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干者谈墨法儒三家!

看了《诸子百家,墨家智慧最高》一文,很是感触,墨家的思想奇葩在尘封2000年后,终于在觉悟的部分中华优秀儿女的手中再次绽放。


/来自***社区 */



我是一个粗人,没有多少文采,仅仅从现实问题来谈谈我是如何看待墨法儒三家,通过把三家的思想有机结合起来,谈谈中国所有问题的解决之道。




《诸子百家,墨家智慧最高》一文我尤为赞赏,如果它提到的是一个理论和一个理想,那么我的文章就是实现他提出的理想的方法。该文中提出,墨家的思想比儒家思想要更智慧,我同意。儒家思想更重视家庭家族,爱是从里到外辐射的,是有亲疏等级的;而墨家的兼爱是平等互利的,是平行的。但如果把本身智慧的思想放在一个恶劣的不利于自己的环境,那么它的智慧之光也就无从发挥。在家庭结构构成如此复杂的情况下,墨家的兼爱思想,尚同思想,以及公平公正的思想就在那样的恶劣经济环境和人文环境下,没有了市场。




在战国时期,各国为了发展,法家就占领了市场;战国这样的冷兵器时代,各国作战需要青壮年人口来作战,墨家的兼爱尚同思想就没有了市场;儒家的那种仁爱思想更是没有了市场;秦统一天下,家天下,家长制、愚民思想,家庭作为社会的基本细胞,利于统治,这样儒家就有了市场,儒家一旦有市场,墨家就更失去了市场。这个时候,法家思想在任何朝代,任何历史条件下,都必须存在,那么法家在儒家思想统一天下的基础上,彻彻底底变成了恶法!




而现今,我们要讨论的是,既然认同了墨家思想的先进性和智慧,那么我们如何为墨家思想营造一个环境和氛围。这个关键就是中国人口基数以及家族脉络结构的复杂性。大家也许要问了,什么是家庭结构?很简单,我来用最简单的话来告诉你,那就是“我表舅的七婶的三姑的堂姐的舅妈的亲表叔的八大姨”。。大家去看看红楼梦里面的家谱,大概就知道中国的人口问题和儒家思想的腐坏,以及官本位文化对中华大地侵蚀有多深!!!以前墨家思想受到人们的忽视,觉得太理想主义色彩,根本就是水中月,镜中花,其实,那仅仅是因为墨家思想当时,乃至2000年至今,没有一个赖以生存的土壤。而现实中,只要某些因素可以突破,那么墨家思想就可以从一种理想理念而付诸于实施,那就是下面我将说到的人口结构问题。




当前中国人口基数和家族脉络的复杂性,决定了儒家思想暂时居于统治地位。儒家说的都是一些鸡零狗碎的东西,仔细分析,更像是一部《当官速成法》,正是由于儒家思想,等级思想对中华民族的侵蚀已经根深蒂固,才孕育出我们华夏民族所独有的官本位文化。但我们必须弄清楚,究竟是在小农意识强烈的人文环境下诞生了儒家思想,还是儒家思想铸成了中国的小农意识和儒家文化!这是一个蛋生鸡,还是鸡生蛋的问题。。。我个人更倾向于前者!在那样的大环境下,墨家被PASS,就在情理之中。儒家思想终究有其正确的一面,但归根结底,它的很多核心东西是有问题的,是很恶劣的。


易中天谈法家时说,法家思想归根结底,就是人治,我觉得这个观点是错误的,那是因为中国数千年的法家思想,始终脱离不了儒家思想这个精神层面的东西,这才是法家思想终究是人治的最深层原因。个人认为,有了儒家思想作为中华民族思想的根基,那么法制就变得恶;当有墨家作为中华民族思想的根基,那么法制就将变得善!!!



墨家是一个准军事化组织,那么我想再结合他的兼爱思想,让中国未来数千万独生子女从小受到集中教育,如斯巴达似的教育,那对中华民族的国民素质,无疑将会得到前所未有的提升。同时,可以让存在于我们民族内心的民主精神和纪律意识得以重新塑造。如果人口能够控制到4亿-6亿,那么独生子女就会占到多数,人之间是需要爱的,独生子女更是宝贝,儒家的思想余毒惯性地还将贻害中华民族一段时间,那种施小善而行大恶的亲亲之爱思想就会让所有中华民族的后人变得懦弱不堪。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独生孩子大多有自己的思想和个性,甚至是唯我独尊,但我们可以看出其奴性在减少。但由于溺爱,也就是延续的儒家的亲亲之爱,造成了独生子女在具有独立精神和独立人格的同时,也同时很脆弱,经不起考验和打击!那么这个时候,一种集体主义观念的树立和独立精神意识,意志力的培养,就成了首要任务。那么这个时候,墨家的"兼爱""尚同"的思想以及集体荣誉,集体主义精神,纪律和自控力的培养,就顺理成章,墨家的精神就能够得以最大的发扬。



