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现在过去好几天了,那一百块钱早就到期了,老人还赖在我们家不走,打他儿子电话竟然说不问事。” 老人的二儿子对记者称,事发当晚,有邻居告诉他,自家的房子被拆了,老父亲也被送进了旅店,他当时就报了警。



8旬老人“被住宿”,满脸悲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拆迁公司强拆,把我们家害惨了!”近日,在宿迁论坛上有网友称,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有几个人架着一个8旬老人来到了自家开办的小旅馆内,然后扬长而去。“后来才知道那几个人是拆迁公司的,老人是拆迁户。”帖子说,老人住在旅馆内,但他的子女拒绝将其接走。“我们是无辜的,为什么把拆迁户的矛盾牵涉到自家身上呢?万一老人出事了,我们该怎么办啊?”日前,记者赶赴宿迁调查发现,网帖描述的情况属实。旅馆的王老板一脸惆怅地对记者称,“自己每天不仅要照顾老人的起居,还要为老人端屎端尿。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网帖曝光:


小旅馆晚上住进8旬“房客”


近日,在宿迁论坛上,一则题为“拆迁公司强拆,把我们家害惨了!”的帖子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围观。帖子以第一人称的口吻写道:我家是开旅社的,在我家的东边有块地方正在拆迁,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有个拆迁公司的人跑到我家旅社里面,掏出一百块钱丢给我妈,说预订个房间,等下来住。然后看了下房间,也没登记就直接走了。等天刚黑,我妈出去买菜,旅社里没什么人的时候,然后来了几个人架着一个老人到房间里,把老人丢房间里就走了。


后来才知道那几个人是拆迁公司的,那老头是东边还未签字的人家,被拆迁公司的人硬从房子里架出来扔到我们家的,并把他家的房子拆了一半。晚上的时候,老人的儿子,儿媳,女儿都过来了,发现老人被弄出来丢在我家旅社里,就说:老人就住你家了,谁送来的,你让谁接走,没人来接,老人就一直住你家。当晚我爸妈跟他们家商量,他家儿子表示 ,不会赖在我们家,就先让老人住几天。我们家表示:等那一百块钱住完老人就走,不许赖着不走。


现在过去好几天了,那一百块钱早就到期了,老人还赖在我们家不走,打他儿子电话竟然说不问事。老人表示:不是我要来的,是人硬架着我出来的,我不能走,没给我处理好之前,我就一直住你家。


帖子质问说,拆迁公司,你们于心何忍?为何要把与钉子户的矛盾,用非法的手段牵扯到无辜人的身上。“旅馆是公共场所,这位老人一直不走,也不交房钱。影响非常不好不说,万一出了事情谁来负责?”


遭遇蹊跷:


坐轮椅上的房客大喊“救命”


根据网络上提供的线索,记者在宿迁宿城区古城街道楚苑居委会附近找到了前述旅馆的老板王先生。王先生的旅馆位于宿迁市大连路北侧。他说,由于东面正在搞拆迁,道路阻隔,居民搬迁,因此住宿的人并不多。


2010年12月21日,旅馆内突然发生了一件蹊跷的事情让王先生至今头痛不已。据他介绍,当日下午,一男子预订了旅店的一个房间,晚上9时许,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位老人被抬着住进了这间房。连日来,当初预订房间的人不知去向,而他在多方联系到老人的儿子后,对方表示不愿意接回去。现在每天既要照顾老人起居,又要为老人端屎端尿。


王先生回忆,21日下午来旅馆的那个男子自己认识,姓张。张某表示,要住旅店,预订一个房间,当即掏出了100元预订金。由于房价每晚只要15元,老王当即要找钱,张某表示,不用找了,这几天都在这儿住。随后,张某走了。


当晚,王先生出去有事,家中只有孩子在家。9时许,七八个人连抬带推将一名只穿内衣、坐在轮椅上的老人送到了旅店中,几人把老人放到床上,帮老人盖上被子,关上门就迅速走掉了。“老头一直大喊,‘有人杀人啦!救命啊!’”王先生的爱人说,当时老人根本没有挣扎的能力,但一直大喊“救命”。


家中突然住进来一位腿脚不方便的老年房客,给王先生带来了很大的苦恼,他白天要给老人送饭送水,照顾老人生活,晚上还要给老人端屎端尿,照顾老人起居。因为他知道,老人要是在他的旅店中出了什么意外,他可承担不起。“我再去找那个姓张的,却怎么也找不到,现在也没人过问,我该怎么办呢?”


