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特务 正文 十五 满腹悲痛

梅戈 收藏 9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URL] 陈子明这一问,一下勾起唐梦琴突然想起自己伤心的过去,心里一酸,眼圈顿时就红了。 陈子明等把茶水倒好,看自己问话唐梦琴却没回答,一抬头,看见唐梦琴是眼泪围着眼圈转,急忙放下自己手里的茶杯,快步赶过去问道:“怎么了?梦琴!” 唐梦琴强压住心里的悲痛难过,强笑道:“没什么,只是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


陈子明这一问,一下勾起唐梦琴突然想起自己伤心的过去,心里一酸,眼圈顿时就红了。

陈子明等把茶水倒好,看自己问话唐梦琴却没回答,一抬头,看见唐梦琴是眼泪围着眼圈转,急忙放下自己手里的茶杯,快步赶过去问道:“怎么了?梦琴!”

唐梦琴强压住心里的悲痛难过,强笑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过去的一些不愉快,过去就过去吧!”说完,她脸上还挤出一丝笑容。

陈子明看唐梦琴的表情,知道自己的问话刺中了唐梦琴的痛处,此时不正是一个更加深入接触了解唐梦琴内心世界的好机会吗?据他手里掌握的情报,唐梦琴这些年的生活经历并不复杂,如果有什么事能引起她的伤心,那十之八九就是她想起了自己的亲人,这机会可不能轻易放过,所以站在沙发边,陈子明半俯着身,试探着问道:“听小冷说,你家里好象没什么人了!你是不是……”

一听到陈子明提起家里人,唐梦琴才勉强压下去的伤心悲痛,一下子就被陈子明的话勾了出来,只听她“哇”的一声,顿时失声痛哭了起来。

陈子明见此,心道:“好,看来我是找到了点子上,今天我说什么也要降服你!”心里这么想着,脸上却假装闪过一丝惶恐,看唐梦琴伏在沙发扶手上哭的伤心,他嘴里连声道:“梦琴,梦琴,你这是怎么了?!都是我不好,是不是我……”一边说,他一边就蹲下身去,伸手握住了唐梦琴的右手。

唐梦琴和陈子明虽然也单独接触了有半个月,可是除了正常的礼节性握手,唐梦琴是始终没和陈子明有过更进一步,比如拉手、拥抱等行为,不是陈子明不想,是唐梦琴不允许,可今天她情绪突然失控,陈子明的手握住了她的手后,她不由得就攥住了陈子明的手。陈子明一看有机可乘,一边安慰着唐梦琴,一边又再进一步,看唐梦琴坐着的沙发还有空,侧身他就坐到了唐梦琴身边,抬手揽住她的肩头,还时不时地摩挲摩挲她的后背。

唐梦琴哭的伤心,也说不清为什么,不知不觉就伏到了陈子明的肩膀上。

陈子明心头暗喜,轻声细语地哄劝着、安慰着,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唐梦琴不知是自己哭累了,还是陈子明的劝慰起了作用,慢慢止住了哭泣。

等她用手绢擦干了泪水,侧头一看,眼前陈子明的肩头被自己搞得是一塌糊涂,原来干净挺括的西装被自己又是眼泪,又是鼻涕,弄了一个不堪入目,所以看到这情况后,她抽噎着向陈子明道歉道:“嘉安,真是对不住,我、我……你看,你这西装全被我弄脏了!”

陈子明微笑着对唐梦琴道:“梦琴,你不要这么说,这都是我不好,不小心提到了你……”

唐梦琴急忙抬手挡住了陈子明的嘴,哽咽道:“这不怪你,都怪日本鬼子!”

陈子明心里一惊,诧异道:“怪日本鬼子?!”

唐梦琴脸色正然道:“对,这一切都怪日本鬼子,没有日本鬼子,我哪里能沦落到家破人亡?好好一家子人,最后只剩了我一个!”

