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 正文 第37节: 临危不惧

平山大侠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


第37节: 临危不惧


太原东带名关、北御强胡,年谷独熟、人庶多资,斯四战之地,攻守之场也’。 河东太原几千年来,一直是北方的军事重镇,有控山带河,踞天下之肩背的美誉,实乃河东之根本,汴京之屏障。 ——平山大侠


12月8日,消息传到太原,童贯心惊肉跳,再也坐不住了,他召来太原知府张孝纯和守将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河东路副都总管王禀说:“张大人、王大人,金人大举南侵,兹事体大,本王需亲赴京城与官家商议对策。河东乃天下根本,安危所系,太原又是河东根本,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太原有失,京城也难保!你要在此好好守着太原城,不得有误!”

张孝纯劝道:“王爷,金人即已败盟入寇,王爷应当率领诸路将士全力守卫才是。若临阵而去,军心必然动摇!万一河东失守,河北又如何能保?”

童贯听了怒斥道:“本王受命宣抚,并无守土之责。守卫太原那是你的事!好自为之吧。”

言毕,童贯不顾太原知府张孝纯的一路劝阻,执意要马上离开太原府,带着宇文虚中一行往南门而去。

在太原府南门外,张孝纯死死拽住马缰绳,再一次苦口婆心、说明利害,希望童贯能回心转意、共渡危难,但童贯根本不听。

绝望的张孝纯一时情急脱口道:“王爷平生何等威望,如今还未见金人模样,便抱头鼠窜,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官家?!”

童贯只当作没听见,打马出了南门。跟在后面的宇文虚中叹了口气对张孝纯和王禀说:“张大人、王大人,太原城墙既高且坚,又有西北军精锐胜捷军2万驻扎城中,料金人无奈我何,你们多保重吧。”遂叹息而去。

上了通往汴京的官道,众人放松马缰,正欲纵马疾驰,童贯突然一挥手急叫道:“停!”

宇文虚中忙问:“王爷,怎么了?”

“如此甚为不妥!”

宇文虚中以为童贯回心转意,心下欢喜,应道:“是啊王爷,我们这么离开太原是很不妥,不如……”

只听得这位媪相嘟嘟囔囔地打断说:“这一路南去汴京千里之途,身边无人护卫怎么成,你去传我命令,调韩世忠领胜捷军前来护驾。”

宇文虚中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童贯担心在路上遇着金兵,遂道:“王爷,太原防守全赖胜捷军为中坚,若调……”

一旁的宦官见童贯阴沉着脸,便喝道:“大胆,宇文虚中,是你听王爷的,还是王爷听你的!”

宇文虚中扫了那宦官一眼,并不理采继续说道:“王爷,金人南下,太原首当其冲,有西北军中最精锐的胜捷军在,太原还可以坚持,京师自然也固若金汤。若调走胜捷军,太原就难以坚持,京师也危如累卵,官家要是追究起来,王爷怎处?”

童贯犹豫了半晌,一旁的宦官悄声说:“王爷,此一时彼一时也,太原若是失守,自有人抵罪,干王爷甚事?王爷金枝玉叶,若有不测,又怎处?况王爷带精锐回防京师,官家只有喜欢,又怎么会怪罪王爷?!”

童贯听了这才拿定主意,对宇文虚中说:“你休再哆嗦,赶紧去调胜捷军。”

宇文虚中见事情不可挽回,只好说:“如此,下官便去抽调5000胜捷军。”

“不!全部调走。”童贯冷冷地说。

“这,王爷……”

童贯一挥手,不容置喙地道:“即便是失了太原,也不打紧!若京师有失,宇文虚中,你有几个脑袋!”

