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八十四 新的人生(一)

东篱剑客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URL] 三月十八日。 游击府。 夜。 梳妆台上的白烛,泪流不尽。 披头散发的马佳,扑在乌云珠的怀里,闷声痛哭,不能自已。 “呜呜呜呜,咳咳咳,娘啊,孩儿不孝,不孝啊。。。呜呜呜。” 乌云珠也是珠眸红肿,泣不成声,却仍轻拍着马佳的背道:“夫君,别哭了,要吃东西呀!你这样子,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三月十八日。

游击府。

夜。

梳妆台上的白烛,泪流不尽。

披头散发的马佳,扑在乌云珠的怀里,闷声痛哭,不能自已。

“呜呜呜呜,咳咳咳,娘啊,孩儿不孝,不孝啊。。。呜呜呜。”

乌云珠也是珠眸红肿,泣不成声,却仍轻拍着马佳的背道:“夫君,别哭了,要吃东西呀!你这样子,为妻看了,心疼。这。。。不能怪你,都是黄台吉那个千杀的混蛋!”

马佳闻言,猛然抬起头,泪眼喷火地盯着乌云珠道:“说!你站哪边?黄台吉是你们叶赫的外甥,你站哪边?说!”

“啊!”乌云珠的芳心被马佳震呆了,她怎么也不相信这话是从自己至亲至爱的夫君口里说出的。可是,看着马佳那充满怨仇和戾气的双眼,她,屈服了,低眉顺眼地答道:“我站夫君这边,黄台吉,是我的仇敌,我要把他千刀万剐。”

马佳凌厉的眼光扫荡着乌云珠的娇躯,阴恻恻地又问道:“是么?那黄台吉,可是你们叶赫的亲外甥,现在又是后金的四大贝勒,可是威风得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啊。”

乌云珠哭声大作,突然,猛地抬起头来,泪眼婆娑地望着马佳道:“夫君,你不能冤枉我!是,黄台吉是我们叶赫的外甥,他母亲是有名的孟古姐姐,是东城贝勒金台石的妹妹,是东城老贝勒杨吉砮的女儿。但!他更是奴酋的儿子,是我们叶赫的死敌,大仇人!我叶赫百年基业,就是被努尔哈赤那个千杀的毁掉的!不仅我们叶赫,哈达纳喇,辉发纳喇,乌拉纳喇,海西女真,女真最繁华昌盛、最文明的扈伦四国,就是被建州奴酋的脏蹄子给玷污的!夫君,要是,你非要把婆婆的死怪在我的身上,那,你就杀了我吧!没了你的爱,没了我最爱的人的爱,我,死了算了!”说着,解开衣领,猛力一拉,现出圣洁的胸膛。

马佳盯着乌云珠,泪眼对泪眼,怒焰对怒焰,突然,马佳大叫一声:

“啊!。。。。。。”

接着,抱住大好头颅摇撞起来。

乌云珠大急,连忙扑上去,抱住马佳哭道:“夫君,夫君,别这样,请别这样,呜呜呜呜。”

马佳渐渐地稳定下来,忽然,他低声地对乌云珠说了一句:“拿来,红烛,拿来。”

“什么?”乌云珠愣了,问道:“夫君,要红烛干什么,今天是婆婆的首忌啊。”

马佳大叫一声:“拿来!把大红烛拿来!”

乌云珠不明所以,慌张地向外吩咐道:“小梅,快,把大红烛拿来!”

少顷,红烛拿到。马佳一把夺过,将它伸进白烛点燃,熊熊烈焰,倏地升起,红烛红焰,惨若鲜血。

“啊!”

马佳一把将红烛插在自己胸膛,泪面仰天,放声大叫起来。

乌云珠被吓傻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咧嘴哭叫道:“夫君,你这是怎么了?!呜呜呜。。。小梅快,把红烛抢下!”说着便和小梅上前抢红烛。

“嗞嗞嗞嗞嗞。。。”马佳疼在身上,乌云珠疼在心里。

“啊!。。。。。。”马佳长啸一声,才把红烛任由她们抢去,接着,浑身虚脱般摇晃到床边,倒头睡下。

乌云珠附耳对小梅吩咐了几句,便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小心翼翼地爬到马佳那强壮的虎躯身边,右手支起扶头,轻声喃呢唤道:“夫君,夫君。。。。。。”

良久,马佳才眼皮一跳,长舒一口气道:“什么事,珠儿?我很累,让我歇会。”

乌云珠闻言大喜,连声吟道:“嗯嗯嗯,好,你好好躺着,我给你上伤药。”说着,招呼拿药过来的小梅。拿到药后,又轻声命小梅退下。

乌云珠把伤药轻轻在指头涂匀,然后小心翼翼地擦拭在马佳的烫伤处。

“呲。”马佳齿缝轻出一声,胸口也为之一颤。

乌云珠泪水又不禁满眶,哽咽着问道:“夫君,疼吗?”

马佳不答,良久,才深呼一口气道:“不妨事,你擦好了,我忍得住。”

“嗯。”乌云珠点点头,这才又把伤药挑出一大坨,粘在伤口上,细心地涂匀起来。

渐渐地,马佳的气息变深,胸膛起伏也越来越大,终于,他开口道:“珠儿。”

“嗯?”乌云珠螓首抬起,望着马佳的刀削般棱骨的国字脸。

马佳深吸一口气道:“刚才,非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今天黄台吉故意挑唆,说我们都是叶赫亲戚,是一家子,我后来想起,就突然发火了。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对你的,只是恨急。”

乌云珠心里仿佛灌进了一汪甘泉,喜得语无伦次道:“当然,那黄台吉,是个混蛋,好了,我知道了,夫君,我爱你,今生今世,生生世世,我要为你生孩子,长大了去杀建州,替他父亲、祖母、外公,报仇!”

马佳听得咧嘴微笑,倏地,坐起身来,伸出强壮的双臂,一把搂过乌云珠,轻轻抚着玉人圆圆的脸蛋笑道:“呵呵,好,我们生孩子,生好多孩子。不过,报仇的事就不用孩子了,区区一个建夷,还用得着我马家两代人?我马佳发誓,五年之内,踏平赫图阿拉,杀光奴酋的男人,干光女人!”

乌云珠迷醉地望着马佳狰狞的脸庞,喃喃地说道:“我都依你,都依你,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是我的男人,我的天,我的神。”

马佳舒展起脸庞,低头看着乌云珠,大手轻轻抚慰玉人的脸颊道:“是吗?那现在就来吧,我们现在就生孩子。”

“啊?”乌云珠一呆,觉得有些不妥,又不敢违逆爱郎,迟迟地问道:“现在,干嘛?”

马佳笑了,坏笑道:“我的好珠儿,我的海棠花,我的爱马,为夫要和你翻云覆雨,爱潮激射,好不好啊?”说着,推倒乌云珠,解开罗衫,虎嘴张口就含住珠穆朗玛上的鲜玛瑙。

“嗯。”乌云珠在马佳的吮吸下,压抑而又深沉地欢吟起来。

“呼!”马佳欲火猛涨,猛地抬起头,深吸一口,腰马强劲,长枪大戟,傲视群山。

作者注:今晚玩滴蜡,爽不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