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09-02-12 来源:山东法制网 记者:赵爱玫

协勤一干十多年

他们原来都叫交警,后来被称为合同民警,现在的名称是协勤,又叫协警。长期以来他们的工作身份却一直没有改变——临时工。随着我国用工制度的改革“临时工”一词已经不再使用,交警队也和每个人都签订聘用合同,但是他们长年来没有医疗保险、没有养老保险,总感觉低人一等。

裴计成,是这些协勤里年纪最大的,今年大概有40多岁了;杨宪建,今年不到30岁,可能算得上是年纪最小的协勤了。他们说自己当初大都是从社会上考入邹城市公安局交警队的,十多年都称得上是老协勤了,他们爱岗敬业、勤勤恳恳,许多人都是多年来的老先进。但当他们听说有些地方和他们情况相仿的民警部分已完成了身份转换成为正式民警,协勤们的心动了。即使不能转换身份,能享受国家规定劳动保险也可以啊。于是从2005年开始,他们开始向上级单位反映情况,希望自己的待遇问题能及时得到解决。

为了养老保险四处奔波

干了十多年,邹城老协勤们的工资从最初的88元到后来的350元,都远低于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 好在经过几年的努力,他们得到了当地政府要解决他们养老保险的口头答复。

去年秋天老协勤们拿到了一份《邹城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协勤人员管理办法》其中规定“大队为协勤人员调整工资和交纳养老保险的时间从2008年10月1日起执行。”与此同时,他们还得知,邹城市劳动局已经先对公安局交警大队2007年新招聘的二十余名在交通指挥中心工作的人员缴纳了劳动保险。在他们这些工作了十多年的老协勤们看来,是自己多方主张自身权利,政府也为了他们的问题积极解决,并且听说2008年邹城市政府拨专款为老协勤们缴纳劳动保险,可到头来交警队的年轻人却要比自己早一年缴养老保险!

不管别人怎样,他们认为交警队应该按照国家政策从工作时起或是养老保险改革时开始为自己补缴相应的养老保险。于是他们聘请了律师开始走司法维权的路。

申请劳动仲裁却

“不予受理”

2008年12月他们向邹城市劳动局下属的劳动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诉,请求认定与邹城市公安局交警队属于劳动关系。今年1月仲裁决定书下达了,对其不予受理,理由是邹城市公安局为国家机关,不是劳动法律中所称的“用人单位”,直接认定这些协勤与邹城市公安局交警队不属于劳动关系。对于这一理由,老协勤们无法接受。“不属于劳动关系,凭什么劳动局为我们缴纳劳动保险?不属于劳动关系,政府还会拨专款为我们缴纳劳动保险吗?没有立案没有开庭,凭什么认定我们不属于劳动关系?”

劳动仲裁委口头向老协勤们表示:他们和公安局是人事关系,可以打人事仲裁。但山东旭洲律师事务所的舒向新律师说,人事仲裁主要是指公务员或比照公务员管理的人与用人单位之间的争议,老协勤们不是比照公务员管理的,因此与交警队不是人事关系。另外,根据我国《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即使是国家机关、事业组织、社会团体和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的,也依照《劳动合同法》执行。于是20几位老协勤们在律师的帮助下于今年1月份向当地法院递交了诉状,起诉公安局,要求确认劳动关系。

“劳动关系”

与“人事关系”

本来劳动仲裁是劳动者一种极为便捷的维权方式,但邹城交警的老协勤们却不得不以诉讼的方式维权了,原因就是公安局属于国家机关。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人事仲裁是指当地政府人事部门依法设立的仲裁部门,主要负责机关事业单位因开除、除名、辞退、解除、终止聘用合同、工资等劳资争议;而劳动仲裁则是指当地政府劳动和保障部门依法成立的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主要是按照《劳动法》和相关法规、规章、政策处理企业与劳动者发生的劳动争议。但值得指出的是目前在我国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仍存在着许多合同制用工形式,无论是《劳动法》还是《劳动合同法》都将这部分用工形式按劳动关系进行规范,而邹城的老协勤们就属于这种情况。

但是因为劳动仲裁不被受理,老协勤们不得不进行诉讼,一种更为费时费力的维权方式。

这些老协警们说确认劳动关系其实只是第一步,维护自己的劳动权益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我们希望他们在维权路上能够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