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坛的“孤狼”:揭秘小泉纯一郎现状

如果今天给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在神奈川县的事务所打电话,你会听到女接线员这样抑扬顿挫的声音:“您好,这里是小泉近次郎事务所……”


其实,从2008年开始,这里的主人就已经换成了小泉纯一郎的儿子小泉近次郎。依靠父亲留下的选举资源和底盘,不到三十岁的小泉近次郎如今已经是神奈川县11区的当选众议员,日本国会里有数的年轻议员。而曾经放言要在日本实行彻底改革的这位前首相,却在渐渐淡出公众的视线。


日本政坛的首相换得如同走马灯,几乎每一位都会在任期中间摔下马来。这些年,唯二坐稳了的就是中曾根康弘和小泉纯一郎,而且都是连任了三届。至今,中曾根康弘仍然在日本政界高山仰止,一旦有事,首相党首之流到他家是家常便饭,如同拜望黑老大一样。与之相对,在任期中依靠炒作靖国神社问题和高喊改革而支持率甚高的小泉纯一郎,却成了几乎被忘却的人物,虽然他离开首相的位置不过四年之久。


退位以后的小泉,依然保持了其另类的作风。他几乎不参加电视节目和接受采访,面对记者也经常一言不发。小泉没有重新回归自民党森派,除了偶尔为一些自己支持的女议员站台,在政坛并不活跃。在2008年他表示不再参加众议院的选举。2009年,随着自民党众议院选举的失利,小泉失去了议员资格,宣布从政界隐退,其政治遗产移交给其子小泉近次郎–值得一提的是小泉在任上本来是“议员世袭”的最大反对者之一。


因为这种行为特点,日本新闻界把他称作“日本政坛的孤狼”。


只是作为一个曾在政坛上异常活跃的人物,这一切都显得有些做作。他不接受采访却经常发表演讲,在日本国际政策研究中心担任顾问。在福田康夫与麻生太郎两人接任首相之前,都有和小泉的沟通。这似乎标志着小泉有向政权背后大佬方向发展的迹象。然而,这种发展却很快夭折。


从麻生太郎对小泉的态度,大概可以看出小泉转而“甘于寂寞”的原因。麻生曾是小泉内阁中深受赏识的干将,以其鹰派立场依然被任命为外相,可见小泉对其信任。而麻生担任日本首相前,曾专门借打高尔夫球与小泉沟通,借此表达小泉对其支持。


但当选后不久,麻生就与小泉发生决裂式的冲突。小泉表示要向麻生“当面开炮”,麻生则回敬小泉“脑子有问题”。表面上看两人的争执由来于一些细节问题,究其根本,却是麻生发现小泉的所谓“改革”纯属花架子,已经无法继续下去,为了挽救政权不得不返回现实主义的道路。但否定邮政民营化等小泉所标榜的政绩,无疑将给他的威望带来极大打击。


这种争执反映了小泉在自民党内部并没有足够的支持,而且反映了其与自民党主流的分歧。


小泉最近的活动也反映了这种分歧。2010年7月4日,小泉接受《产经新闻》的采访,他一面批评取代了自民党的民主党政权在财政等方面的施政不良,另一方面却表示这种政权更替是件合理的事情,而且在意料之中。虽然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对民主党政权的“捧杀”,但也反映了小泉对自民党主流派的不满。


这次采访,《产经新闻》用了小泉影响仍然“健在”的副标题,但“健在”这样的微妙说法,本身说明了小泉已被排斥在主流政治之外。


我行我素的小泉,最终还是选择了低调,日本舆论界分析大约有三个原因。


第一,小泉执政期间善于使用煽惑性口号,但政绩十分糟糕–挑衅邻国造成国际上成为亚洲孤儿,经济改革失利,被称为“借债王(小泉执政期间大借国债,为平成年间日本首相之最)”,“自杀王(小泉执政期间日本自杀率最高)和“倒产王(小泉执政期间企业倒闭数量最大)”,其退位后执政业绩遭到越来越多抨击,因此民众对“小泉剧场”的兴趣也日渐淡薄。


第二,在小泉执政后期不断涌现出若干对其丑闻的传言披露,例如神奈川县警察1967年因其对女性的暴行曾将其逮捕,小泉在和宫本佳代子婚姻中的家庭暴力,其情人,新桥女艺人奥贯浩美1992年的非正常死亡,甚至其家族与黑社会的深刻关系也成为新闻报道的内容。这些若有若无的传闻大多言之凿凿。虽然在其执政期间都被压下来,但小泉始终没有可以完全洗清自己的回应。这些大大地打击了其在民众中的形象。有人认为小泉也是“羞于见人”。


第三,小泉本身在门阀中势力不及麻生太郎或安倍晋三,其祖上或亲族中并无首相级别的人物,属于弱势,但又不是菅直人这样纯粹的草根阶层。所以在执政期间发动“群众运动”,依靠民间支持打击有优厚门阀基础的竞争对手,同时又“杀贫济富”讨好与自己结盟的政治巨头。这种急功近利的做法随着执政时间而越发强烈,结果,无论是上层还是下层都得罪了不少人,失去权力后小泉对他们只能退避三舍。


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在日本国民还在承受着小泉“改革”带来的种种痛苦,却没有半分红利之时,小泉采取低调,结果使其每一次发言都会引发重视,未尝不是一种聪明的态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