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9.html



李胜华笑着说:


“去吧,你们先过去,我随后就到!”


李亚男低着头,眼眶湿润起来。她在心里默默地说:


“那好吧,记得过了河来找我!”


然而,她终于没有说出口。


望着李亚男乘坐的竹排,摇摇晃晃,颠簸着在风浪中穿行,李胜华一直目送着她们的远去,直到看见竹排终于在对岸停住,三三两两的女兵们上了岸,他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李胜华是第二天上午才渡过河去的。


岸边想要渡河的人实在太多了,但是竹排又少,即使扎了多的竹排,会划猪排的人也不多,所以,过河的速度很慢。


失去了男兵们的依靠,李亚男等几个女兵继续朝前走。不过,幸好她们又多了一些女兵同伴,寂寞的旅途这才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现在,一共9个女兵,正在丛林中朝前穿行。她们的名字分别是:杜群英、李亚男、刘艳芝、赵佳凝、杨金芳、卓雅、新梅、岳蓉和林琳。


这些文艺女兵们,天生爱说笑,即使饿着肚皮,她们也能让大家增添不少乐趣:时不时来上一段唱腔,虽然听不懂她们唱的内容,但是那腔调,却让人说不出的舒服;唱腔完毕后,还有人讲故事,讲木兰从军,讲诸葛亮的八卦等等。


一路走来,杜群英和李亚男等4个女兵,也觉得生活充满了乐趣。


沿着大河,她们继续北上。


大河两岸有许多山头,山头与山头之间都有一条山沟,这些山沟下面,天气晴朗的时候是溪涧,现在遇上雨季,全都成了小河流。


也就是在她们用绳拉竹排渡过第一条大溪后,走了5天后,又遇到第二条大河。


这条大河与前次那条完全不一样。山涧的坡度十分陡峭,水流的落差很大,河中又布满了巨石,涧水幢击巨石发出如雷的吼声。


这样的小河既无法徒涉,也不能槽渡,用绳拉竹排也无法过去,再次成了拦住大家面前的一条老虎。


与杨金芳她们9个女兵一起行军的,还有四五十个男兵,这些都是在那天与她们一起渡河结伴而行的。


男兵中有一个领头的,是一个副营长,山东人,十分高大,长满了络腮胡子,名叫赵发磊。


或许是出于天生的保护弱者的心理,赵发磊一路上对女兵们关照有加。


眼看横亘在面前的这条深涧无法过去,大家都不知道如何是好。眼看天色将进傍晚,副营长赵发磊只好让大家就地宿营,找好宿营地,开始搭建棚子。


杜群英则带领两三个女兵,到宿营地附近去砍伐棍棒,以搭建棚子用。


杜群英刚刚走进丛林,忽然,只觉得前面的树丛一阵晃动,发出簌簌的响声,她定睛一看,顿时吓得“啊——”的一声大叫起来!


跟随杜群英一起的另外两个女兵警惕地问道:


“怎么了?”


杜群英双手捂着眼睛,惊恐万状地喊道:


“鬼——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