然的配合她那柔软的舌头的任何动作,而且是如此的自然,就像是做着一件很习以为常的事情似的。难道,亲吻之类的举动也是人类所与生具有的么…

当周文珊结束这次亲吻的瞬间,我的大脑重新接管我身体的指挥权,一切意识恢复正常,刚才的这一切似乎没有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什么记忆,我的那段记忆似乎被重新‘编译’过的似地。有种飘渺的感觉…

绝对不敢相信就在刚才,我失去了自己珍藏的‘初吻’,呵呵,我绝对觉得那是在做梦而已。

“好啦,二位,别把如此美妙的举动表演的那么别扭哦”。罗浩洁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还很不屑的把刚才我惨淡的遭遇说成是一场糟糕的‘表演’,真是无良啊!

“哥哥,我问你哦,小文是不是真的没和女孩有过亲密接触呢?”周文珊一改方才的语气转向罗浩洁问道,“他的技术可够烂的啊,不过,我就是喜欢他这样子的笨拙,显得很纯真,呵呵”。

我很惊讶,自己觉得如此完美的配合,竟然被她评价成这幅摸样,不经意间露出了一句“我已经配合的很好啦,真是的”。当然我马上感觉是中计了,因为有人开始‘教育’我了。

“我说,小文这话可不对哦,你是男生么,怎么可以让美女来引导你KISS的步伐呢?难怪会得到差评,唉,你还真是生错了性别,或者,你适合当M,还是大大的大M呢!”罗浩洁傻笑着说道。

我很郁闷,无意间把矛头指向了我的师兄,“呵呵,是啊,大M,正好,这里还有个‘女王攻’呢,你是多余的了,所以,你还是不要妨碍我们的好!”我没好气的喝道。

“珊珊,好好的调教下哦,我先出去咯”。说完,该死的罗浩洁还真往外跑了。

周文珊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但很快的,就把我扑倒在了床上…

又一次的重复了刚才的举动,但是这一次的姿势就有点‘工口’戏的感觉了,我不争气的大脑又一次的被剥夺了身体的指挥权,情况肯定比刚才更糟糕。

但我还是很享受这一切,毫无抵抗的意思,尽管我很清楚如果在继续下去会发生什么,但好像自己也很希望那样展下去的说。

人类有时候会在特定的场合打开自己有意或者无意封存的原始的欲望,这是没法改变的事实,我显然是刻意强迫自己封存起那种不可放弃的欲望的,因为我是个士兵,一个特种士兵,一个生活在黑暗中的杀手!

不知这次接吻持续了多长时间,总之,我的脑袋是被一阵唯美的音乐唤醒的,那是周文珊的手机铃声,爵士乐的,很唯美。

周文珊似乎不想理会掉落在床上的电话,反而更努力的继续着她没有完成的‘调教’,我一把推开了她,并擅自的接起了她的电话。

可是,电话那头却没有声音,并且,很快的挂掉了。我很好奇,于是,看了下来电显示,竟然是罗浩洁的来电。看来,师兄还有点良心,还知道就我于水火之中啊…

“你想谋杀你的教官么?好疼啊!”周文珊很生气的坐在地上喊道。当然,是被我直接从床上推下去的。看来,这铃声是她为罗浩洁专设的,所以,在无视掉了,她并不想她的未婚夫把我救离‘虎口’啊!

我把她扶了起来,但很快的我就向门口奔去,我可不想我的金童之身毁于今朝,但到了门口才发现,原来,我还穿着睡衣。

于是,无耐之下,只好在回衣帽间更衣。但当我退去睡衣的瞬间,我发现周文珊竟然拿着我的衣服在笑我,(很正常,更衣的时候被人拿走了衣服还不知情,肯定被鄙视咯,呵呵,无奈中…)但我更郁闷的事情是她竟然要亲自为我更衣,还拿我的衣服对我进行威胁,百般无奈中,只好同意了她的要求,但只限于外衣的整理方面。

“我不会在这时候‘攻击’你的,放心。”她看到我紧张的神情反而给予了安慰,这是很少见的,要是换在平时,我肯定会被她‘吃’掉的。

我并不予以理会,但她在帮我打理完外衣后,拉着我的手,径直的走出了房间,一直到了酒店门口,不由分说的将我塞进了一辆早已在那里等候的豪华轿车。

司机当然就是罗浩洁,毫无悬念,在我一再的追问下,周文珊还是把目的地告诉了我,那就是我最近最不想去的地方——士官学院…

至于我不想去的原因就是因为那是我和满和愉最后分别的地方,并且,不知以后是否还有机会见面,很是悲伤的地方啊,唉,那会唤醒更多悲伤的情感和记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