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血刃 第二卷 浴血征战 第五十一章计定天下

程志 收藏 18 16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


第五十一章计定天下

离石是刘渊的起家之地,当然离石的地理位置也非常优越,离石与柳林,娄烦自成体系,

娄烦骏马佳天下。离石为刘渊的粮仓,

谢飞越看心越惊,只见清单上写着:

从刘渊金库缴获:黄金一万两千两,银子八万两,铜钱十六万贯!财宝珍珠无数,共装十二箱,还有库存兵刃盔甲近两万套,军粮三万担,(旧制有的说一担为150斤,有的说是一百斤。本书按一百五十斤为准,既4500000斤,)全城共计一万零七十四户,其中四百多户是刘渊的嫡系贵族宗亲,抄家共得十多万两银子。各种财宝共计二十余箱。牛马羊各以万计。

谢飞心喜若狂,暗寻思着,下一站应该打哪里,怪不得蒙古大军横扫欧亚大陆,原来战后收获如此丰厚啊。现在攻下离石让谢飞尝到甜头了,从此谢飞喜欢上了攻城,从而乐而忘返。

谢飞算是见识了北宫纯的西凉铁骑的威力,谢飞转向北宫纯问道:“如果让你重建西凉铁骑,你能组建多少兵马?”

谢飞让北宫纯招兵买马,但是他却不怕北宫纯再生异生,因为随着谢飞的洗脑计划得已实施,谢飞的思想教育也是渐成熟,新征招的士兵只会效忠他谢飞一人,如果北宫纯再想有异动,纯属自寻死路。

谢飞这一番话,让北宫纯惊喜异常,北宫纯乃新降之将,可以说在谢飞内部毫无根基,谢飞胸怀宽广,让北宫纯更是感激涕零。

北宫纯打仗是一把好手,当然招兵买马也有独到之处,不过让北宫纯郁闷的是谢飞给他出了一个难题,不准强征入伍,完全要依靠人们自愿!

谢飞是后世之人,当然知道怎么样提高人们参军的积极性。

谢飞寻思着,古代爱国主义传统,人们总是要特别指出它具有“始终”和“忠君”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局限性,认为在古代爱国者那里,爱国跟背叛君主、背叛王朝是炭冰不相容的两极。有道是忠臣不侍二主,烈女不从二夫。特别是低层的老百姓,长久以来,他们被封建主义思想毒害的太深,向来逆来顺受,不知反抗是何物。加上老百姓大多数不识字。

在中华民族发展史上,爱国主义传统源远流长,其表现形式广泛,诸如保持民族大节,捍卫国家尊严,维护疆土完整,心怀天下,眷恋母邦,忧国忧民,为民请命,勇于革新,振兴中华,等等。

古人的爱国表现在将文化的统合和认同视为善治的根本,所谓王道实现的极致。与世界上其他古老文明系统相比,中华文明最为显著的的特点就是数千年绵延不绝,以至于今天世界上仍有很多人希望从中国文化中找到怎样使自己的文化更加长久的智慧。西周产生的周礼是中国底层文明,塑造了中华文明的原型。周礼文化更大的意义是其文明的象征性和定向意义。过去,崇尚周礼的儒家常被讥评为“保守”,这在某些方面和一定意义上是事实,但是,这个评价并不全面。儒者作为中国文化教育的主要承担者,历来注重“文史”、“文野”“文质”之分,尊重历史经验、文明成果,保护文化传统。

谢飞必竟多了几千年的知识,他还想出了一条计谋,决定一计定天下。


在封建的帝皇时代,土地是地主、和上层权贵的私有财产,农民终年辛勤劳动,受尽剥削,生活不得温饱。这种封建土地制度严重阻碍农村经济和中国社会的发展。所有农民的生活十分悲惨,没有人格尊严,仿佛生来就是低人一等,谢飞必竟是后世之人,对这样的情况十分不满。