西北军精锐2万胜捷军,就这样被童贯调走了,充当了他的保镖,一路浩浩荡荡地回到汴京。

此时,燕山府所属各州郡见大势已去,况且守御之军大都是常胜军的各部属,主帅郭药师都降了金人,还有何话可说,所以一个个望风而降。至12月10日,金军兵不血刃,便占领了燕山府所属全部6州24县。燕山府10万宋军被缴械重新整编。另外还有战利品甲胄5万副、战马万余匹。这些装备足足可以武装10万人的正规军,现在全都被郭药师当作第一批见面礼,送给新主子讨好去了。

燕山府回归大宋,不过3年时间,宋朝为了收复燕京地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白白倒贴了一百多万两白银,得到的只是一座被洗劫一空的残破之城。兀术第二次耀武扬威地带着军队进了燕京。来到辽皇宫金水桥边,他看见一旁树立的赵佶亲笔书写的“复燕云碑”, 不由哈、哈大笑,上前一脚将石碑踹倒。

菩萨太子宗望的东路军之所以能在10天之内,从千里之外的东北进入燕京城,还获得大量军资物品,全都是郭药师的功劳。完颜晟任命他为燕京留守、并赐国姓完颜。

12月14日,北风凛冽、天寒地冻。完颜宗望率领金东路军自涿州倾巢出动,6万多骑兵和5万余步兵冒着漫天八飞扬的鹅毛大雪,向河北三镇发起了猛烈地攻击。

早在澶渊之盟签定时,位于河北省中部的中山(今河北省定州县)、真定(今河北省正定县)、河间(今河北省河间县),这三座军事重镇便成了宋辽之间的军事分界线。如今金人占领了整个燕山府后,它又成了宋金双方的军事前沿。

河北三镇对大宋实乃国之长城,无三镇则无法立国。大宋自建国后,历代皇帝都十分重视三镇的防御作用,因为他们明白,倘若三镇失守,广阔的华北与中州平原就一马平川,再无险可守,北方游牧民族的铁骑便可以畅通无阻地自由驰骋。经过一百多年的惨淡经营,三镇已成为坚固的互为犄角的军事堡垒城市,犹如它犹如一个铁三角,死死命牢在河北中部,巍然屹立、扼控要道。

这三座军事重镇位于最前端的是中山,两个底端便是东面的河间和西面的真定。金军若想南下,必需先攻占这个铁三角。因此三镇历来都是由大宋的中央禁军负责防守。赵佶还任命郭药师的死对头詹度为中山府知府,统一指挥三镇的防守。詹度上任后不敢有丝毫地懈怠,立马对三镇的防守进行了全面的视察。但是令他头痛的是“水上长城”已不可恃。

原来在宋辽对峙的一百多年间,两国的边界大致是以海河的流向来界定,因此,海河又被宋辽双方视为界河。所谓水上长城,便是沿海河南岸,利用低洼的地势,动员农民开挖了许多池塘,再与附近的湖泊池沼相互沟通,以密布的蜘网蛛丝水系来限制骑兵的机动能力。这个水上长城有九百余里,深的地方行不了船,浅的地方又不能徒涉,确实起到了相当的防御作用。

只是一到隆冬季节,水面都冰封冻结起来,水上长城失去了效用。所以一入秋,驻防军便紧张起来,纷纷进入战备状态,严密监视敌军动态,此谓之“防秋”。

正当詹度亲自坐镇中山抓紧时间,想方设法地加强战备时,宗望于12月18日下令攻打保州(今河北省保定市)与安肃军(今河北省徐水市)。这一带地区是大宋开国皇帝赵匡胤的祖宗长眠之地,驻扎的也是中央禁军,当地百姓世受国恩,因此军民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宗望见短期内无法攻下保州,便留下部分兵力围城,于21日转攻中山、真定、信德府(今河北省邢台市)等地。

詹度一面向朝廷飞骑报警,一面组织军民御敌。中山军民同仇敌忾、众志成城。金军攻打了整整一天,大将蒲察、绳果被打死,金军损兵折将、尺寸未进。宗望不死心,还想继续攻打。郭药师建议:“元帅,中山守将詹度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一个死不开窍的顽固家伙。我军不如攻打西南的真定。铁三角只要缺损一角,三镇便不足虑了。”

