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渡船 正文 加勒比森林大学

红夜莺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0.html[/size][/URL] x月x日 晴朗 今天跟基尼上他家去看看。他家在20里外的另一个村子里,沿途也可以跑跑许多人家。天气很好,一大早他在门外喊我,稍加准备,拔脚出门,我们携手而行。往镇子走去,一路上都是上山打猎和上木薯地的人群,我和祖先不明的棕色老乡招手,我拍照片 ------ 我们在哈菩拉镇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0.html


x月x日 晴朗

今天跟基尼上他家去看看。他家在20里外的另一个村子里,沿途也可以跑跑许多人家。天气很好,一大早他在门外喊我,稍加准备,拔脚出门,我们携手而行。往镇子走去,一路上都是上山打猎和上木薯地的人群,我和祖先不明的棕色老乡招手,我拍照片 ------ 我们在哈菩拉镇子的卵石路上走,我观察路边各种各样的植物,我甚至放下照相机追捕蝴蝶,啃当地人做的很好的面包,喝甘蔗酒------ 我们认真探讨一些宗教问题。我问基尼,“白人掌握了世界的秘密”是什么意思,基尼直言不讳:白人手中掌握有未公开的《圣经》的一部份,这是长期以来他们在死海地区考古的结果,上帝有迄今不为人知的启示和未来世界的秘密,白人有高科技,知道怎么控制人类的方向----我惊愕;考虑到我们确实是生活在现实世界而不是科幻小说中,我比听说基督曾造访南美洲更加感到震惊! 这是真的吗? 基尼以一种信者自信的神态不置一语。如果再考虑到这并不是基尼一个人的意见,而是相当一部份人流行看法的话,那么这的确是一件令人恐怖的事情。 世界历史真的会有重大突破吗?

天气真热,远处山林里传来熟悉的锯木厂马达声和零星的枪声。据说这一带盛产一种叫 mawa的珍贵硬木,除了中国公司外,还有两家外国采木集团在此开发------沿途我们在乡村小酒吧停下来喝汽水;再往前走,路变窄,绿树高耸,土路沿河边一直向第二个村子Stranger伸去,基尼家就在那个村子的尽头;左边是一片林荫,竹影林绰间,能看到大河平静流去;右边也是绿荫,不时看到有农舍掩现其间,木头搭得很简单的棚屋,光生的院落……土路越来越深,不时听到汽车轰鸣,采木的便道,远远能看到堆积如山的原木堆子------机声轰响____我熟悉的声音____我在想,姚经理他们一定进展得不错 ------ 路过一个木匠家,浅浅的一条小沟,搭着木板,一间不大的工棚,摆满了新做椅子一类,做工粗陋,柱子间悬着一张热带吊床;进工棚,左面是房子,还算坚固;沟边房侧有一棵阔叶树,正飘落一种猩红色花瓣,落英满地缤纷艳丽;房主背对我们靠躺椅憩息,基尼带我上前做了介绍。房主叫叶罗,可能是印度后裔,睁开眼身子动了一下算是向我打了招呼,口中嗫诺,前些天做木活闪了腰,一脸无奈;基尼帮我把他扶起来,我开始为他腰部按摩,他脸上现出些适意;一个印度人模样女人后院闪进,脚下跟着一只很小的小野猪,基尼用一种我听不懂的语言说话。我被小野猪吸引住了,一身金黄色的茸毛,只有小冬瓜大,异常活跃,拱着嘴嗷嗷叫满地跑;那女人上前对我用不太流畅的英语表示感谢,我说还有中国的银针可以做针灸,她问要多少钱,不要,她大感诧异;我说很想要那只小野猪;基尼说长大后就厉害啦,印度女人连说不卖…… 我给那棵正落着艳丽花瓣的树拍照…… 往前走,路边一栋孤零零的支起来的木屋,屋门敞开,空无一人,屋前竟有二十多条狗,有几只很不错的小狗,毛色发亮,神态可爱,我一声唤,都跑到我面前一齐摇尾巴,我不觉想起了山上的那两只狗,拿破仑和Ambition﹐不知道它们长大了没有……一个光着脚的小孩从梯子上走下来,小狗立刻离开我奔向他,围着跳跃;他拎了一个筒走出来,把筒里吃食倒在梯旁的食盆里,所有的狗一齐欢蹦乱跳涌上去,他根本没有回头瞅上我们一眼,整个过程就像没看见我们一样……一幅风俗画吗? 我们走,在第二处农舍前的土路上,一群美丽的南美山羊挡住了去路,山羊脊背上有一溜美丽的蓝毛,像蓝色大蝴蝶的鲸蓝色,两只小小山羊,非常顽皮可爱,争先恐后退到小沟后院落去了。走,进去看看。哇,原始气氛很浓啊,一间棕榈叶大空棚下,前边有一类似大陆山区的铳石臼,做得很大,旁边竖着几根用得发亮的粗大铳棒,显然是双手握住来铳的;棚里几乎陈列着所有新石器工具,熏黑的地灶生着火,吊罐里不知正烹煮什么食物,满地是坛罐食具,有人用的,有狗盆猪盆;中间一张长条桌,棚子里吊三个吊床,一侧码着整齐的柴伙;旁边一个大羊圈,大铁笼里还关着一只大山羊------再稍远一个露天猪圈,有猪嚎声传出……几个光屁股小孩棚外玩,一个光着上身的中年印地安人,怀里抱着半筐木薯,向石臼走来……大棚旁有一间木柱支起的茅棚,门口有梯,一老年印地安妇女,头上戴着一点红绿塑料丝编织的小头饰品,侧对着我们,用手在一个竹筛里拨动什么…… 我问候过那男子,问可不可以买一只小羊?他听不懂,基尼上前做翻译,他们有一种特别语言;他向我笑笑,喊过一个小孩,说了几句什么,小孩往后跑------我不禁蹲下去摸小羊,旁边一只大羊轰的冲过来,用角顶我,这么厉害!棚子里闪出一个年轻女人,很漂亮的有几分像中国人的印地安混血女人。基尼说她就是4个孩子的妈妈,我简直不相信……年轻女人说,这两只小羊是她的,她不打算卖。还分你的我的?她又指铁笼子,里面是只怀孕的母羊……等两个月后小羊生了给你一只------两个月?------我可以等!正说间,后面一间屋子门嘎然而开,走出一个印地安人姑娘------ 印地安人姑娘!我的眼睛直了!我在大河洗澡时见过的印地安人姑娘!印地安姑娘啊!你怎么长得像个中国姑娘!肤色釉亮,釉里透白,透出娇嫩------衣衫破烂,不掩身姿姣好,明玉般眼睛里散发出月光的柔润------你只是看着我------稍顷,她-----微微一笑,眼帘下迸射出一道柔和的神秘------转身进屋了------ 噢!雨林中的月亮!绿色大穹窿里的女神!我用什么样的诗歌来赞美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