次日,谢飞下令行使《土地改革法》,规定废除地主阶级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实行农民的土地所有制。


没收地主的土地,分给无地或少地的农民耕种,同时也分给地主应得的一份,让他们自己耕种,自食其力,借以解放农村生产力,发展农业生产,。《土地改革法》将过去征收地主阶级的多余土地、财产的政策,改变为保存富农经济的政策,以便更好地孤立地主,保护中农和小土地出租者,稳定民族资产阶级,以利于早日恢复和发展生产。在离石地区谢飞领导的黑衫军进行了有计划、有领导、有秩序第开展了土地改革运动。数十万无地少地的农民,分到了近百万亩土地和大量的农具、牲畜和房屋等;还免除了每年向地主缴纳地租。


农民从真正意义上获得了解放。其实这并不是谢飞的计谋,而是中国于1950年频布的《土地改革法》,而谢飞把此次事件整整提前了近一千七百年,同时谢飞还明确规定“任何个人不得侵占、买卖、出租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这就形成了旧的国有土地使用制度的主要特征,一是土地无偿使用,二是无限期使用,三是不准转让。由于没有把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分开对待,致使土地无偿占用,乱占、多占的情况屡禁不止,造成土地资源极大浪费。


此次谢飞的改革,不仅减轻了地主对农民的封建剥削,改善了农民的物质生活,提高了农民生产的积极性,有利于联合农民这个强大的力量群体。


谢飞的土地改革法案一出,众多地主阶级对谢飞是无不咬牙切齿,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但是同时,谢飞和他的黑衫军也得到了众多农民阶级的肯定和认可。


离石西南一片庄稼地里,一个年过半百的老汉,喃喃的说道:“这都是老子的财产了!”,他不停地低喃着,神情颇有些激动。也难怪他会如此,曾经生活在古代社会的他做梦也无法想象自己能拥有这样一片属于自己的土地,此时的他感到特别有成就感。再也不用看地主家的脸色了,可以自食其力了。


老汉的眼中闪过一丝暖意,地主向来把他们当牲口看待。从来不把他们当人看,今天他们知道是一个叫谢飞的人,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谢飞来到田间,向正在劳作的众人道:“只要我谢飞在一天,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大家饿着。”周围的.农民也都露出极为激动的神情,要知道像他们这种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百姓想要摆脱佃农这种最低贱的身份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内心中渴望着这一天的到来,甚至比渴望温饱更加渴望。


谢飞不知道的是,他此时的举动有多么的惊世骇俗,简直太超前了,比八零年代的女孩染个黄头发还要惊世骇俗,如果这件事传扬开,他一定会遭到数不尽的卫道士的口诛笔伐。不过即便谢飞知道,他也会如此去做,他现在关心的是如何在五胡乱世中生存下去。并改变真正的历史,谢飞知道,强拳出真理,如果自己没有实力,一切都是空谈。


要知道在古代,佃农是没有任何地位的,身价等同于牲口,主人对他们基本上是想杀就杀,而不用担心受到任何制裁。像谢飞这样和颜悦色对待他们这些佃农的基本上没有,更何况谢飞此时还亲口承诺取消他们佃农的身份,他们怎能不感激涕零。


谢飞不知道的是,现在个个佃农都把他奉若神明,甚至有许多人请画师画谢飞的像,挂在自己家中,每天香火供奉,如同神话传说中的神仙一样。


“大家想不想过上好日子,想不想天天吃白面馍?”谢飞大声道。


“想。”众人跪在地上,都是发自肺腑的说道。


谢飞话锋一转道:“其实我也想让大家过上好日子,有吃的、也有穿的。只要大家好,这一切都已经足够,只是刘渊逆贼他们不会同意,他们那些所有所谓的王权将相还想继续奴役我们,继续过他们以前神仙般的日子。我们应该怎么办?”


