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娼人用充气娃娃卖淫,警察对此无可奈何!你怎么看?

需要自行车 收藏 69 75293
导读:新闻背景:一个昏暗的房间被分隔成了十来个包房,每个包房里都有一名赤身裸体的男子抱着一名全身上下没有一根线的年轻貌美的女子在疯狂的"运动"着。这是记者在葫芦鸟市一个公开营业的"消魂苑"里所看到的情景。 这个就设置在葫芦鸟市最繁华大街上的"消魂苑"也引起了公共安全专家机关的注意,警方已经在这个消魂苑里抓获了7个"现行",但是因为没有法律依据,无法进行处理。 暗访"消魂苑" 昨日,记者接到一个神秘地电话,电话中一名男子说,葫芦鸟市最繁华的中央大街有一个公开营业的* 院,pol.ice已经去了几次,但是这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新闻背景:一个昏暗的房间被分隔成了十来个包房,每个包房里都有一名赤身裸体的男子抱着一名全身上下没有一根线的年轻貌美的女子在疯狂的"运动"着。这是记者在葫芦鸟市一个公开营业的"消魂苑"里所看到的情景。

这个就设置在葫芦鸟市最繁华大街上的"消魂苑"也引起了公共安全专家机关的注意,警方已经在这个消魂苑里抓获了7个"现行",但是因为没有法律依据,无法进行处理。

暗访"消魂苑"

昨日,记者接到一个神秘地电话,电话中一名男子说,葫芦鸟市最繁华的中央大街有一个公开营业的* 院,pol.ice已经去了几次,但是这个*院现在仍然公开营业。

一名女子迎了出来,问记者是不是来这里消费,并对记者说,这里各种年龄段的美女都有,有白领、有青春女学生,也有俄罗斯女郎,可以随便挑选。接着记者被带到一个房间内,一进入这个房间,记者吓了一大跳,里面都是熟悉的女明星,有巩莉、张蔓玉、林青霞、张子怡还有现在正红火的"超女",但是记者到跟前一看,原来都是塑胶模特。老板看出记者一脸疑惑,便过去在林青霞的胸部摸了一把,林青霞立即开口说话:"讨厌!"老板说,他们这里实际上是一个用塑胶女模特供一些男士"作爱"的地方,只要顾客跳上一个模特,就可以把模特带到一个包房。

跟模特作爱?记者简直难以相信。老板说,他们的模特都是特殊塑胶制作的,手感和人体完全一样,模特大小也和真人一样,而且模特里还安装有电脑控制的发声系统,会随着顾客对模特的动作发出各种声音。老板还脱下了张子仪的裤子,记者看到,模特的生殖器和真人的也完全一样

在记者保证为顾客隐私保密的承诺下,老板将记者带到一个房间,房间里是一个高清晰的电视,原来这是一个监视器,清晰地反映了每个包房里顾客的行为。记者看到,房间里的顾客都正在和女模特作爱,记者感觉这些顾客非常投入,完全是和正在与真人作爱一样。而且在作爱时,女模特还发出各种呻吟声。在消魂苑门口,记者看到一个顾客消费后满意地离去。

警方对此无可奈何

记者随后来到公共安全专家局的治安大队,治安大队大队长张和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到那里进行了两次行动,这个消魂苑已经存在一个月了。这个消魂苑实际上和*院差不多,每个顾客每小时收费20元,实际上是一种变相M Y。但是,根据我国的相关法律规定,M YP C必须是在两个人之间发生,人和塑料人之间这种行为无法认定为M YP C,我国法律也没有对这种行为属于什么性质进行界定,所以公共安全专家机关无法处理。

葫芦鸟市的张律师说,我国法律规定,法律没有禁止的行为,公民就有权去做,我国的任何一个法律都没有规定人与塑料人之间的"作爱"行为违法,所以消魂苑的经营活动就是合法行为。张律师说,消魂苑实际上不是在从事M YP C活动,实际上是在提供一种娱乐消遣的方式,虽然这种方式现在还难以被很多人所接受。


卖娼人用充气娃娃卖淫,警察对此无可奈何!你怎么看?

消魂苑的老板对记者说,他没有想到开业以来他的生意这样火爆,他现在正在准备扩大经营规模,设置女宾部。女宾部将请来周润发、成龙等男明星,当然也都是男模特,老板相信女宾部也一定和男宾部一样红火。"这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人们追星的愿望。"老板说。

网络上热烈讨论的“利用充气娃娃卖淫”事件竟然是假新闻,本报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不仅该新闻所提地名有误,新闻中的事实无法核实,报道该新闻的记者张力行更是查无此人。

网友爱是辣舞在他的博客中提出问题:什么样的东西叫淫秽?时代进步了,淫秽和情趣用品的界限越来越模糊,充气娃娃算不算淫秽物品?如果不淫秽,是否可以放在讲台上?如果淫秽,又如何能够销售?

邬明安:出租是打擦边球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邬明安认为,充气娃娃从文化部门的角度看应该不属于淫秽物品,但是他的出租者可以按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的行为被处理。“(‘充气娃娃妓院’)有一种出租的性质,这种行为确实打擦边球了。”

李银河:跟租游泳圈差不多

李银河则认为这应该算是正常的娱乐活动,而充气娃娃也算是性活动的辅助商品:“这类工具咱们中国好像并不认为是淫秽品,大街小巷好多正规卖性用品的,不属于淫秽品。淫秽品应该是指光碟呀什么的。”记者:“那这种出租的形式,并提供场地,算不算是组织卖淫?”