陈子明哦了一声,脸上露出询问的神情。唐梦琴略微活动了活动身子,看着他道:“嘉安,虽然咱们接触的时间不算长,可我看得出来你喜欢我,是真心喜欢我,所以今天借着这个机会,我想把我小时候的事跟你说说,你愿意听吗?”

陈子明也站起来活动了活动自己的身子,微微露出一丝笑容道:“当然,我当然愿意听!不过你还是先休息两分钟,喝口茶!”一边说,他就去桌边把给唐梦琴倒好的茶水端了过来。

唐梦琴这时正也觉得口渴,看陈子明把茶水给端了过来,忙起身接过,说了声谢谢。

等陈子明在旁边的沙发上坐好,唐梦琴把喝了两口茶的茶杯放到了茶几上,瞅着陈子明她低声道:“嘉安,如果你愿意听我说说我儿时的事,今天我就说给你听听,这些事,除了一些领导,我是跟任何人都没讲过!”

陈子明点点头道:“我当然愿意听,只是别再引起你的伤心才好!”

唐梦琴苦笑了一下:“我的眼泪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流下来的,这么些年,无论多苦多难,我是轻易不掉眼泪的,可现在遇到了你,我不知怎么地,变得突然脆弱了!”说完,唐梦琴又苦笑了一下。

陈子明的心头又是暗暗一喜,可表面上却露出关心的神色:“许多事,是说出来比较好,憋在心里也不是办法,可我怕你再伤心!”

唐梦琴在沙发上挪动了一下身子,轻轻摇了摇头,道:“那些事,其实已经过去了十几年,我的眼泪其实也早已经流干了,在这之前,偶尔想起来,也只不过是伤伤心而已,像今天这么哭出来,我也不晓得为什么!也许我是真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可以……”唐梦琴的话说到这里细微得让人听不清,可陈子明从她那变得绯红的脸上还是看出了话里的意思,急忙表白道:“梦琴,请你相信我,我是绝对不会辜负你对我的期望的!”

听陈子明发起了誓,唐梦琴隔着茶几伸过去了自己的右手,握住了陈子明的一只手,含羞道:“嘉安,我相信你,你不用发誓的!”

陈子明点点头,反手攥住了唐梦琴的手,唐梦琴这时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想把自己的手抽回去,可陈子明死死的握着,挣了两回没挣脱,她也就任由陈子明握着了。


“嘉安!”停顿了几秒钟,唐梦琴叫了陈子明一声,看陈子明正笑吟吟地望着自己,她脸上一红,陈子明怕她窘迫急忙道:“梦琴,你不是要和我说你小时候的事吗?那你就说吧!”

唐梦琴的脸又微微一红,低声道:“如果你愿意听,我就说给你,这些事,我除了政审时向领导汇报过以外,跟任何人都没讲过!”

陈子明立刻再次斩钉截铁地表白道:“梦琴,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向任何人讲的!”

