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叫江淮 外传 第八十六章

骆马湖 收藏 0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


谢庆云和孙良诚关系颇深。一九二一年,谢庆云投西北军时,正是在孙良诚任营长的那只部队当的新兵。谢庆云没有直接带过兵。他虽然生于一个农民家庭,但其自幼聪敏强记,勤奋上进,常怀有忧国忧民之心。从军后,因其机智果断,稳重干练,而受到冯玉祥和西北将领吉鸿昌的赏识。从第十六混成旅团上尉军需开始干起,他在西北军系统内历任少校军械、第三军上校军务处长、孝义兵工厂厂长、河南省烟酒税务局局长、山东省烟酒税务局局长、公路局局长、汽车管理局局长、吉鸿昌部总参议。抗战爆发后,又任宋哲之部天津造币厂厂长,热河、察哈尔、绥远、河北四省统税局石家庄分局局长、宋哲元军部参议、孙良诚部总部参议、汪伪第二方面军第四军副军长兼第二方面军驻南京办事处少将处长、苏北十六县政务副厅长兼贸易公司总经理。一九二七年,南京的蒋介石发动“四.

一二”反革命政变,紧接着武汉的汪精卫又进行“清党”。蒋汪合流大肆屠杀共产党人。谢庆云并没有随波逐流。谢庆云在和中共党员宣侠父的接触中,就已对中共产生了好感。宣侠父,黄埔一期生,受党中央派遣到布衣将军冯玉祥的西北军作兵运工作,在西北军中是公开的共产党员。冯玉祥作为西北军的统帅,一直不满蒋介石的独裁统治,多次与将介石公开叫板,并兵戎相见,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的蒋冯阎大战,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军阀大混战。冯玉祥和山西土皇帝阎锡山联合为一方,蒋介石的南京政府为另一方,双方动用百万大军在中原地区展开大撕杀,战争初期冯阎一方占了上风,西北军有几十万人马,但武装装备不如蒋军,西北军为了弥补武器上的不足,各部成立大刀队,广聘武术教练训练官兵拼杀、近战之术。西北军官兵基本上一手一把大刀片,在与蒋军大战中,杀得蒋军只有招架之功。蒋介石有江浙财阀支持,是财大气粗。他采用分化、收买的手段,不惜动用巨额金钱,收买西北军高级将领。冯玉祥部的石友三、韩复渠等统兵大员,纷纷倒戈投靠蒋介石。冯阎联军大败。蒋冯阎大战是一场军阀大混战,作为主战场的中原地区是血流成河,一派惨象。谢庆云作为冯玉祥的得力部下在混站中不是看到谁败谁胜,而且看到了中华民族遭受的深重灾难,看到了帝国主义对中国的虎视眈眈,特别是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亡我之心。他在与宣侠父的频频交谈中,谢庆云逐渐认识到中国共产党救国救民的主张是改变中国现状的唯一正确方法,在思想上逐步靠近了共产党。中共对西北军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西北军的高级将领之一吉鸿章将军,已经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三一年“九. 一八”事变后。面对日本帝国主义咄咄逼人的侵华态势,爱国将领吉鸿章将军率部在绥远五原会师,与西北军将领方振武一起和西上、南下的日军展开血战,屡次重创日军。共产党人员在西北军的活动,引起蒋介石的不安。加之南方的红军胜利粉碎了蒋介石的数次围剿后声势大炽。共产党成了蒋介石的心腹大患。在“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下,蒋介石一方面抽调大批国民党精锐军队,围剿南方的各地红军,一方面又派出军队消灭、分化瓦解吉鸿昌抗日同监军,并且派出特务进行暗杀造谣,使吉鸿昌的抗日军队迅速瓦解。中华民族的英雄吉鸿昌将军遭国民党特务逮捕并杀害。吉将军这位铁骨铮铮的共产党员是怒目面对敌人的枪口而牺牲的。枪毙他的敌人面对吉鸿昌将军那双忧国忧民、充满愤怒和心犹不甘的眼睛,有的敌人枪都吓掉了,数次抬不起枪口。这些都是谢庆云事后听人陈述的,他佩服吉鸿昌将军,痛恨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政府卖国求荣。于是找到宣侠父,要求加入共产党,宣侠父经请示上级,要求谢庆云暂不要入党,以免暴露身份,遭受不必要的损失,让谢在党外从事秘密工作。抗战爆发,谢庆云又要参加八路军,加入共产党,但他发现宣侠父已不知云向。他四处托人打听,均无宣侠父的消息。

