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人民网报道,人民日报呼吁关注农民工年末讨薪:“要站着把钱拿回来”。文章说:


每年岁寒,总有人为讨薪而纠结,也总有人为讨薪而下跪。


湖北赤壁,农民工代表跪下了;河南郑州,农民工集体跪下了。


无论所拜为谁,无论缘由何在,这一跪,跪出的是辛酸与无奈。


农民背井离乡,从春到冬,苦累着自己,建设着国家,却拿不回那点血汗钱。这不仅是他们的悲剧,更是整个社会的悲剧。我们的制度,我们的国家,对这悲剧,无论如何,不能容忍。


关注农民工讨薪,似乎已成为各级政府每年的一项“重点工作”,年初的时候,国务院办公厅曾发出“关于切实解决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紧急通知”[国办发明电(2010)4号]。请大家注意,该文件居然连主语都没有,让谁切实解决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没有主语,意味着没有责任主体,意味着又是一纸空文。文件说:最近在一些地区接连发生因企业特别是建设领域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严重影响社会稳定。


文件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进一步统一思想认识,从维护社会稳定大局的高度,把解决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作为当前一项重要而紧迫的任务抓紧抓细,确保各项措施落到实处。督促企业落实清偿被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主体责任。进一步健全应急工作机制,完善应急预案,及时妥善处置因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坚决防止事态蔓延扩大。


把这份没有主语的文件从头看到尾,我们读懂了国办下这份文件的现实背景,是因为“最近在一些地区接连发生因企业特别是建设领域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严重影响社会稳定。”而稳定局面对高层来说才是重要的,要和谐嘛!所以“党中央、国务院对此高度重视,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和单位加大工作力度,切实解决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本来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是个不大的问题,只有当它“引发群体性事件,严重影响社会稳定”,才算是个事,才会惊动国办下文件。假如某地拖欠农民工工资没“引发群体性事件,严重影响社会稳定”,那就屁事没有。不知这份文件这样解读对还是不对。


也许国办的文件就是从关心、保证农民工利益的角度出发而下达的,那么请原谅本作者的小鸡肚肠,冤枉了好人。不过,咱想不通的是,农民工的利益不是有劳动法在保护着的吗?按时发放民工工资,不都是有清楚的法律条文做着规定的吗?既然某些部门,某些“主体”已经拖欠了民工工资了,实际上也就是已经触犯了法律规定了。那么,农民工拿起法律的武器来捍卫自己的利益不就行了吗?难道作为百姓利益保护神的地方政府和法律部门不知道怎么保护,还要等国办下“紧急通知”来“指导”?


问题到这里就变得很有趣了。一方面似乎要保护农民工利益,让他们能够按时拿到工资,另一方面对“主体”们拖欠农民工工资的违法行为又不愿做出处理。所有管理部门包括法律部门似乎只要哀求着向“主体”们将拖欠的工资“讨”回来,交给民工们,只要没闹出激烈的群体事件就万事大吉了,农民工们就该感恩戴德了。


无论是“督促企业落实清偿被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主体责任。”还是要“加快完善预防和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的长效机制。”这种对农民工利益保障过程中与“主体”间的暧昧态度都显而易见,对“主体”们的“保护”力度似乎都远远超过了保护民工利益,这样的“民工利益保护”到了具体实施时还有多大的实效就可想而知了。


我们不妨换一个思路来讨论一下这份国办文件。假如这份文件的题目是“关于对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单位或法人进行严肃处理和追究法律责任的紧急通知”,那么,所会形成的结果又会怎样呢?当年温总理下基层考察的时候,曾经为一位民工讨回过欠薪。我们当时都为总理亲自过问底层民众疾苦而感动不已,含泪感激之余我曾写贴呼吁,总理没少爱心,但却少了拍桌子。要是总理当时能猛拍桌子,说一句“谁敢再拖欠民工工资,我就让他倾家荡产坐牢吃号饭!”那么,今天这样“群体事件”的欠薪和下跪式讨薪是否会少些?


从过往的现实来看,咱们的各级领导人都不缺少爱心良心,但似乎总是事后温馨关怀多于事前的严格惩戒。拿煤矿事故来说,我们总能听到高层领导在事发后要求“不惜一切代价抢救遇难矿工”,却从未听说过要“不惜一切代价搞好安全防范”。对弱者、受害者的关爱是万众的期盼,对强者、施害者的惩戒更是万众的期盼哪!没有对强者、施害者及时而严格的惩戒,你今年为民工讨薪,明年、后年可能还得为民工讨薪;你还得再为不幸的矿难做“不惜一切代价”的批示;你今天为民工的境遇而流泪,明天、后天也许还得为民工的境遇而流泪。


所以我说,只要“讨薪”还存在,政府就应该感到耻辱,羞愧,就应该为自己的屁股坐歪和管理无能承担责任!人民日报的文章题目要是能由“要站着把钱拿回来”改为“绝不让一个劳动者再为讨薪费神流泪”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