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运动员现状:选手卖金牌 拒当二奶(图)

当运动员在场上奋力拼搏、为国争光勇夺冠军时,他们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但又有多少人了解,当运动员们退役后,生活是多么的窘迫。冠军运动员退役后陷入贫困,已经发生过太多太多。


贫困运动员现状:选手卖金牌 拒当二奶(图)


曾取得第一届城运会男子自由式摔跤冠军的李朝辉,却为拿到这个冠军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李朝辉在这场比赛负伤,导致双耳畸形。因为除了摔跤什么也不会,使得他的生活无比窘迫,妻子无法忍受这种生活也离开了他。今年9月时,他为了治病东挪西凑了10余万元,如今已经身无分文。为了能够治疗自己的病痛,李朝辉甚至动了卖掉奖牌的念头。


贫困运动员现状:选手卖金牌 拒当二奶(图)


唐颖是亚锦赛水上项目拿到过冠军,她在退役后生活陷入了贫困。这时别有用心的人还找到唐颖,想要包养她让她做二奶。自尊自强的唐颖,自然是拒绝了这样的要求,而宁愿在服装店打工来自力更生。当06年10月唐颖退役后,拿到了一笔3-5万的退役费。曾经有教育局官员以找工作为由找唐颖去跳舞,还有大款欲要一年10万元包养唐颖,均遭到了唐颖的拒绝。唐颖找到一家服装店当营业员,虽然一个月只能拿到800元,但她觉得这种生活更加充实。


贫困运动员现状:选手卖金牌 拒当二奶(图)


樊迪是中国女子体操的第二位世界冠军,不过自她1990年急流勇退后,生活便陷入了拮据之中,甚至连户口问题都无法得到妥善解决。退役时因为前往佛山工作,所以樊迪便将户口迁到了佛山,以至于想回家乡上海却没有任何办法。长期来她都要靠恩师黄玉斌来帮助,每次前去北京看望恩师时,黄玉斌都要给她资助。黄玉斌在采访时也有谈及,“第一次给了她5000块钱,后面几次也有几千块钱”。


贫困运动员现状:选手卖金牌 拒当二奶(图)


她曾在1998年获得过世界技巧锦标赛女子三人项目冠军。当2000年选择退役后,却始终无法找到正式工作。刘菲只能居住在狭小的房间里,而她的父亲则要搭折叠床住在小走廊里,窘迫的生活令人心碎。刘菲一再后悔自己走上了体育之路,“鲜花、掌声、鲜艳的红旗已经离我远去。站在世界冠军领奖台上的时候,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当我退役的那天,就是我艰难生活的开始。我没有房子住,没有工作干,没有基本的生活费,甚至连户口都不知道该放到哪”。甚至连洗衣机和电冰箱等基本家庭电器,对于刘菲而言,都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


贫困运动员现状:选手卖金牌 拒当二奶(图)


曾在北京亚运会上获得男子举重无差别级冠军,并打破了亚洲纪录的才力,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因为贫困而死。他曾拿到过40多个全国冠军和20多个亚洲冠军,运动生涯可谓春风得意。在1997年的八运会预赛上,因为旧疾复发而被迫退役后,一切都变了。他不得不去辽宁体育总局保卫处给学院守大门。2003年时,年仅33岁的才力,便因为贫困而过早的离开了我们。


贫困运动员现状:选手卖金牌 拒当二奶(图)


邹春兰最辉煌时,曾于90年获得过全国女子举重冠军,并成功的打破了全国纪录。而她因为没有得到妥善的安置,一度沦落到只能在体工队食堂打杂的地步,后来她也曾在澡堂工作。比其他的贫困冠军们幸运的是,邹春兰的事情在被媒体曝光后,开始得到外界帮助,生活条件也趋于好转。


贫困运动员现状:选手卖金牌 拒当二奶(图)


前国际马拉松冠军艾冬梅,因生活贫困摆地摊,还欲卖掉自己的所有奖牌。长期来她同丈夫都没有工作,还要拉扯孩子和交房租。无奈之下,艾冬梅只能选择来摆地摊。尽管对自己赢得过的奖牌有着千般不舍,然而艾冬梅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只能打起了自己奖牌的主意。


贫困运动员现状:选手卖金牌 拒当二奶(图)


平亚丽在1984年的残奥会上获得跳远冠军,帮助中国体育代表团实现了残奥金牌零的突破。平亚丽有着先天性白内障,且命运多舛,先后经历过下岗、离异和贫困等打击。最落魄时,平亚丽每个月只能领取285元的救济金来生活。不过平亚丽并不甘心于此,展开了自主创业开起了按摩院,这也令她的生活有了明显改观。


贫困运动员现状:选手卖金牌 拒当二奶(图)


前女足国脚王丹丹,早早的便结束了职业生涯选择退役。而她在退役时,竟然选择摆地摊维生。王丹丹认为,中国女足若不能提高待遇,那么只能越来越差。因为收入太差,只有千元月薪,使得王丹丹宁可去选择摆地摊也不愿再去踢球。


贫困运动员现状:选手卖金牌 拒当二奶(图)


郭萍在9岁便开始练体育,包括女子中长跑和马拉松等项目,她都曾涉足过。因为超强度的训练,导致她的脚趾几近残疾。连她的父亲,都要为了一个月500块钱去煤矿开工,生活窘迫可想而知。郭萍悲伤的说,“不敢去浴池洗澡,不敢上街买鞋,怕别人看见我的脚”。她曾动过卖奖牌的念头,但却怕别人说自己炒作,而犹豫不决。


贫困运动员现状:选手卖金牌 拒当二奶(图)


前段时间在选秀节目《非同凡响》当中,才见到消失很久的悉尼奥运会的双人跳水冠军桑雪。而她投身娱乐圈的初衷显得那么苍凉,母亲重病无钱医治,只能靠这种方式出名挣钱。这些年,桑雪为了生计在餐厅当过服务生,还打过很多份零工,但是这些只能勉强糊口。妈妈一生病,马上捉襟见肘。


贫困运动员现状:选手卖金牌 拒当二奶(图)


本人下岗吃低保,将近80岁的老母亲还要出门捡垃圾维持生计,儿子因为没钱而被迫辍学,刘泽兵曾靠一只独臂为中国勇夺残奥会游泳冠军,而现在他的生活却是如此惨淡。即便在得到政府和残联的帮助之后,一家几口人每个月的总收入也不会超过1000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