谢庆云和党的联系中断,直到一九四二年秋天,孙良诚投降汪伪政权后,谢被孙任命为孙部驻南京办事处少将处长时,有一次在南京新街口迎面遇到一个二十多岁、西装革履的男子,这男子脱口而出:“你不是谢参议吗?”谢庆云觉得眼前这位年轻人非常眼熟,瞧了半天才突然想起:“你不是徐大队大长吗?”这个年轻人是谁?

这位年轻人正是共产党地下人员徐楚光。这二人又是如何认识的呢?这还得从一九三二年说起。蒋冯阎中原大战结束后,西北军兵败,谢庆云随部队被蒋介石调到湖北罗田、英山一带去打红军,地下党员徐楚光早在一九三零年就奉命打入湖北罗田县自卫大队任副大队长。当时罗田、英山两县的国民党地方自卫队,因在追剿红军游击队的过程中,对所俘获的枪只、人员分配问题上双方产生不满和对立,变得水火不相容。徐楚光利用这两县自卫队的矛盾,想办法扩大和激化两方的矛盾,撮使双方多次公开火并,以消弱敌人的力量,借以减轻对苏区围剿的压力。时间一久,徐楚光的活动暴露了他的共产党员的身份,正在敌人要捉他之时,他才被迫离开罗田。时谢庆云的家眷住在罗田,在罗田这座小县城里,谢庆云为了家人的安危,就联络县城的士绅阶层、头面人物,这些人为了壮大自己的实力,以能巴结到谢庆云这位正规军部队的大人物为荣,故积极和谢庆云结交。在多次互相宴请的酒桌上,徐楚光和谢庆云互相认识了,所以两人并不陌生。此次二人突然在南京街头见面,均有他乡遇故知之感觉。

这徐楚光自离开罗田后,为何又突然出现在南京街头呢?一九四二年是中国共产党的军队在抗日战争中最为艰苦的年代,日伪顽对各抗日根据地展开了大规模的扫荡和围攻,党中央为了配合抗日前线的军事斗争,八路军总部在四二年初抽调几十名富有地下工作经验的同志集训后,派往南方工作。徐楚光由八路军情报机关直接派出,经武汉到南京。因徐楚光曾在黄埔军校学习过,所以就以黄埔军校学生的身份,广泛结交辗转流散在南京的国民党军官。故此,徐谢二人才在南京不期而遇。二人相遇后,徐楚光想问一问谢庆云目前的情况,便说:“谢参议眼下忙何贵干?”谢庆云随孙良诚投敌后,对自己的伪军官身份一直敏感,这可是遭人不耻的汉奸啊。同时他与徐楚光只是偶然巧遇,故也不愿多说,只平淡地回答:“暂做点小生意,养家糊口而已。”双方短暂寒暄后,各奔东西。

一九四三年,打入南京汪伪政府的徐楚光,已站稳根基。徐楚光当时仍属八路军总部情报机关直接领导,但北方的总部和南京路途太过遥远,交通联络非常困难,因此,总部就把徐楚光的组织关系就近转给中共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华中局情报部长潘汉年接到八路军总部电报后,从苏中盱眙境内的黄花塘新四军军部派人到南京,按照预定的接头方式,找到徐楚光,和徐接上了联系。徐楚光就在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的直接领导下在隐蔽战线上开展工作。

徐楚光和谢庆云的新街口一别,再也没有见面,双方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是什么身份。直到该年三月份,徐楚光派手下的一名交通员陪一位汪伪中的要员叫祝晴川的去青岛探亲。祝晴川的家在青岛,此人是南京汪伪政府中将常务参谋次长。在青岛祝的家中,交通员见祝家来了一名客人,祝晴川向那位交通员介绍道:“这位就是第二方面军驻南京办事处的谢庆云军长。”言者无意,听者有心。祝晴川介绍完后,把谢庆云拉入密室中交谈,一个多小时后,谢庆云才离开,而那个交通员记住了谢庆云。半个月后,交通员从青岛返回南京,在向徐楚光汇报青岛之行时,特意把在祝家见到谢庆云的事情相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