“不算吧。我觉得跟出租一个游泳圈什么差不多吧。”李银河说。

二问: 公开租用充气娃娃营利是否违法?

“这肯定不属于卖淫嫖娼的行为,不能依照《行政处罚法》来按卖淫嫖娼来处罚。”邬明安一语中的。“根据我国的法律规定,卖淫嫖娼必须是在两个人之间发生,人和塑料人之间这种行为无法认定为卖淫嫖娼。”浩天律师事务所郑欣也表示,组织容留卖淫嫖娼是触犯《刑法》的,但充气娃娃不是真人,应该不触犯组织容留卖淫罪,但这种经营的性质,以营利为目的,有伤社会道德风气,应该由工商部门予以取缔,给以处罚。

出售和使用都不违法

“北京目前没有这样的场所,也是不允许登记这样的场所的。”北京市工商局法制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也不可能规定这么细

记者打电话到北京市朝阳公安分局法制处咨询有关充气娃娃“妓院”的法律问题,工作人员显然也在关注此事:“在辽宁省葫芦岛市还真有这样一个场所。”并称自己也是从网上看的报道,停顿了一下,他说:“我们还没有从本系统的渠道得到这个消息。这是个新鲜事情,目前还没有明确界定呢。”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法律永远是滞后的,永远是违法行为出现后才会逐渐制定相应的法律。“这个东西是不是违法要看他的社会危害性了。我不排除这件事情是个噱头或者是个炒作,毕竟法律有空白和盲区,有人会利用这个。但我个人觉得,充气娃娃既然可以卖,说明销售是合法的,使用也不违法,下一个就涉及到使用场所问题了,在私密空间里使用应该不违法,这是你个人的生活方式,但是不是允许在公共场合这么干,法律应该界定一下,要看他有什么社会危害性,看会出现什么新问题。”

出租营业找不到登记类别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汤维建:“从法律逻辑上来讲,如果允许出售的话,那允许消费、允许出租应该是没问题的,从逻辑上讲没问题。如果他是一种营业行为,那他应该取得工商的营业许可登记,没有登记就经营也是非法的。反过来如果获得了工商部门的登记许可,这样的营业就是合法的。非不非法并不在于他提供的服务是不是一种特别的服务,而是说他没有取得工商的许可。”汤教授认为工商对这一类经营的批准需要特殊审查,这种经营是在工商登记的许可范围内找不到经营类别,工商要批准就必须有明确的法律依据。

约50%的网民的观点是,虽说法律不禁止的就算不上违法,但还有一个伦理道德的底线,在中国人眼中,这样“伤风败俗”的事要从道德层面上给予谴责。

如无法律禁忌,能否成为营业项目?

社会学家周孝正说:“法不禁止皆允许,法律上没规定你就不能管。”那么,如果把它发展成为一个合法的行业有没有积极的意义和可能性呢?

记者:您觉得出租充气娃娃如果成为一种新的行业有没有合理性?

周:当然有合理性,这和卖淫嫖娼绝对不是一码事呀。道德是你有你的标准,我有我的标准,但法律是底线。能不能发展成一个行业我不知道,但它肯定有需求,有了需求就有供给,这是市场经济的精髓。

网友建议全国推广

“不传播性病,能解决性问题,没有治安问题。”是网友广深硅客给充气娃娃妓院做的积极评价。未来豪客则说:“按照现行法律,此种经营大体上没有任何不妥,和真正的妓院形同神不同,值得政府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关注,甚至我还觉得他隐隐有可以赞颂的地方。”立即就有网友附和“建议在全国推广,最起码价格便宜又安全”。

谁来监督管理

卖娼人用充气娃娃卖淫,警察对此无可奈何!你怎么看?


爱是辣舞则提出了他的担忧:如果产生无数的类似娱乐场所,届时,桌上放着各种情趣用品,店里站的全都是裸体的明星佳人,咖啡厅,酒吧,健身中心,洗浴中心……到处都是,这又怎么办?我们需要认定的是,在哪些场合可以出现充气娃娃?如果不做成包房,而是允许顾客在厕所里使用各种性用品,和救生圈一样的性质,交一定租金,又如何定性? 卫生消毒情况如何检查和保证?这是由卫生还是质量监督、或者消费者协会管?

李银河认为,从历史和从其他国家的状况看,“充气娃娃妓院”都成不了一个行业:“没有听说,这简直是……(租用充气娃娃)证明压抑的程度相当高了,连这样的东西都居然有人花钱去消费,我觉得它反映出人的压抑程度相当高。”

郑欣律师的见解是,随着社会进步,人们的意识更加开放,像许多网友说的,从人性的角度、从健康的角度,甚至从预防疾病的角度来说都是有一定意义的,但要进行相应的管理,比如不能模仿明星的样子,在加强管理加强规范的情况下我觉得还是有一定积极意义的。但在目前的国情和道德观念下不太可能实现。

网友们还列出了经营此种项目的场所的几点注意示项:解决好关于明星的侵犯了肖像权和名誉权问题;保证不泄露每个顾客的隐私权;要有卫生证, 严格消毒,做好卫生安全工作避免疾病的传染,保证用户不受伤害;要禁止未成年人进入。


13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