夜晚惊魂:


衣服没穿就被从被窝里拽走了


昨天,在王先生的旅店,记者见到了躺在床上的老人。提起自身的遭遇,老人顿时声音哽咽,面露戚容。老人说,他姓赵,今年刚好80岁,一年前不慎摔倒造成盆骨骨折,此后长期卧床休养,只能坐在轮椅上活动。老人说,他一直独自一人住在新青年路西侧、大连路北侧的一幢房子里,周围的邻居同情他,常会给他送些吃的。


“我当时睡在床上,灯开着,还没睡着,两眼望着屋顶,突然就冲进来七八个人”,回忆起21日晚发生的一幕,老人说,他当时吓呆了,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这些人不让他穿衣服,就把他从被窝里拽出来,这些人把他架起来放在轮椅上,连抬带推把他弄到屋外。老人大喊,“救命啊,有人杀人啦!”由于附近很多居民已经搬走,老人的喊声,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


不过,老人的哭喊声还是惊动了住在南面一幢楼上的武先生,他穿上衣服,走到窗前向北一看,只见几个人把老人架到东面的路上,这时挖掘机过来了,几下就将老人的房子砸倒了。有附近的居民注意到,这些人中,有一名姓陈的居委会工作人员,其中有三四人手中还拿着盾牌。


老人说,当时他挣扎着不想走,张开嘴向其中一人手腕咬去,刚碰到那人的手腕,那人很快警觉,手立即缩了回去。没走多远,老人看到一辆挖掘机开了过来。几分钟后,他听到自己的住处传来房屋被挖掘机扒倒的声音,“我一下子没有家了”,老人说着,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老人儿子:


谁送来的,谁接回去!


据介绍,事发后,有认识老人的邻居多方联系,打通了老人二儿子的电话。随后,老人的二儿子匆匆赶来,面对旅店的王先生,他表示,自己兄弟几个不会过问这事,“不是我们弟兄几个送来的,我们现在也不会接回去。”


老人的二儿子对记者称,事发当晚,有邻居告诉他,自家的房子被拆了,老父亲也被送进了旅店,他当时就报了警。他说,现在不会把老父亲接回去,也不会付钱给旅店,是谁把老父亲送来的,旅店王老板就找谁要钱去,“等事情处理好了,我们兄弟几个,该怎么赡养老人就怎么赡养,现在不会接回去。”


记者了解到,这起发生在夜色掩盖下的强拆,有三户人家房屋在不到一个小时内被夷为平地。据附近的居民介绍,当晚去了一二十人,“一点声音都没有,静悄悄的,他们把大门一打开,就用手电筒进去照照,看里面有没有人,有人就抬出去,然后就是挖掘机轰轰声。一位女士称,自己当时“被吓得魂不附体”。


一位房屋遭遇强拆的居民告诉记者,他有一次去和拆迁人员谈补偿问题,因为没谈拢,手机当时被那些人夺去,还被打了一耳光,想走也走不了。后来还是一位熟人出面,他才被放走。此后,他就吓得再也不敢去和拆迁人员谈拆迁补偿了。


一位同样面临拆迁的女士说,这些人开出拆迁补偿价格后,如果房主不同意,他们又是恐吓,又是辱骂,根本不讲道理。记者了解到,这块位于老宿迁师范南侧的民居,于去年列入拆迁范围,但后来因负责实施拆迁的人犯法获刑,导致拆迁工作一度停了下来。


居委会:


不了解情况,工作人员可能是路过


在采访中有居民多次提及,21日的强拆中有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参与。据了解,此前,王先生曾联系古城街道楚苑居委会的有关负责人。该人士称,对于那次拆迁,自己并不知情。对于旅店老板老王的苦恼,他说,谁送老人来的,去找谁去。“你当时在他预订房间时,为什么不做好登记啊?”关于有附近居民目击拆迁现场有居委会工作人员时,该人士解释说,可能是其碰巧路过现场。


昨天,记者联系到了该居委会的一位工作人员,她称,这个情况居委会不清楚,更无从了解。旅馆的老板娘对记者说,“现在住在旅馆里的这位老人成了一个大麻烦。每天要端屎端尿伺候不说,最为担心的是,老人年事已高,万一在旅馆有个三长两短,将不知如何是好。现在准备向辖区民警求助!”快报记者 邢志刚 文/摄


本文内容于 2011/1/4 12:12:07 被小编a7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