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晋 作品相关 后晋名将刘知远(2)

cqx7711 收藏 0 4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十一月,契丹主作册书封石敬瑭为大晋皇帝,改元天福,国号晋,契丹主自解衣冠授之。石敬瑭遂即位于柳林(今山西太原市东南)。然后从耶律德光手里接收了张敬达的败兵,反过来兵逼洛阳,迫使唐末帝李从珂烧炭自杀。


石敬瑭称帝后,很守“信用”,割燕云十六州给契丹,承诺每年给契丹布帛30万匹。燕云十六州乃北部天然屏障,至此中原完全暴露在契丹铁蹄之下。以后燕云十六州成为辽南下掠夺中原的基地,使北方社会经济遭到严重破坏,贻害长达400年。想做汉奸的绝不止石敬瑭一个,卢龙节度使北平王赵德钧,厚以金帛贿赂契丹,亦欲倚仗契丹以取中原,仍许石敬瑭镇河东。契丹主耶律德光因当时困难重重,欲许赵德钧之请。石敬瑭闻讯大为惊惧,急令掌书记官桑维翰见契丹主。桑维翰跪于契丹主帐前,自旦至暮,涕泣不立,苦苦哀求契丹放弃赵德钧之请。契丹主从之,并说桑维翰对石敬瑭忠心不二,应该做宰相。石敬瑭遂以桑维翰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后晋天福二年(937年),后晋迁都汴梁,翌年(938年),升汴梁为东京开封府。时后晋新得天下,藩镇多未服从,兵火甚多,府库空虚,民间贫穷,但契丹仍贪求无厌。为解决财政危机、巩固政权,石敬瑭采纳了桑维翰的建议,推诚弃怨,以抚藩镇;训卒缮兵,以修武备;务农桑,以实仓库;通商贾,以事货财;卑辞厚礼,以事契丹。

石敬瑭对于契丹百依百顺,非常谨慎,每次书信皆用表,以此表示君臣有别,称太宗为“父皇帝”,自称“臣”,为“儿皇帝”。每当契丹使臣至,便拜受诏敕,除岁输30万布帛外,每逢吉凶庆吊之事便不时赠送好奇之物,以致赠送玩好奇异的车队相继以道。


后晋国事初定,作为元从第一功臣的军方大佬刘知远也免不了一路高升:公元936年,后晋高祖石敬瑭在太原即位,刘知远被封为侍卫亲军都虞候,领保义军节度使;公元937年,刘知远迁任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领忠武军节度使,公元940,刘知远徙为邺都留守----职位更动如此频繁,当不是因为皇帝要锻炼他,而是因为刘知远的军事才能实在太强,石敬瑭怕他有样学样也和自已一样造反称帝,但刘知远是耶律德光器重的人,对于干爹的嘱咐,不敢不听,不能杀,就让他不停地换职位和防地,以免刘知远培植自已的势力。


性格决定命运,前面说过刘知远这人自尊心很强,天福二年,眼见刘知远当忠武军节度使有一段时间了,该挪一挪了,于是石敬瑭就让自已的妹夫杜重威代领刘知远的忠武军,改刘知远领归德军,杜重威这人没什么本领,完全就靠着亲戚关系,拉着裙带往上爬,刘知远自诩是大晋第一功臣,根本不能忍受自已居然和一头猪相提并论,于是不去领职谢恩,只是闭门不出。石敬瑭大怒,想撤了这个不听话的同志的职,经人劝和,刘知远才受领了任命。天福五年九月,刘知远入朝晋见皇帝,之后就在皇帝的关照之下换了个工作,天福六年调到河东(大体上是山西省这一块,在黄河以东,太行山以西)当节度使,拜北京留守。


河东是个好地方,唐高祖李渊就在这疙瘩起兵夺的天下,也是石敬瑭的发迹之地,晋阳还号称“龙城”,让刘知远这样的人远走到千里之外一个东有太行屏障,西有黄河为天堑的独立小王国中,真是脑子进而进了水!或许,石敬瑭是想讨好一下这位猛人?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到了天福六年(公元941)年,石敬瑭已经49岁了,按当时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来说,是半截入土的年纪了,那时的70岁是真正的古来稀,不像现在,七八十岁的老头老太太到处都是。对于后晋来说,虽然藩镇由于不认同石敬瑭做儿皇帝不停地造反,但都被镇压下去了,真正的危机是,国无长君。石敬瑭的儿子其实不少,但在战乱之中死了很多,唐末帝李从珂,大将张从宾以及老天爷密切合作,石家的儿子或被杀,或早夭,到现时最大的一个石重睿还是个流鼻涕的小孩。


