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老兵回忆志愿军溃败 目睹战友被烧成黑炭

麻痹伍毛 收藏 4 1037
导读:核心提示:张泽石:我那次看到一个,是被凝固汽油弹打死的。那次是炮兵,他一身都着火了,他就在地上打滚,打滚想把这个火弄灭,结果那个一摊呢,全是凝固汽油弹的凝固油,全是火。他滚到哪儿沾到哪儿,他又站起来抓,把衣服脱掉,我们谁都救不了他,因为他那团火太大了,最后就看着他喊呀叫呀,就完了,烧光了。火灭了以后你看他什么样子?是一个黑炭,焦黑的卷曲的,像个猴子一样的那么一个骨架,一个黑炭的骨架。这个真是这一生都经常在梦里面出现这种景象。这是我们战士,就是那样的为了自己国家,把自己的生命献出来了。 文章目录:

核心提示:张泽石:我那次看到一个,是被凝固汽油弹打死的。那次是炮兵,他一身都着火了,他就在地上打滚,打滚想把这个火弄灭,结果那个一摊呢,全是凝固汽油弹的凝固油,全是火。他滚到哪儿沾到哪儿,他又站起来抓,把衣服脱掉,我们谁都救不了他,因为他那团火太大了,最后就看着他喊呀叫呀,就完了,烧光了。火灭了以后你看他什么样子?是一个黑炭,焦黑的卷曲的,像个猴子一样的那么一个骨架,一个黑炭的骨架。这个真是这一生都经常在梦里面出现这种景象。这是我们战士,就是那样的为了自己国家,把自己的生命献出来了。


文章目录:


韩国统一大道旁矗立朝鲜战争中国军人墓地


根据韩国国防部的资料,坡州的“敌军墓地”共埋葬了352具北韩军人或特工的尸体,还有84具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遗骸。但对于志愿军遗骨,他们是谁,叫什么名字,生于何年,又死于何日,这些关乎一条生命的身份认定,在这里绝大部分都是空白。木板做的简易墓碑上,唯一能确定的是他们的国籍,有的会标明发现遗骨的地点。


韩国农民与遗骨为伴 称数十年从未有人祭拜


徐诚义:中国和韩国都死了很多人,应该把他们的遗骨都送回各自的家乡。这样对双方都是好事,不能让他们老留在这里,我不知道有多少中国军人死了,但应该很多。


82岁张泽石曾在朝鲜被俘 在战俘营英勇斗争


卢琛:和在韩国境内的志愿军烈士一样令人伤感的,还有6千多名志愿军被俘归国人员。解放军的信条之一,是“不交枪,不被俘,被俘等于变节”,在这种观念之下,“志愿军战俘”的身份是一种耻辱。


张泽石回忆志愿军溃败 目睹战友被烧成黑炭


张泽石:我那次看到一个是被凝固汽油弹打死的,那次是炮兵,他一身都着火了,他就在地上打滚,打滚想把这个火弄灭,结果那个一摊呢,全是凝固汽油弹的凝固油,全是火,他滚到哪儿沾到哪儿,他又站起来抓,把衣服脱掉,我们谁都救不了他,因为他团火太大了,最后就看着他喊呀叫呀,就完了。烧光了,火灭了以后你看他什么样子?是一个黑炭,焦黑的卷曲的像个猴子一样的那么一个骨架,一个黑炭的骨架,这个真是这一生都经常在梦里面出现这种景象。这是我们战士就是那样的为了自己的国家把自己的生命献出来了。


师部下命令“分散突围” 张泽石自杀未成遭俘虏


张泽石决定带着自己的队员强行突围,但在翻过一块石头时,张泽石摔了下去,不省人事,等他张开眼睛,已经是另一个世界。


张泽石:等我睁开眼睛,一看,一只美军的皮鞋,上面有很多钉子,适合走山路呀,就在我跟前,我一下子坐起来,坐起来以后,我就去摸我的手榴弹,没有了,那个皮鞋大兵就把我手给踩住了,开始拿那个刺刀朝着我,起来,起来,那我就站起来了,就这样。这是1951年的5月27号凌晨,我这个生命整个翻了一个个。


被俘战友被美军误认逃跑 张泽石用英语救人一命


张泽石:一个黑人士兵朝天上开枪了,一边开枪一边喊,站住,站住,该杀的,就骂,不然打死你,就喊那个人停下来。我一看是我们一个难友,他是拉肚子,要找地方解手,这个时候他还在跑呀,这个黑人士兵就已经要瞄准了,我一下上去了,我把他枪往上一顶,别开枪,他是拉肚子了,我说他拉痢疾了,你不要开枪。这个美国兵一听,什么,你能讲英文,好。我估计就是已经给他们的士兵交待了,你们要尽量发现会说英语的战俘,所以他马上就叫我,来吧,让我跟着他来,他就把我带到后边的压队的一个少尉,坐着吉普车。


解说:从美军少尉的口中,张泽石第一次听到一个陌生的名词,《日内瓦公约》,规定必须人道对待战俘。少尉还告诉他,战争打不下去了,很快就会有停战谈判,停战后会交换战俘,他们就可以回中国,但在回国之前,需要张泽石当翻译,协助美军执行公约。在战俘营内实行以俘治俘,落实一定程度的战俘自治管理。


张泽石当美军翻译 传达“不要背叛祖国”


张泽石:我们中国军人被俘以后,由于在思想包袱上面背着一种沉重的、那种封建战俘观的那种沉重的包袱,所以很多人思想都非常消沉,甚至于有的是绝望了,觉得从此以后,就不能有什么希望了。然后我呢,分饭,给他们一个个的分饭,每一个我都要说,不要暴露军事机密,不要背叛祖国,我就说这句话。有的人听了以后,看到我,眼泪哗的一下,就觉得这是党的声音似的。


凤凰卫视12月30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2010年6月14日,正当中国抗美援朝老战士赴朝祭拜烈士访问团在板门店内,对着韩国方向高唱志愿军战歌时,他们和许多中国人一样,并不知道越过眼前这道军事分界线再往南不远的地方,有一批中国志愿军烈士,60年来孤独地长眠在韩国的土地上,无名无姓,被世人所遗忘。


板门店在韩国的一侧,属于京畿道坡州市,从首都汉城来到坡州市中心开车只要40分钟。这条高速公路被命名为统一大道,代表着韩国人对南北韩统一的期盼。沿着统一大道往北行驶,获得特别允许的车辆可以直通板门店。


在往北走多一百多公里,就是朝鲜的首都平壤。一座象征南北统一的巨型雕塑,横跨在高速公路上,两个分裂的国家希望这条公路的存在能实现和平手段达成国土统一的共同理想。


然而,不仅从平壤南下要经过重重哨卡,沿途戒备森严,从汉城北上,一座接一座的哨岗也密布在公路两旁,军车和军人随处可见。这条象征和平包容的公路上,韩国和朝鲜却高度防范着对方,时刻准备着兵戎相见。


就在这诡异的氛围中,统一大道旁边一条泥泞的小路弯弯曲曲地伸向田野深处,它的尽头矗立着一块由韩国国防部矗立的简陋的牌子,上面写着“北韩—中国军墓地”,在韩国军人的口中,这里被称为“敌军墓地”。


几经周折,凤凰卫视摄制队在当地农民的指引下,才找到这片荒凉的坟堆。在这里,所有的坟墓都不是按照韩国传统向南安放,而是朝着死者家乡的方向,北方。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