宗望遂令兀术、郭药师攻打真定,22日真定失守。金军接着又攻陷了庆源(今河北省赵州布)、信德、邯郸(今河北省邯郸市)等战略要地。整个河北除了保州、中山、河间三座孤零零地城市外,己全部被金人控制。

消息传到太原,太原知府张孝纯坐立不安、寝食俱废。河北大片国土沦丧,太原很快就会遭到金军攻击。但是身为河北、河东宣抚使的大宋北方最高军政长官——童贯却溜走了,太原城里西北军精锐2万胜捷军也被调走了,太原城的保卫力量遭到致命的削弱,偌大的太原顿时空虚起来,千钧重担压在太原知府张孝纯的肩头,他感到自己力不胜任,心里很不踏实,他一人坐在知府大堂静静地、默默地苦思冥想。

“授命于危难之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诸葛丞相地千古名言在脑海中清晰地浮现,张孝纯长身而立,毅然决然、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虽然本是一介书生,但朝廷即任命我为太原知府,守土有责,我就是粉身碎骨,也要与太原共存亡!”

于是他与王禀商议,王禀建议紧急召开军事会议。

待众将领坐定,张孝纯开口说道:“太原在战国初期便是赵国的都城。秦始皇统一中国后,设天下为36郡,太原为其一。西汉时全国置13州,太原归并州所辖。南北朝前的前赵、前燕、后燕、前秦、北齐都在太原建都。《后汉书》中说:’太原东带名关、北御强胡,年谷独熟、人庶多资,斯四战之地,攻守之场也’。 河东太原几千年来,一直是北方的军事重镇,有控山带河,踞天下之肩背的美誉,实乃河东之根本,汴京之屏障。诸位对太原战守之策有何好建议,不妨说一说。”

“大家都知道河东代指山西,因黄河流经山西省的西南境,而山西在黄河以东,故山西古称河东。”马扩说 “太原居山西高原中央腹地,形势天成。从广义地理形势上看,山西高原西南濒临黄河,东有恒山、西有汾河、黄河,地处中原北门。从狭义地理形势上看,太原盆地东靠太行、西依蒙山、南托霍山、北屏勾注,形成又一重天然围屏。而太原城外的东山则是最后一道生死攸关的防线!”马扩有些激愤了。

马扩停顿了一下,努力使自己心平气和地问: “知府大人既知太原重要,为何放弃东山牛驼塞、小窑头、淖马山、山头——这四大要塞!须知这四大要塞——小窑头位于小东门正东10里、山头位于城东南10里、最为紧要的牛驼寨位于城东北、淖马山位于城东,距太原都不足10里。况且四大要塞都高于太原几百尺,俯瞰之下、历历在目,我军部署毫无乐秘密可言。”

众将领听了不由点头,纷纷议论起来。

王禀摆摆手说:“马将军言之有理,不过你错怪了张大人,弃守四大要塞是我的主意,为何如此?我想先问马将军,是否知道东山阵地有多少山头?”

“东山阵地由东北向西南延伸,大小有13个山头。”

马扩不假思索地答道。

王禀点点头,接着又问:“而我们又有多少士兵呢?!”

这一下子,众将官们都作声不得。

张孝纯和颜悦色地说:“本府与王大人岂能不知东山的重要,

历史上太原曾经发生四次大战,都是从争夺东山开始的。唯有一次……,马将军你可知道详情?”

“知府大人说得是唐中叶的安史之乱中、唐北都留守李光弼守太原之事?”

“正是。当时李光弼手中只有5000兵丁,而叛逆史思明、慕希德、高秀岩、牛廷阶率10万大军围攻太原,李光弼并未派一兵一卒守卫东山,可是叛军却始終攻不下太原,是何缘故?”

“嗯,知府大人,我们现在的兵马可比李光弼多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