靠一个小孩去面对那些如狼似虎的藩镇,显然并不现实,但传位给侄子或养子,又实在不甘心,石敬塘是时候开始给儿子物色辅政的人选了,文臣方面倒不太担忧,冯道,桑维翰等人都是精于吏事,长于钱粮管理的人才,特别是桑维翰,虽然这人名声烂得很,但其人的才干在五代还是很有名气的,不是贤相,但绝对是能相,后来的宋太祖就曾经当着猛人宰相赵普的面感叹没有桑维翰那样的人来帮助治国。武将方面,这时的侍卫亲军马步都指挥使是景延广,石敬瑭对这个人有救命之恩,但景延广只是个勇将,才具相当平庸(这也是用他来领侍卫亲军的原因),冲锋陷阵可以,但要说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那是远远不够,最好的武将,当然是那位自尊心和能力都很强的刘知远了。可能是出于这个考虑,石敬瑭将刘知远放到了自已的龙兴之地去做节度使,一般而言,只有亲王或都非常宠信的大将,才会被委以这样的重任,很可能石敬瑭这时是开始讨好刘知远了。


进一步的佐证是,天福七年六月,石敬瑭在邺都病逝,遗嘱立石重睿为帝,并召河东刘知远入朝辅政,这是要把儿子和大晋江山交托给他了。


不过可能是因为刘知远为人残暴骄傲,在文武大臣中人缘实在不算好,顾命大臣冯道,侍卫亲军马步都指挥使景延广预见到刘知远要真的入了朝,肯定没自个的好果子吃,再加上石重睿还是个小孩,根本没法处理朝政,压制藩镇,于是就自作主张迎立当时的齐王石重贵,石重贵和刘知远的关系也很糟糕,他就把召刘知远入朝的诏命压下不发,于是刘知远就失去了把持朝政的机会。随后景延广仗着拥立之功,把持朝政,与契丹恶,先后爆发了三次晋辽大战。


由于刘知远所处的河东对于抵抗契丹至关重要,而且刘知远也是卓越的军事将领,表面上石重贵还是不断地给他加官进爵,“拜中书令,封太原王、幽州道行营招讨使,又拜北面行营都统。开运二年四月,封北平王,三年五月,加守太尉”,因为怨恨石重贵剥夺了自已重返权力中心的机会,刘知远对石重贵的命令虚委与蛇,在太行山天险的掩护之下坐视晋辽三次大战打得血流成河,赤地千里,在契丹人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之下,本来就已经腐朽不堪的后晋皇朝终于在公元947年灭亡了。


对中原花花江山和汉族文化很是爱好的契丹大汗耶律德光很有志向,攻占了后晋国都开封,并不打算抢一把就走,而是仿照汉族改朝换代的方式,在汉族官员的帮忙之下于开封举行盛大典礼,接受文武百官的朝拜,定国号为“辽”,年号“大同”,是不是很奇怪?契丹的国号居然是在中原定的。本来耶律德光也召刘知远前来朝拜,并大刺刺在呼这位昔日很欣赏的名将为“儿”,刘知远当然不愿意回开封受辱和做人质,所以辩称地方不靖,要留守晋阳以防不测,派了亲信王峻到开封上表祝贺。因为耶律德光对付中原人民的反抗已经是焦头烂额了,根本没法出兵逼刘知远就范,就顺水推舟地接受了贺表,并赐给一个木拐让王峻带给他,木拐在契丹象征着一种极高的荣誉,王峻拿着木拐回去的时候,契丹人见了纷纷让路,就像看到耶律德光一样。王峻是个精明人,他后来做到了后周的枢密使,在开封亲眼看到了契丹人的倒行逆施,他回到晋阳就跟刘知远很肯定地说,契丹人在在中原呆不长,节帅要开始商量立国的事了,毕竟,到时就是天下无主,中原的皇帝还是得中原人来当。947年二月,在大将郭威的力劝之下,刘知远在晋阳称帝,改名为刘暠,建国号为汉。为了收拢天下民心,仍然沿用石敬瑭的年号,当年称天福十二年,第二年建年号为“乾祐”。史称后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