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吕布殒命白门楼,皆因其无义

mtlshangsuo 收藏 2 1635
导读:论吕布本领,确实了得,关羽加张飞尚胜他不得。遗憾的是,此人勇猛有余,智力不足,更兼为利而弃义,为人所唾弃。先投丁原,拜为义父;继而杀丁原投董卓,又拜为义父;为貂婵又杀董卓投王允。为此,人皆利用其勇猛,防患其不义。他走头无路来投刘备,刘备念他杀董卓有功,好心收留于他,他却忘恩负义,恩将仇报,反客为主,夺取徐州。害得刘备无安身之处,只得投奔曹操。   曹操欲得天下,自然得先从吕布开刀,一则吕布立足未稳,势力最小;二则吕布名声太臭,人皆厌恶之;三则吕布投袁术,助纣为虐。   再说吕布,只是一味斗狠,全

论吕布本领,确实了得,关羽加张飞尚胜他不得。遗憾的是,此人勇猛有余,智力不足,更兼为利而弃义,为人所唾弃。先投丁原,拜为义父;继而杀丁原投董卓,又拜为义父;为貂婵又杀董卓投王允。为此,人皆利用其勇猛,防患其不义。他走头无路来投刘备,刘备念他杀董卓有功,好心收留于他,他却忘恩负义,恩将仇报,反客为主,夺取徐州。害得刘备无安身之处,只得投奔曹操。


曹操欲得天下,自然得先从吕布开刀,一则吕布立足未稳,势力最小;二则吕布名声太臭,人皆厌恶之;三则吕布投袁术,助纣为虐。


再说吕布,只是一味斗狠,全不懂得用人,好人坏人也分不清。


-

且说吕布在徐州,每当宾客宴会之际,陈珪父子必盛称布德。陈官不悦,乘间告布曰:“陈硅父子面谀将军,其心不可测,宜苦防之。”布怒叱曰:“汝无端献谗,欲害好人耶?”宫出叹曰:“忠言不入,吾辈必受殃矣?”意欲弃布他往,却又不忍;又恐被人嗤笑。乃终曰闷闷不乐。


陈宫为人正直,看不上曹操心术不正,故弃他而去,不知何故与吕布为伍,吕布自得陈宫,屡屡得手,吕布却浑然不觉,还以为自己了不起,不把陈宫放在眼里,也是陈宫瞎了眼,认错主子,以致为曹操所擒,枉送了性命,惜哉!


再看吕布心目中的好人陈珪父子如何对他:


时布已回徐州,欲同陈登往救小沛,令陈珪守徐州。陈登临行,珪谓之曰:“昔曹公曾言东方事尽付与汝。今布将败,可使图之。”登曰:“外面之事,儿自为之;倘布败回,父亲便请糜竺一同守城,休放布入,儿自有脱身之计。”珪曰:“布妻小在此,心腹颇多,为之奈何?”登曰:“儿亦有计了。”乃入见吕布曰:徐州四面受敌,操必力攻,我当先思退步:可将钱粮移于下邳,倘徐州被围,下邳有粮可救。主公盍早为计?”布曰:“元龙之言甚善。吾当并妻小移去。”遂令宋宪、魏续保护妻小与钱粮移屯下邳;一面自引军与陈登往救萧关。到半路,登曰:“容某先到关探曹操虚实。主公方可行。”布许之,登乃先到关上。陈宫等接见。登曰:“温侯深怪公等不肯向前,要来责罚。”宫曰:“今曹兵势大,未可轻敌。吾等紧守关隘,可劝主公深保沛城,乃为上策。”陈登唯唯。至晚,上关而望,见曹兵直逼关下,乃乘夜连写三封书,拴在箭上,射下关去。次曰辞了陈宫,飞马来见吕布曰:“关上孙观等皆欲献关,某已留下陈宫守把,将军可于黄昏时杀去救应”布曰:“非公则此关休矣。”便教陈登飞骑先至关,约陈宫为内应,举火为号。登径往报宫曰:“曹兵已抄小路到关内,恐徐州有失。公等宜急回。”宫遂引众弃关而走。登就关上放起火来。吕布乘黑杀至,陈官军和吕布军在黑暗里自相掩杀。曹兵望见号火,一齐杀到,乘势攻击。孙观等各自四散逃避去了。吕布直杀到天明,方知是计:急与陈官回徐州。到得边叫门时,城上乱箭射下。糜竺在敌楼上喝曰:“汝夺吾主城池,今当仍还吾主,汝不得复入此城也。”布大怒目:“陈珪何在?”竺曰:“吾已杀之矣。”布回顾宫曰:“陈登安在?”宫曰:“将军尚执迷而问此佞贼乎?”布令遍寻军中,却只不见。宫劝布急投小沛,布从之。行至半路,只见一彪军骤至,视之,乃高顺、张辽也。布问之,答曰:“陈登来报说主公被围,令某等急来救解。”宫曰:“此又佞贼之计也。”布怒曰:“吾必杀此贼!”急驱马至小沛。只见小沛城上尽插曹兵旗号。——原来曹操已令曹仁袭了城池,引军守把。——吕布于城下大骂陈登。登在城上指布骂曰:“吾乃汉臣,安肯事汝反贼耶!”(同上168页)


陈珪父子,知吕布小人,成不了大器,故弃暗投明,投了曹操。略施小计使吕布失了徐州等城。人以其之不义,对付其之不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


吕布死守下邳,不敢再战,陈宫屡次施计,就是不听,与妻妾整曰饮酒,错失良机。后为禁酒,鞭打部下,部下因吕布为人不义,只知爱惜妻妾,不知体恤士兵。故偷去他的赤兔宝马、方天画戟,趁他守城熟睡,将其绳捆束绑,开城纳降。


吕布、陈宫、张辽皆为曹操阶下囚,曹操意欲留下陈宫,陈宫甘愿赴死,头也不回,走向刑场,曹操带泪目送之,此乃忠义之士,纵是铁石心肠,也为此流泪。吕布乞曹操不杀,曹操问刘备如何处置,刘备答:“公不见丁建阳、董卓之事乎?”曹操令牵下楼缢之。吕布回顾玄德曰:“大耳儿!不记辕门射戟时耶?”(也教你尝尝忘恩负义的味道)忽一人大叫曰:“吕布匹夫,死则死耳,何惧之有!”,此人张辽,忠义之士,关羽以其性命保之,曹操知其忠义,是用得着的一员大将,故而留之。


白门楼赋下一篇章“忠义”之诗片,真值得后人引以为豪,不愧为具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华子孙。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