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0.html


有无祖宗观念和基于血缘政治关系的祭祖,这实在应当看成东西方文化的第一个重大的分野。敬祖宗,还是敬上帝,由是东西方分手,各走各的路,越走越远,发展成今天特色不同、风格迥异的东西方两大文明。孔子一登场,人治社会开始,神治、神权统统没了位置。宗教是人与上帝之约,这使得西方文化从一开始就把人与上帝之约看得比人与人约更重要。进入现代国家后,国家概念更高于一切,它与党派政治的关系,后者总是绕不过,因此现在西方都有总统就职的国家宣誓与上帝宣誓融为一炉。东方是人约,西方是神约,这是东西方文化的又一重大分野。由是又可以找出许多分野来…… 就拿彼得一家来说,似乎没有什么亲情可言,就是对亲生儿子小彼得也是一样。我很惊异,那天小彼得,一个看来像马来人的小伙,掏了500盾从老彼得那买了两条鱼……这在中国简直不可思议!

好像有人喊我,“Uncle……Kuang,Santa Clause……” 狂叔叔……散塔科老斯,真是乱叫一气,他们现在叫我圣诞老人------ 一页小黄纸飘然向我飞来------ 这一向风传我是动物学家,一直有人送小动物来。前几天有人送刺猬,又有人送野兔,笼子里还有一只耗子大的小豪猪。 昨天一伙加勒比狂人打了一个小豹子,甩到我门前,让我剥皮,允除皮外全部归我…… 下午一帮子开皮卡的异国人取走了皮子,晚上我架起柴火煮豹肉------- 此刻,我正往灶底加火,四条小黑龙和五条猫全部蹲在一旁,专注着吊锅里的豹肉……彼得在火光旁补渔网,火光熊熊……我从光着大膀子的裤腰草绳间抽出那张传单,是黑蛋们在林间拣到的,火光下上面一行行我从来没见过的字符,什么意思?下午回来的时候,发现放在我桌上,问路过窗前的萨谬尔,他瞅了半天,说是以前在游击队时也曾见到过,好象是宣扬一种什么人兽共存的新宗教-------又有新宗教问世啦!

我放下纸片,心中默默想起酋长保罗怀里的那只小豹子。我知道,自从看见它以后,我的心已不在种菜上了。人类是这样地凶残,以至于这么美丽的豹子竟然要变成锅中糜……在非洲大草原上我们能看到大自然在各种动物中那么精巧安排的生物链关系;然后是人类出现,穷凶恶极的掠夺,毁灭性的开发、无休无止的捕猎,打乱自然的安排;幸好上帝只造了人类一种智慧生命,如果再造一种,不知这个地球会变成什么样子!椰子肯定是靠海水从椰树带走而遍生世界各地的海岸的,中西方的差异是这样的尖锐,而人性的缺陷却是共同的;在认识和分析灵魂方面,我的知识是这样的贫乏,真想问一声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