“将军如此厚待我们,我等敢不舍命以报!谁敢来犯,定于他们血战到底,不死不休。”众佃农跪在地上声泪俱下地说道。


“将军”所有村民也跟着一起叫道。这一声将军喊得非常坚定,可见这些村民此时已经完全效忠于谢飞了。


谢飞很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胸中莫名地升起一股豪情。谢飞随即想到曾经在军中学习的一本教材《向解放军学习》,解放军创立之初,只有几个人、一个信念、一面旗帜。但近80年来,她在失败中挺直脊梁、浴血奋战,克服了无数艰难险阻,最终走向胜利。在近80年的历史中,解放军和世界上许多堪称强大的军队,如日军、美军、印度军、苏军、越军及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部队作战,从无畏惧,从无退缩;在无数敌人面前,这支军队遇弱则强、遇强则钢,忠实地履行了中国共产党的意志。半个多世纪以来,顶级装备的美国军队在和解放军的几次直接、间接交手中,从未占过上风。

特别是在古代原始武器的对战之下,战斗意志往往决定成败,人海战术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面对如潮水般的攻势,杀也得杀你手软。


谢飞寻思,是不是可以借鉴这本书,不武装自己的军队呢?


支部建在连上,保证中国共产党对这支军队绝对领导的同时,对这支军队要去哪里、如何实现目标,进行了规划、设计。谢飞对此比较有心得体会,如果军队没有自己的直接控制和领导,那纯粹是为别人做嫁衣,这样的傻事,谢飞才不会干的。

曲阳的士官学样经过三个多月的培训勉强可以算是毕业了,谢飞以那三百多士官为基础迅速改编军队。按照后世的军、师、团、营、连、排、班编制。

因为冷兵器时代主要依靠人海冲锋,谢飞把军队定制为每班(队)十二(设正副班长各一人,每排五个班,含两个刀盾班,二十名刀盾兵,两个标枪班二十名标枪兵、一个弩箭班,十人弓弩兵。

每连十个排,既六百余人,每营四个连,既两千四百余人。每团四个营,近万人。

因为谢飞的黑衫军队的规模现在仅仅只勉强够一个团的规模,所以团以上暂时未设。

现在谢飞的黑衫军编制如下:

黑衫军团团长谢飞,

骑兵营第一营营长北宫纯,下辖西凉骑兵两个连,曲阳骑兵两个连,一个机动连,共计三千余人。

步兵第一营营长杜曾,下辖西凉步兵一个连,曲阳步兵两个连,新兵连一个,共计二千六百余人。

步兵第二营营长贾顺,下辖曲阳步兵一个连,新兵连三个,共两千四百余人。

步兵第三营营长李善,驻防曲县城,下辖三个步兵连。共计两千余人。

侦察连连长祁雨,下辖八个侦察作战排,共计五百余人,不满编制。

女兵连长余梅,共计三个女兵排,共计两百多人,同样也是不满编制。

教育,是培养士兵形成忠诚、勇敢、服从和执行的意识和能力。这是谢飞最拿得出手的本事,如果说训练不好士兵,他这个堂堂后世特战队陆军上校也就白当了。

谢飞把军队施行双首长制,连设都督,与连长平级,营设统制与营长平级。

谢飞同时还下了一个命令,让所有排得上号的地主和王权贵族,全部抄家杀头,他们可都是富得流油,他们虽然在离石城中战很少一部分人,但是却占有了巨大的财富。打土豪,分田地。这是解放军成立之初的口号,光让大数多不识字的老百姓,怎么才能战胜强大的敌人,其实光有信仰那是远远不够的,重要的是提高部队官兵物质待遇。

饭要一口一口地吃,仗要一个一个地打,谢飞重要的是让目前的老百姓感觉自己的危机。或许,老天又故意帮了谢飞的一个忙,让离石的众多老百姓死心踏地的跟着谢飞干。其中不光是汉族人,还有少数识实务的匈奴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