唐梦琴点点头道:“我相信你不会向别人讲的!”说罢,她又停顿了一下,把思绪整理了整理,随后娓娓低声向陈子明讲了起来:“我老家,是直隶河北省沧州的,祖祖辈辈都是庄户人,到了我祖父这一辈,凭着祖辈的积攒,自己的勤苦,在乡村里一共置了有一百多亩地,家境殷实了起来。唐家,一向有点儿人丁不旺,几辈子都是一脉单传,到了我父亲这一辈,还是独子一个。家境富裕了,我祖父就有了改换门庭,出人头地的想法,他自己那是不成了,就把希望寄托在了子孙身上。先是把我父亲送到了沧州城里,后来又送到了天津。开始,我父亲思想还是比较保守,就想按照我祖父的想法,好好读书,以后弄个小官做。后来在天津接触人多了,思想也就慢慢地杂了,再和别人一探问,光凭读书想做官?!那只能是想想。要做官,那首先要讲究门第,得有关系,父辈有人做官,儿子这一辈自然没问题,否则那就得有钱,再想象以前考秀才、中举人,然后一路金榜题名去做官,已经是旧黄历了!我父亲一想,自己出来读书很花了家里一笔钱,自己家里那点儿钱,在乡下还算是个钱,可拿出来买个官?那还不够给大官家门房的红包呢!渐渐他就死了这条心。等毕业后,因为在天津接触洋务比较多,和一些洋人、买办也打过一点儿交道,他就说服了我祖父,变卖了家里二十亩地,和一位同学一起开起了一家洋布庄。刚开始,店面小,总共只有两间门面,又没有经验,着实赔了不少钱,后来那同学就撤股不干了。我父亲狠狠心,又央求我祖父卖了三十亩地。起初我祖父是说什么也不肯,说土地是立业之本,有土地,就有进项,一家人就有吃喝!日子就绝对不会出岔子!那时我父亲是才娶了我母亲半年,他就拉着我母亲一起给祖父跪着央求,一直跪了小半天,可我祖父还是不答应。我祖母知道我母亲怀了孕,又心疼儿子儿媳妇,就帮着我父亲求我祖父,甚至硬逼着我祖父卖地给我父亲做买卖。我祖父和我祖母一向感情极好,总说要没有我祖母的精打细算,这个家不会这么快就富裕起来,所以最后万般无奈,只好把地卖了三十亩给我父亲的洋布庄做本钱,家里的地也就剩下不到一百亩了。有了那些钱,我父亲也学了些经验,又雇了两名好伙计,那小店慢慢就兴旺了起来。等到我出生,我们家在天津的洋布店已经是五间门面了。门面房后面是仓库,再后面是一座小院,总共有小二十间房。那时除了刚出生的我,我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挣到钱了,房子也富裕了,父亲就把我们接到了天津。我祖父舍不得乡下的地,就每年带着我祖母到天津来住两回,大多时候还是住在乡下。”说到这里,唐梦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看陈子明听的很认真,她不自觉的又把自己刚放下茶杯的这只手也放到了陈子明的手里,“如此又过了几年,我们家的生意越做越好,在济南又开了一家分店。因为总和洋人打交道的缘故,我们的家具也是很西化的,这就是我一进来就抢着来坐这沙发的原因!”说罢,唐梦琴轻轻笑了一下。

陈子明点点头,示意自己还在听,唐梦琴咂了下嘴:“看你喜欢听,那我就继续给你说!”

陈子明笑着道:“说吧,说吧,我挺喜欢听的!”

唐梦琴也点点头,接着道:“1937年,那年我整整十六岁,卢沟桥一声炮响,我们家的一切全毁灭了。先是我父亲带着我们跑回沧州,可还没等我们喘口气,日本兵就追到了,我父亲又带着我们和我祖父、祖母一起跑到济南,才租下一个院子想先暂时住下来,日本兵又脚跟脚杀到了济南。那天的情景,我是永远忘不了,”说到这里,唐梦琴的眼圈又红了,“那些日本兵打到济南城,是见男人就杀,见女人就奸。我母亲听着街上不好,才把我藏进衣柜,日本兵就闯进了我们家的院子。我大嫂那时正怀着三个月的身孕,看日本兵闯进来,就想跑到我母亲这里寻求保护。我父亲跟我大哥知道一家老少在劫难逃,就想和日本兵讲理,可日本鬼子哪里是讲理的人?!还没等他们向前走两步,两个日本兵扑上来,登时就把我大哥刺死在了院子里;另一名鬼子军官,东洋刀一挥,一刀就把我父亲的脑袋砍了下去。躲在衣柜里正向外偷瞧的我,一下子就吓得昏了过去!”唐梦琴说着,想着当时的惨痛,又已经是泣不成声。陈子明见状,忙把自己的手绢掏出来,替唐梦琴擦了擦眼泪。

唐梦琴顺手接过来陈子明的手绢,自己擦了擦眼睛,继续道:“等我缓醒过来,刚才被我打开一道缝的衣柜这时被关的死死的,外面是什么动静也没有。我想喊,可喊不出声,大着胆子使劲儿推开衣柜门,眼前的景象又把我吓得昏了过去。”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