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影重重:中国内地最后被捕归案的国民党将军

杀倭灭日 收藏 1 167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郑蕴侠,江西省临川人,1907年生,2009年离世,享年102岁;原国民党中统特务,毕业于黄埔军校四期,1933年后先后曾任国民政府中央司法院法制专员、军法执行总监部司法长、少将专员等职务;震惊中外的重庆“较场口血案”和“沧白堂事件”他则是现场的指挥者之一和参与者。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仓皇逃窜,在四川涪陵(今属重庆)和贵州务川一带“潜伏”长达8年之久,1958年落网,成为中国内地最后一个被捕归案的国民党将军。


踏上潜逃生涯


1949年11月16日,重庆。距最后一班撤台飞机起飞还有4小时,蒋介石命令对重庆实施“焦土政策”。撤退前,将兵工厂、水电厂、机场等大建筑物予以彻底破坏。


此时,身为国民党中央党部特派员的郑蕴侠,已接到命令,负责烧毁所有机要文件,撤出重庆。此时,重庆的两座机场先后被炸毁。郑蕴侠要想逃往台湾,只能赶到成都,乘坐最后一个亡命航班。


当郑蕴侠赶到成都时,成都已经解放。不过,中统和军统已在此布下了谍战网,准备暗杀、爆炸、投毒和纵火。一个月前,中统建立“反共救国军别动纵队第五总队”,司令部设于成都附近的乐山,但是目前情况不明,身为“反救军”新一军少将的郑蕴侠迫切需要通过管道和“团体”恢复联系。


潜逃到成都


从全国形势看来,郑蕴侠逃亡的可选之地只有三处,一是台湾,再是尚未解放的海南岛,三是国民党残部活动猖獗的滇缅金三角地区。


但台湾、海南地理距离太远,金三角则离四川比较近,再加上郑蕴侠抗战时期曾随中国远征军在这一带执行过任务,对云南到缅甸一线的道路和风土人情都相当熟悉,因此,郑蕴侠给自己设计的逃跑路线是渡过川黔交界的赤水河、经由贵州去云南然后越境到金三角,投奔国民党李弥第八军残部。


漫长的逃亡即将开始,郑蕴侠必须凑够盘缠。他现在最需要的,是既不扎眼、又能应对通货膨胀,还能自由兑换的“袁大头”。在倒卖银元交易时,郑蕴侠被冲进市场的解放军抓获。


郑蕴侠加入中统十余年,相继接受过各种特工训练,除了审讯术、心理战、恐怖行动,还擅长职业伪装,所以,他用木材商人的身份掩护,顺利逃过一劫。


在涪陵隐姓埋名


1950年3月22日,西南剿匪公告发布西南公安师组建。根据西南公安部有关的敌情通报并综合各处边境的报告,郑蕴侠并没有逃出边境,他肯定有着顽强的生存技能。公安局抽调了28个侦查员,川东、川南、川西、川北四个片区进行稽查。


郑蕴侠生前介绍:等我走到赤水河以后,就发现赤水河河边岗哨林立。于是连夜返回,绕道到合江、綦江到南川。贵州人地两生,没有根基,我决定调头,返回重庆。


郑蕴侠路过泸县老城的当天,“镇压反革命运动”拉开序幕。匪特们明白自己的大限将到,最后放命一搏。剿匪部队已将民众武装起来,泸州一带实行宵禁。


现在最聪明的办法是隐在一个安全的角落静观其变。远处传来竹琴声,郑蕴侠闻声走进一家看似平常,却有很大玄机的小酒店。在这里郑蕴侠认识了疑似军统的王大哥。随后,通过王大哥的帮忙,郑蕴侠在涪陵潜藏进一家榨菜厂当上了小工。


1951年1月,中朝部队在三八线南北发动了第四次战役,粮食和医药短缺严重,榨菜和炒面一起被志愿军司令部列为优先级供应物资。因此,榨菜厂也就成为具有战略价值的目标,残留大陆的匪特接受指令,以暗杀、爆炸手段立即予以破坏。为加强防范,解放军代表接管了榨菜厂。郑蕴侠知道,自己必须尽快逃跑,必须快速找到新的伪装身份、新的藏身地。


在濯水潜伏


濯水,是一个理想的藏身地,这个地方只有一条丁字石板街,人口不到2000,很少与外界有联系,由于地处川黔两省交界处,倒是时常有些行商、游医、漆匠篾匠在镇上盘桓逗留。

郑蕴侠生前介绍:我在濯水做起了杂货生意,濯水人把我看成又一个可怜的漂泊者,我改名叫刘正刚,住在一个姓何的大娘的院子里。


一场席卷全国的土改风暴很快吹击到这个大山深处的小镇,郑蕴侠利用何大娘和邻居们的纯朴为自己掩护,根据邻居们口中刘正刚的表现以及家产状况,郑蕴侠如愿以偿地被评为贫民。


郑蕴侠一直在思考,像自己这样一个45岁的男人,没有婚姻和家庭,在一个封闭的山中小城,是件极不正常的事情,他需要健全身份,多一重掩护,就在这时,一个女人走进了他的生活。


邵春兰是山东人,长相普通,气质朴素,话不多应该是可选择的对象。经历过大悲大苦的战乱和流浪,邵春兰渴望找到能够真正托付终身的好男人。“同是天涯沦落人”,两个人被命运宣布结为夫妻。


1956年,国家开始对城市工商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像“刘正刚”这样的私营小贩理所当然属于改造对象,郑蕴侠阴差阳错地成为濯水供销社的会计。


郑蕴侠束手就擒


1958年,一个郑蕴侠恐惧等待了近8年的场景终于到来了,他接到了当地公安部门的正式传唤。原来,金门局势突然严峻起来,台湾“国防部情报局”派遣了大批特务潜入大陆,企图和尚未启用的特工或者失散的残特恢复联系,公安部门决定敲山震虎,看郑蕴侠在知道自己已经暴露的情况下,是否会与台方接头,如果是,那么就有可能顺藤摸瓜,牵出一张间谍网。


久违的噩梦又重新出现,与其在逃亡中忍受度日如年的煎熬,不如静静地等待那最后的崩溃!8年了,8年的东躲西藏、胆颤心惊,终于结束了。郑蕴侠知道,自己迟早有这一天,而且他想好了,如果这一天到了,他会自己来解决这一切。这是他为自己的妻子惟一能做的事。


畏罪自杀的举动让贵州公安证实,郑蕴侠只是孤身逃亡的残特,并未与其它组织联系,可以立即抓捕:郑蕴侠,你被捕了!郑蕴侠,束手就擒。


郑蕴侠的逃亡与被捕,创下了一个当代中国之最,他是最后一个在大陆落网的国民党将级残特。郑蕴侠被关进专门羁押反革命嫌犯的重庆市第二看守所。


1958年12月22日,万人公审大会在重庆学田湾体育场举行。十天前的一审判决中,郑蕴侠被判处死刑,他没有上诉,但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在这次终审判决中,被改判为有期徒刑十五年。


郑蕴侠生前介绍:根据我的罪恶,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后来中共中央惩治反革命新规定,可杀可不杀的不杀,不是我的命大,是中共的政策伟大,中共给我的再生啊。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