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五十六节 南虚北实(6)

拆哪儿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URL] 第五十六节 南虚北实(6) 哈尔滨 南郊 丁超第28旅指挥所 临时设置的指挥所,简陋得只有一部电话,一张桌子和一张地图,刺骨的寒风从掩体的每一个空隙钻进来,使得整个指挥所像一个冰窖一样,仿佛要将人的血液都冻得凝固。但这还不是最冰冷的,最冰冷的是丁超的目光。本间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五十六节 南虚北实(6)

哈尔滨 南郊 丁超第28旅指挥所

临时设置的指挥所,简陋得只有一部电话,一张桌子和一张地图,刺骨的寒风从掩体的每一个空隙钻进来,使得整个指挥所像一个冰窖一样,仿佛要将人的血液都冻得凝固。但这还不是最冰冷的,最冰冷的是丁超的目光。本间晴和小鹿两个在被押进来之初本来还高昂着头,但在丁超冰冷的目光下,不自觉地转移了自己的目光。

“抬过来。”丁超手一挥,几名士兵将在刚才的空袭中牺牲的战友已经僵硬的身体抬到了指挥所门外。滴水成冰的天气里,这些曾经热的血,现在已经凝固成鲜艳的红色。除了一位被大口径子弹打成数截的士兵之外,这些阵亡的士兵脸看起来非常平静,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士兵们默默地在牺牲的战友身边围成一圈,怒视着被押出来的两名日军飞行员。

“跪下。”丁超冷冷地喝道。两名身高力壮的士兵将本间晴和小鹿一把按倒在地,本间晴拼命挣扎:“我们是战俘,你们这帮粗鲁的支那猪!”

“你们不是战俘,你们只不过是杀人犯。日本政府有和中国政府宣战吗?不管你是哪国人,在我中国的土地上杀人,都得按我中国的规矩来办。我们中国人有个很古老的规矩,很简单,只有八个字,叫做‘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翻译给他听。”丁超冷酷的笑了笑,挥了挥手,一名参谋上前,用不太熟练的日本语向本间晴和小鹿宣判了他们的死刑。

本间晴和小鹿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能斜着眼望着两名手执大砍刀的中国士兵慢慢走近。大刀被高高地扬起,然后划了一道漂亮的弧线落下,“咔嚓”两声响之后,两颗头颅飞了出去,失去了头颅的两具尸体还在留恋着生命,徙劳地抽搐着。“把那架飞机,给老子烧了!”

望着对面阵地上腾起的火光,于琛澄心都凉了半截,自己刚刚接到日本人的命令,还没来得及行动,那边飞机就给一把火点着了。“传我命令!都给我进攻!”

在白山黑水间,两群穿着不同军装,却血脉相连的人在殊死拼杀。同样简陋的武器,同样的战术动作,同样的语言,同样的怒喝,同样的惨叫和呻吟声,让丁超听得心如刀绞。“兄弟们,兄弟们呐,我们都是中国人!都是中国人呐!”可惜这喊声被完全淹没在了震天的厮杀声中。

“司令,不好啦,李杜的24旅从东往西,冯占海的一旅正从西往东包抄我们,撤退吧!”满脸血污的参谋跌跌撞撞地跑进了于琛澄的指挥所。

厮杀的声音渐渐平息下来,丁超,李杜,冯占海三人望着遍野的尸身,默默地看着士兵们打扫战场。

一个没有了左手的士兵在战友的帮助下站起身来,蹒跚着走向穿着另一种军装,却和自己一样黄皮肤,黑头发的的面孔的士兵,用仅存在的一截左臂,夹住手中的枪,右手哗啦一声推弹上膛。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那张已经惊恐变形的脸,良久不动。扣在扳机上的食指有些神经质地颤动着,整个枪身颤抖得越来越明显,终于,枪口抬起来对着硝烟还未散尽的天空,发疯般的大喊一声,然后砰的一声,击发了。扔下枪,用残存的右手抓起还在颤抖的另一名士兵,几乎一字一顿的说道:“听着,小子,老子这条胳膊是你剁下来的。老子本来应该毙了你,可是,日本人还在咱东北杀人放火,老子已经残了,你他妈的还没残!别再帮着他娘的日本人来杀中国人了,你懂不懂?”咬牙切齿地说了这么多,伤兵松开手,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

==============================================================================

上海 十九路军七十八师一五六旅

翁照垣从窗边望着三三两两在旅部门前游荡的市民,心中很不是滋味。他知道这些市民是害怕一五六旅撤走,才留人在这里阻拦的。“丘主任,去,把那些市民都给我请进旅部来。”

“可是,旅座,这些市民鱼龙混杂,谁知道这些人是不是日本奸细?”主任参谋丘国珍犹豫着说。

“就是奸细,难道在咱旅部门前不进来,咱们旅部就安全了?请进来,可能情况还好一些,去吧。”翁照垣望了一眼丘国珍,挥了挥手。

丘国珍刚刚把门口的那些市民请进会客室,就听到外面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听声音人还不少。整了整自己的军容,丘国珍跑步出了大门,却见一队宪兵装备的士兵正向旅部跑步前进。

“报告长官!宪兵六团第一营,营长李上珍少校,奉命前来接防!”一名精壮的军官以标准的姿态向挂着上校军衔的丘国珍报告道。

“哦,原来是宪兵团的兄弟,各位兄弟远来辛苦,那个谁,来一下,把上安排给这些兄弟们接风。李营长,请。”听到李上珍这么一说,丘国珍心中不知是喜是忧,嘴上却不停地安排着。

“谢谢长官!敬礼!”寒风凛冽的街道上,士兵们庄重地向飘扬在旅指挥部上空的青天白日旗敬礼。

会客室内,李上珍营长望着眼前的这位旅长,敬意油然而生,双脚一并敬了一个礼:“报告旅座,宪兵六团一营长李上珍前来报到!请指示!”

“李营长,远来辛苦,请坐吧。”看到李上珍热切而充满敬意的目光,翁照垣微微感觉有些意外。

“不,在长官这样的英雄面前,在下岂敢落座?”李上珍连忙摆手道。

“哦?李营长说我是英雄,翁某自己都不知道有何过人之处。”李上珍的语言和表情不似作伪,但翁照垣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只是笑了笑。

“旅座早年留学法国学习飞行技术,您的飞行技术曾在法国引起轰动,被法国媒体称为‘最勇敢的中国人’,可能别人不知道,而我却是知道。”

“哦,原来你说的是这件事。过去啦,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呀。”李上珍的话可能唤起了翁照垣的一些回忆,翁照垣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异彩,哈哈大笑。

“这次,在下奉上峰命令,前来接替旅座的防线,只是,李某有句话当讲不当讲。”

“但说发妨。”

“旅座,一五六旅不能撤。在我们来的路上,各租界的街上都开始布设铁丝网和街垒,架起了重机枪,驱逐行人,种种迹象表明,日本人怕是要动手了。”李上珍低声说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