谈到这里,顺便说一说关于民主和民族纪律性的问题。我们可以想一想,日本是如何发展起来的;“民主”印度的人口为什么得不到有效的遏制;为什么搞“民主”的菲律宾和印尼会那样穷,问题不在于民主,而在于纪律。同样的一段话,引述和衍生到这里,那就是儒家精神层面基础上的纪律,就是一种有组织的压榨和剥削,这种被压制的纪律是不能持续的;墨家精神层面基础上的纪律,那就是一种民族的集体观、荣誉感的塑造,以及创造性和组织性的生产和发展,这种纪律是可以持续的。正如郎咸平所言,没有一个民族的纪律意识,那么想通过所谓民主来发展自己的文明,无异于是痴人说梦,搭建一个虚无缥缈的空中楼阁。




(墨家敬鬼神,从易中天看来,如果会抽象继承,那么可以看作:让中国人有一种信仰!而我们现在的中华民族,可以说是毫无信仰,毫无敬畏,想干什么都可以干。。看看温州那起震惊全国的蓄意谋杀案钱云会案件(所谓的车祸)!!是多么令人发指!!!有信仰,那么一个民族和一个国家层面,可以从很多事物反映出来的。不仅仅是经济和科学的发展,也包括他的音乐,文学,诗歌,人文精神,老百姓精神层面等。。。社会上,真善美的东西就更多一些。。对比一下西方的音乐和艺术,看看我们现在有什么经典的艺术?经典的音乐?这些东西不是一种形式,而是发自人们内心的一种情怀的自然发散!!听听巴赫莫扎特的音乐,在听听我们现在的红歌,对比一下! 听听中国古代的兰陵王入阵曲,再对比一下日本的民间歌舞,其实日本的音乐和艺术就是从中华大地上继承下来的!再想想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再去对比一下中国古代和近现代将领的杀身成仁的故事,以及中国古代武士和文士的义举,就可以看出,在儒家思想为核心为主导的民族精神层面,我们民族精神的丧失有多严重!司马迁为李凌投降行为的诡辩,为中国历朝历代开了一个很坏的先例!)————这段可以略过不看。



但现阶段,中华民族从儒家思想文化的框架要跳跃到墨家思想为核心的框架中来,那么中介就是法家思想作为一个跳板:法、术、势,奖惩两面。



所谓法,就是大家所创导的法制,条规;接下来,我们谈“术”,“术”就是国家与人民建立信任,信赖关系的纽带和前奏,所谓术,不是那些儒家,那些文痞们所认为的权术,至少权术不代表全部内涵,它仅仅是一小部分,韩非所言的术,那就是以法治为基础,在法制全面实施之前,而采取的一种让法制顺利实施的手段,制定法律容易,而难就难在如何去更有效的实施这些法律!最好的例子就是商鞅“徙木立信”的故事,那就是,通过一种手段,让人们对国家和ZF产生信赖,这个就不用多谈了,当前中国的“徙木立信”,就是“反腐肃奸”,或一场可控的战争,必须任选其一;那么接下来,我们对“势”就好理解了,那就是势头,风气!!!在“术”和“势”的前提下,那么法制的实施就变得相当容易了!



那么建立国家公信力后,法制得以全面和有效的实行,首先一点就必须解决一个人口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儒家的框架始终无法跨越到墨家的框架,人口和人口家庭结构、小农意识,是儒家思想和官本位文化赖以生存的温床!!






墨家和儒家更多的内涵是在精神层面,法家是在现实层面。墨家、儒家、法家三者,精神层面的儒家和墨家是可以和现实的法家有机结合的,而且儒家精神和法家思想已经在历史进程中进行了有意无意的融合,事实证明,这次结合是不成功的,是失败的。儒墨和法家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东西。如果精神层面的东西不改变,法制最终会被精神层面的东西利用操纵,我们两千多年的王朝兴衰更替以及现实都离不开这样的规律,终其原因,还是因为中华民族受儒家思想的侵蚀太深太重。。。而儒家的根基就是几千年来中华大地上的小农意识和人口家庭结构。




人口基数和庞杂的家族结构就如同身上的细胞,一旦这个细胞组织被打破,重组,那么儒家的思想便失去了赖以存在的土壤和根基。这是很现实的问题,而绝非空谈。




墨家是实干的,是最具有科学精神的,也是最具有民主精神的一个学派,都与当今社会的现实问题的解决不谋而合。


反对儒家思想,并非是反对儒家思想的全部,而是反对儒家思想的核心价值观;赞扬墨家思想,并非赞扬墨家思想的全部,而是赞扬墨家思想的核心价值观。中华民主是一个思想荟萃的民族,我们有数千年的百家争鸣的思想和文化,理想中的进步的中华民族,精神实质不是儒家,而是以墨法道儒思想共同构成了中国数千年来的文化和精神内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