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达华不介意三级片历史:那个时代是三级片流行时代


核心提示:录影当天,任达华早早到了。他说,受当警察的父亲的影响,自己的时间观念很强,绝不会迟到。任达华之所以主动降薪出演《岁月神偷》,也是因为这部电影让他找到了儿时关于父亲的记忆。


凤凰卫视1月2日《名人面对面》节目:访任达华,以下为文字实录:


许戈辉:你获得金马影帝的时候说,“希望这个奖项能够和所有不如意的人分享”。这句话怎么理解?


任达华:我曾经提名6次都没拿过奖。我今天拿到这个奖,是因为我在低沉的时候还在继续努力,是因为我坚持拍自己喜欢的电影。所以这个奖应该献给不如意的朋友,不如意的时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够重生。多学一点,看多一点,运气好的时候你会重生的很快。


许戈辉:在这些年的拍戏生涯中,有特别不如意的时候吗?


任达华:也有。比如在电视台我刚好起来的时候就受到了打压。我这个人蛮乐观的,因为穷会让你会乐观,很容易满足。我从来不求人,没有向别人借过一毛钱。我最不开心时候就每天跟着英文电影学英文。后来我离开了电视台,1989年开始拍电影,到1995年连拍了16部。


许戈辉:黄秋生曾回忆当年拍三级片是为了摆脱童年的阴影。你会不会介意谈起这些?


任达华:我不介意。香港三级片不全是色情三级片,也有暴力三级片。比如说我拍的《香港舞男》,这个类型是完全没有色情的,但是这个题材变成三级片了。那个时代是三级片流行的时代,所以从不同时代的电影可以看到每一段的香港历史。


许戈辉:拿了影帝之后,是否想挑战一些没有尝试过的角色?


任达华:每一个角色对我来说都是新鲜的,正面反面的都有。1989年我在台湾拍了部戏叫《桂花香》,我现在很想多拍这种单纯的渔夫角色。但是在香港没有这个选择,因为没有人投资做农民题材。我从以前就很欣赏《岁月神偷》的导演。他没钱拍不重要,随便给我个红包就好了。


《岁月神偷》中追忆父亲,希望女儿学会独立


许戈辉:一个时尚先生、优秀男人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品质?


任达华:幽默。幽默是后天培养的,要多看文化的差异,去旅游多了解民生,会发现得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可能因为从小时候喜欢画画,所以观察力很强。我小时候画画是因为喜欢把东西记录下来。小时候会画很多街上的东西,常常是跟同学一起去。我画完了就送给他们,他们会请我吃面包,喝豆奶。我爸爸很早就去世了。我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中间的那个孩子是最苦的。哥哥不煮饭不扫地,女儿也是被疼的,中间的孩子就要去扫地、买菜、煮菜、缝衣服……中间的孩子可能是最苦的一个,但他长大之后可能是最能够维持家庭温暖的人。我在这样的家庭长大,包容心比较强。我喜欢踢足球,小时候是足球队的成员。我跑得很快,而且跳的很高,本来应该是打右前锋的。但是那天守门员没人当,都说守门不好玩只能站在那里等。我就说,我来做守门员。


许戈辉:《岁月神偷》的故事情节在某种程度上让你想到自己的童年和成长经历,所以它会比较吸引你是吗?


任达华:对。我经历过60年代,那个时候我家比这电影里更穷。我爸走了之后我们就做手艺补贴家里。戏里面一个月饼切八块分着吃,我们家也是一样。这个戏给我很多不一样的回忆,把我心里对爸爸的感情重演了一遍。戏里有一段打孩子的戏,我小时候也被爸爸打过,而且是没有理由的。那次我出去游泳,迟了十分钟回家。我爸爸抡起棍子就打我,打完他就走了。我哭了一大通。爸爸去世后我想通了,本来一家人可以一块儿坐下来吃饭,却因为我迟到爸爸连饭都没吃。因为他是警察,他不能迟到。所以我拍戏都从来都不迟到,约人吃饭或者谈事情我也只会早到。


许戈辉:你现在当了父亲,可能更能体会做父母的心情。你带女儿去过片场吗?


任达华:没有。我不喜欢她看到别人对我的态度。到了现场他们会拿衣服给我,会拿东西给我喝。其实我很独来独往的,我不喜欢那么多人服务。如果让女儿看到,她会很骄傲。比如说穿袜子,我会跟她坐在一起穿袜子,但我不管她穿。小孩做每一件事情都应该是独立的,我希望她长大之后每做一件事都是靠自己。


像梅花一样坚强,枯花亦能重生


许戈辉:还记得自己第一部相机是什么时候得到的?当时什么样的相机?


任达华:1980年买的。我每天吃蛋炒饭,省钱买底片。底片有两种,正片和负片。我喜欢拍正片,正片很贵,而且不允许有错误。我曾经带了20卷胶卷去非洲。我很喜欢拍小孩,但他们拿石头丢我。因为语言不通,我就把相机丢下跳舞唱歌,他们就觉得我没有恶意。还有一次和朋友去新疆的沙漠,突然间起大风,我们就迷路了。我说,我们没有听过沙粒打在玻璃上的声音,我们今天晚上就坐在车里听这个音乐吧。第二天天气变好了,我们就走出去了。什么事都可以用另外一种态度去想,不好的都能变成好的。


许戈辉:你的摄影角度非常独特,为什么你拍的是残花而不是鲜花?


任达华:一是出于环保,别人不要的花,我可以让它重生。第二是因为现在有小孩,家里需要我,所以就把外出摄影的习惯改了。我在香港家里也可以用另一个角度把花拍出来。没有干净的水、没有干净的空气、没有温暖,花不会重生。这跟我们的人生一样,低沉的时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以坚持积极的生活。人最重要的是积极的去创造能力,把自己的生命力加强。


许戈辉:你摄影作品里的花所呈现出来的效果,是非常不同的,相信你花了很多心思。


任达华:创作很重要。每一个行业都需要加点创意进去,以后这个东西就是你的。有创意我们才有版权。我演了那么多警察,每个角色都不一样。因为有不同的创意,才有了有不同的思想。


许戈辉:你的摄影集主题都是围绕着花的,如果让你用一种花来形容自己,你选择什么花?


任达华:梅花。因为越寒冷,梅花开的越漂亮。人就应该像梅花一样有力量。我也喜欢用蚂蚁来形容我。蚂蚁每天都在工作,做人也一样。应该以工作为主,不要求回报。


许戈辉:摄影师是通过镜头去观察事物的,我们也叫镜头为“第三只眼”。你在镜头前演戏的时候,会不会也有一只眼睛在不断的审视自己、告诫着自己。


任达华:我每拍一个电影就会拿一张白纸来鼓励自己。我刚拍了个电影《热爱岛》,我就拿个白纸写上“热爱岛”。《热爱岛》是一个充满爱情的喜剧,那这张白纸就是喜剧了,然后再考虑放什么颜色进去。比如黑色,你可能看出一千种不同的黑。所以同样是演警察,你可以有一千个态度、一千个角度去把这个警察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